【苍中心】山河永寂 04

注意:由于一个凌要考研了,所以每周五更新一次(。)

04
过了一会儿,苍终于寻到了师长所言之书。那书名为《符咒大全》,怎么看也不是什么正经字帖。苍默然一秒,拿了书回到榻前。
师长瞥他一眼,“拿了书便出去,又过来做什么。我还忙着呢,去去去。”说罢拿起话本,抬手便要赶人。
苍道:“师长,这不是字帖。”
“《符咒大全》,怎么不是?师长我就是从里面学的。你莫不满,这书在内门藏书阁也珍贵着呢,上有我玄宗几千年符咒研究精华,又能练一手好字,又能学习符咒,可谓事半功倍。”赵延明撑起身,很是痛心疾首,“若不是看着你是我一手带大的我才不给你呢,当真不识好人心。”
“苍只是觉得,练出来的字,”苍顿了顿,不知如何形容才好,“……未必称心。”
赵延明正色道,“苍,吾等乃是道修,是也不是?”
“是。”
“古人云,见字即见骨。道修之字,当有道修风骨,是也不是?”
“……”师长顽皮,唇齿切切尽是大道理。彼时还是经验不足一幼童的苍哑然,索性行礼,“苍明了。谢师长用心,苍退下了。”
“去吧去吧。”
苍出了房门,与手上的大部头面面相觑,一时无语凝噎。罢也罢也,倒也无妨,心念电转,洒然一笑,抱书回房,执笔练字。
翻书粗略一阅,内中咒法多如瀚海,笔走龙蛇,合天地万法,隐星移斗转。他只一错眼,洪荒图卷浩荡铺开,万象之始,有云东游,过扶摇枝,一遇鸿蒙,混沌九州现,阴阳天地分,扶桑金乌出,万族共荣之!昔天之初,人妖杂糅,无伦无序,无以明德。三苗背天理,蚩尤起大乱,颛顼建玄宫,绝地而天通,大巫规善恶,始有众生象。
复万年,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夏桀死,商汤王。卜天地,占阴阳,卦去来,大巫蹈,王者令,殷墟之地,千年君临。西有岐山,周兴商衰,商纣英才,难抗天命,与朝歌生,与朝歌死,茫茫火海,不见帝王。
周创礼教,巫死祭废,悠悠上天,弃我苍生。八百年后,周势沦亡,紫气东来,青牛相牵,道德五千,起道根始。时转东汉,名道陵者,去隐青山。以道为尊,阴阳为术,百家并用,归元始一,再引巫力,道教始现。
又千年,玄宗繁盛,沟通天地,肩担天下,匡扶大道。死生衰盛,天命轮回。强如玄宗,亦为弩末。
凡天劫至,必生异象。日妖宵出,雨血三朝,龙生于庙,犬哭乎市。玄宗今朝,天命殛之,万死无生,欲求生机,唯寻破劫之人。
苍欲再看,当此时,却见极东荒野上,一老者飘然而来,仿佛能看见他一般,叱一声,“莫看!”只闻天地轰然炸响,黑气盘虬,竟成龙形,摇首摆尾,欲脱自然囚笼,俯冲直下!苍奇异地并不忧惧,冥冥之中他有所感,苍之天命,绝不会于此终结。
那老者倏忽之间已过千里,将他护在身后。见他淡泊神色,心下赞许,仰首向天,拂袖呵斥,“去!”刹那间,黑气消隐,天光四射,普照大地。
那老者回首看他,苍抿了唇,目光清亮。老者叹笑,“当赴尔天命,莫再看了,去罢!”最后两字如雷贯耳,苍再睁眼,眼前已是那本摊开的《符咒大全》,春风送暖,耳边传来师兄师姐的阵阵笑语。
希言自然。故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
天地悠长,我何其渺。
他沉吟半晌,提了笔,在纸上撇出一个“道”字。形仍是横不成横竖不成竖,但细细品味,竟透出一丝悠远玄意。
何为道,何为天,何为苍生,何为我?
若将练字的时间尽用于研习道法,便可追上千万年的岁月,敌过天命,护住苍生,那这丑字,又有何妨?
不论他之天命如何,他绝不放弃。要斗便斗,死生何惧。
想罢,苍放下笔,从第一页开始细细研读。
寒来暑往,又一年过去。苍将书还与赵延明师长,一年间,他已将《符咒大全》中内容全部记住,也通透了二三。
赵延明瞅着他,目光里有着惊异,也有激赏。他问:
“苍,你看到了什么?”
“……道。”
“道之一字,太过宽泛。你不想细说,倒也无妨。打开这本书能看到东西的,玄宗千年,不到百人。而每个人所看到的,又不相同。”
“师长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哈,宿命。”
已落成一个五岁孩童模样的苍看着师长。赵延明闭上眼,不过三十的样貌上突兀现出一丝颓丧。
他行礼,不惊醒沉溺于回忆的师长,轻轻合上了门。
见字即见骨,用词亦见骨。宿命一词,何等暮气。
心念百转,苍迈着有点沉重的步子回到住处,却听师兄师姐聚集处,热闹得很。
“我们又来了个小师弟!”
“师弟是年年有,不过这么可爱的不多见——”
“不是过了招生的时间吗?这会儿还入学?”
“赭小师弟资质这么好,清鸿师长肯定是见猎心喜,等不及明年招生了……”
苍凑过去,文来师兄见是他,赶紧把他拉到中央。中央那新来的小师弟有些害羞地站在那,听师兄师姐们七嘴八舌地讨论自己。
念稚师姐看到苍来了,兴奋地搂着苍和小师弟介绍,“赭杉小师弟,这是苍,算来也是你的师兄,不过他可是我们玄宗年纪最小的!苍,这是赭杉军,清鸿师长刚带上玄宗的小师弟。苍你做师兄了,高不高兴?”
文来打岔,“念稚,你就像个当娘的!”众人哄笑,念稚涨红了一张脸,扬手要打他,文来赶紧做了个缝上嘴巴的动作,缩到赭杉军背后不动了。
“苍师兄。”赭杉军本害羞着,但一开口,便大方开朗起来了。
苍很是心喜他这般正直温暖的气质,笑道,“莫称师兄,我比你小些。叫我苍就好,赭杉军,请多关照。”
文来师兄怪叫一声:“礼成!念稚,你放心罢,你的苍和儿媳妇好着呢,等会就安排他俩一间房!”
“文来,你你你,我抽不死你……”
这一日,日光氤氲,万物生长,众生融融,天下太平。
玄宗之首苍经常会想起这日。如此和美幸福的世界,何以天道竟残忍至此,叫这大好山河,流血漂橹,尸横遍野?

TBC
惯例OOC,我已经懒得管了……
好了奇首上线了,啊,可是我还没有补到奇首出场,还不确定要不要入赭墨/双班!就很急

评论
热度(9)
  1. 雪雷鹰苍音掀涛洗星辰 转载了此文字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