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机械飞升政哥哥的一点浅见

建议看完全文后点开评论看更多小姐姐精彩评论!✺◟(∗❛ัᴗ❛ั∗)◞✺

但怎么说呢,我是非常认可机械飞升的阿政政的,而且我觉得如果有可能,阿政政应该是会选择成为这样的秦始皇,统治这样的大秦的。

因为他真的是个非常不拘一格,非常有容人雅量,非常勤奋爱民,非常理想主义,非常孤独的人(。)

他曾经衣衫褴褛从赵国四十万亡魂的怨憎中挣扎逃出;他曾经以一无所有之身与身具巨贾与相国双重身份的吕不韦抗衡;他曾经在加冠之礼时面临母亲的背叛和背刺;他曾经放眼于天下,选贤举能,将大秦铸造为不世出的神锋斩断数百年的混乱;他曾经敞开胸怀纳天下之人尽为子民,优待六国贵族,却面临六国贵族的无数刺杀,终凉他一颗真...

【吉莱】沙雕作者又在搞什么jb.jpg(上)

如题一般的沙雕文,作者病了,病得好严重,5555555

各种神奇的xjb扯淡的私设,ooc到天上,崩妈不认的吉,崩妈不认的莱,崩妈不认的吉莱

请勿对本文产生任何幻想和期待,就是沙雕作者一天天的都在搞什么jb文学,硬要来说的话,是的,我至,我写,我发,我散播战争!(发疯现场

  军医神色凝重,“上尉阁下,我必须告诉您,您不能工作了,请您及时退役。”

  莱因哈特一阵晴天霹雳,他怎么可以在此刻退役?他和吉尔菲艾斯的理想怎么办?姐姐怎么办?难道他要将吉尔菲艾斯一个人留在这到处都是肥头大耳的愚昧的旧贵族的军队里吗?

  军医见莱因哈特脸色煞白,长叹一声,“我很抱歉,但是您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有三...

【云纲】关于云雀学姐不穿内衣打人的事

18♀27,突发性短打(我怎么总在写短打

云雀恭弥抬起头,接待室门前,一只小动物扭扭捏捏,进退两难。

“干什么呢,你。”云雀恭弥托着下巴好整以暇地瞅他。沢田纲吉支支吾吾着抬头,又受惊似的垂头。很久没看过他这样惊弓之鸟了。云雀恭弥站起身,“你不过来我就过去好了。”

“等,云,云雀学姐……”小动物慌慌张张踏进来,反手把门关上。他低头盯着自己的足尖,仿佛耗尽全身力气才下了决心一般,把自己的背包打开,向云雀恭弥展示包中的东西,“请,请您收下这个……!”他紧紧闭着眼,死活不敢睁开面对现实。

搞什么,明明是这孩子自己跑来找她的不是吗。

“噢。”云雀恭弥说。她拿出那玩意——那是一套女式内衣套装,黑...

【云纲】一个沢田纲吉突然失去了梦想

幼儿园1827突发短打,无脑卖萌
小时候的恭弥阿纲真可爱啊15555555551




  三岁的沢田纲吉有一个小小的梦想。他想变成巨大机器人。——或许不能称之为“小小”了,毕竟人类变成机器人还是挺艰难的。

  但小孩子是不懂的。他抱着球,坐在电视机面前,挥舞着小拳头给动画片里的正义的巨大机器人摇旗助威,“加、加油——机器人先——呜,呜呜……!妈妈,痛,痛……”哎呀,咬到舌头了。

  沢田纲吉想要当巨大机器人。保护妈妈,保护爸爸,保护大家,保护他的小朋友们,打倒一切邪恶,如果有人来伤害他们,他就挡在最前面,因为他是巨大机器人呀!别人都做不到的事,没关系,有阿纲在,所以大家都不用害怕了。...

当前状态:
云雀恭弥这个萌えテロリスト到底怎么回事,难道不奇怪吗,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又美又可爱的人型自走魅力发散机
我流的不是泪,是1827的真情

=阿凌,只有bb尬吹和写小论文稍微擅长的咸鱼写手,这几年非常忙写得很慢,开坑很多,爬墙很快,建议不要为了某个cp关注。

近期产出:1827/吉莱/叶黄

狂热性转玩家,bdsm爱好者,性癖奇妙,非常自我中心,写文只为自己爽
大部分时候是cp双担唯粉,对自家cp两位蒸煮非常zqsg,请勿在本人评论里踩任何一方或搞任何一方的凹,谢谢

sakura addiction1827式发散

是这样,我真的觉得sakura addiction的歌词非常贴合69、27、18这三个人,也非常贴合他们三个的关系(。)

不谈69,从1827来看,和27发生交集之前的18虽然是并盛帝王,统治着他最爱的并中,但其实每天都很无聊。他其实是个喜欢强者、喜欢刺激、喜欢有趣事物的人,但充斥着草食动物的并中对他来说太无聊了。他之所以长久以来把其他人定义为草食动物也不是毫无理由的,因为那些人畏惧他,他并不认为“畏惧”是一件坏事,那能减少他镇压“反抗者”的麻烦,因为他喜欢战斗和使用暴力的同时他还是个怕麻烦、喜欢高效行事的人,而咬杀草食动物并不能给他带来战斗的快感,只是给他增加了麻烦而已。

但这样的日子,...

【吉莱】三百年九芝黄·俘虏paro(上)

尝试复健2,一回来就写雷文真滴dbq!!!!!

always雷文写手凌(。)


莱因哈特冷冷盯着进门的那个男人。好吧,他得承认,他有点忐忑,虽然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那个男人一身铁灰军装,红发被恰如其分地收在军帽之中。他踩着一双擦得锃亮的尖头黝黑皮靴,身姿挺拔如松,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捏着根皮鞭,步伐不疾不徐地向他走近。

男人的下属向他鞠了一躬,在男人的允许下退出房间。门关上了。

莱因哈特双唇紧抿,不卑不亢地凝视着男人。

“您好,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男人冲他微笑,似乎丝毫不察一个双手双脚被缚跪伏在地,一个居高临下向下眺望。他冲他淡淡地轻笑,态度礼貌极了,竟然叫阶...

【吉莱】吉尔菲艾斯是由什么做成的?

尝试复健,xjb写的短打

梗来源于优塔太太做的测试结果↓


感谢可爱又美丽的优塔太太!!!!!以下,正文。


吉尔菲艾斯是由什么做成的?


上帝说,我首先给他加了点甜味儿,但糖果太腻,棉花糖太轻飘飘,蛋糕也许是正好。他会一生回忆他年幼时与某个少年靠在一块儿,他们躲在被窝里,借着蜡烛微茫的光,分享一小块蛋糕。那蛋糕上或许点缀着切片的水果,那么他会将那水果片让给那个少年,他们从不因为这些鸡毛蒜皮发生争吵,然后少年纤细的仿佛簇着整个世界的暖光的睫毛微微颤抖,侧头对他微笑的时候就像七月的百合。这朵百合盛放在永不凋零之夏,从儿童岁月到青年时期,从一个孩子,到一个美人。他们不再于半夜...

【家教/云纲】某一天某一时发生在夏日的某件事(下)

预警在上篇



沢田纲吉可能要作为并盛唯一实权拥有者即暴君风纪委员长云雀恭弥有生以来第一个邀请坐上后座的人载入并盛史册了。

他真的坐上去了。

沢田纲吉都觉得自己真是胆大包天僭越至极,下一秒就被云雀学长毫不留情翻脸咬杀都不奇怪,但他竟然还有闲心想,云雀学长这是在拉着他逃课吧?和风纪委员长一起破坏风纪,洒家这辈子值了!话说老师问起的时候他能不能汇报一切都是因为云雀学长要带着他私奔到月球?啊我的脑内真的好雷。

这孩子又在想什么呢。

机车、飞机头、夜露死苦天上天下最速玫瑰加上夜间兜风,大抵是每个中二少年的浪漫吧。云雀恭弥不梳飞机头,但这不妨碍这位注定中二一辈子奔三了还在家里挂“唯我独尊”的委员...

【家教/云纲】某一天某一时发生在夏日的某件事(上)

1827
OOC,逻辑死,私设多,自己理解有
近年来最满意的一篇短篇(。)给自己鼓掌!!!
烦死了lof就是不让我把上下合在一篇发ヘ(;´Д`ヘ)



“哇哦,打扫卫生辛苦了。”

沢田纲吉额上炽焰在燥热的夏风中猛地一颤后熄灭,他侧过头去,蝉鸣声烈,叫得他头疼。来人的面容在蒸腾的热气中影影绰绰,难以辩识。但他还是从对方的语癖中轻易辨明了他的身份,半大少年语调轻松嗓音凉薄话里话外都是幸灾乐祸,但沢田纲吉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只是赶紧恭谨地打招呼:“云,云雀学长,下午好。”

“下午好,小动物。”云雀恭弥挑起唇角,“去补习?”

“啊、是的。”沢田纲吉应声,苦着脸想,他可真是太忙了,又得忙着...

漫画1827相关之我见

CP脑,逻辑死,滤镜厚,语死早,OOC,莫较真。

我感觉整部家教就是恭弥对阿纲好感不断上升最终爱上的过程((()和阿骸不同,恭弥确实是个很慢热很传统的人,不可能一下子喜欢上谁,而且他就算喜欢上谁也绝对不会改变他暴君的作风……但会对那个人变得格外纵容甚至忍耐自己想要咬杀的嗜血好斗的欲望。
怎么说呢,因为他其实有点社会达尔文吧,但又不太一样。他不喜欢被束缚,所以就由他来也只能由他来制定规则,他这个人虽然统治了并盛但其实没有多少权力欲,就只是想要保证一个自己能不被束缚的喜欢的环境而已。而为了保证这个,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认为强者有权管理弱者,弱者对强者上供来寻求保护,强者有义务维护自己的领土的秩序和安...

基于三次元原因,也基于水平有限,深感自己已经进入瓶颈期,产粮质量不佳_(:з」∠)_经深思熟虑,决定放弃30天日更挑战,恢复平常更新的频率,努力积累产更好的粮!_(:з」∠)_
算个通知8……!

【吉莱】打累了来一发(上)(30天日更挑战DAY22)

藤崎人设吉莱
毕业收东西好累啊……_(:з」∠)_


莱茵哈特被质疑过他是否真的与吉尔菲艾斯只差7cm。“您该不会是谎报军情吧?!”那大不敬的御医如此进言。直面冷酷强势的皇帝陛下还能有如此勇气,不得不赞许常年征伐皇室这一战场的御医的确不同凡响。对此皇帝陛下只是挑高了眉,嘲道:“试问谁在大公面前不像个孩童?”御医思考了几分钟人生,拜服了。皇帝陛下英明!

190cm在帝国其实也算不得多么恐怖的身高。真正使得红发大公看上去就如巨人一般壮硕的是他发达的肌肉,过去随侍于莱茵哈特身边时硬生生将183cm的莱茵哈特衬得像个一捏就碎的瓷娃娃,天地良心,这瓷娃娃在幼校时也是拳打高等贵族脚踢低等贵族仇恨值比...

【吉莱】欲向人间图一掷03(30天日更挑战DAY21)

吉尔菲艾斯脑中一空。他愣在原地不知是笑是嗔是惊是怒,反射性扭头去看角落里的人,却发现那个金发的男孩面色煞白惶惑无措,不知如何自处地呆立着。吉尔菲艾斯回头看向他面前同样惊恐的女孩,他的大脑飞速运转起来,那些被他刻意忽略的违和的细节此刻在他脑海中排队站好接受检阅。

是了、是了,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人注意莱茵哈特……这样漂亮的男孩子,怎么会不成为班上的焦点呢?可他居然就像空气一般被所有人忽略了,只有他注意到他……为什么只有他注意到了?

他又想到一个更怪异的地方。莱茵哈特不像是对自己的情况有自觉的样子……他陡然瞥到女孩忐忑的模样,更是苦恼起来,他应该怎么安慰她呢?但那女孩也是个机敏的,她将吉尔菲艾斯飞...

【吉莱】欲向人间图一掷02(30天日更挑战DAY19)

02


吉尔菲艾斯走回教室的时候,喧嚣陡然沉寂了。他们盯着他,有点尴尬,征讨他的诗句才吟到一半,含在唇边不知是吐是咽,吉尔菲艾斯无甚感觉,反而是有点儿歉疚,他该晚点进来,让他们把话说完的。


莱茵哈特跟在他后面,话音不悦,“他们这什么反应啊?”


吉尔菲艾斯回头对他安抚一笑,莱茵哈特见正主都不打算加以评价了,他个路人又有什么好横插一脚多管闲事的呢,扭头便回了自己的位子上。人群自行散开了,给吉尔菲艾斯让开了一条路,还围在那儿的三三两两只吵人的雀,面面相觑,又暗暗觉得溜快了不太体面,便默默无语地杵在那儿,不安地交换视线。


可惜他们是...

【吉莱】一个写崩的无题(30天日更挑战DAY18)

我其实是想写M吉xS莱的……但怎么想都很不合理……一路写崩(。)
枯竭爆了


男人身躯精悍比例完美,四肢修长肌肉均匀,容姿俊朗面如冠玉,全身赤裸却如披甲凯旋,神色沉静端坐暗室之中。此地无声、无光、也无他,唯行军床一张兀自冷冽。

他没有去坐那张床。那是留给他所候之人的。他气息平稳轻微,悄无声息化入死寂,如轻烟一缕朦胧缥缈挥之即散,恰是门开,煌煌金光肆意侵入照他老成面容半明半暗,终显他年少本色,山水旖旎。

东曦既驾,春色好。那是天上的旭日流景扬辉,又是似笑非笑峨眉月,施施然踱步屋中,门咔哒关了,绝了世人窥探。他轻巧落座于行军床上一个响指,屋内亮光大作,男人习于长久黑暗的眼不自觉闪避,旋即被...

【吉莱】银河艳星06(30天日更挑战DAY15)

集合了整个星球人民的聚集地非常庞大,远远望去如一片垂至地面的乌云在无声涌动。他们虽然人多,却甚至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只是恐惧地祈祷着、等待着他们命运的尽头,任人宰割。莱茵哈特眼中闪过一丝悲恸和愤恨,悲这五百万人的可预见的凄惨未来,怒这五百万人竟然没有一个人站起来反抗,恨这群冷酷的海盗随意摧毁他人的人生、将五百万人的幸福在这一刻付之一炬。


但正是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无数个这样的五百万人在他们知道或不知道的地方被海盗们主宰着命运,被这个无知而随意的社会主宰着思想,他才必须活下去。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的生命比另一个人更为高贵,对莱茵哈特来说,倘若他死了,那他也不会怨恨任何一个人,因为他...

【吉莱】银河艳星05(30天日更挑战DAY14)

形势逆转不过刹那。


吉尔菲艾斯率先动作,只见他出手如电,一手狠辣直取士兵咽喉一手牢牢捏住士兵持枪右腕,脚下一个错步绕至士兵左后方顺势折过他的手臂将枪死死扣在背后,那士兵大吃一惊但很快反应过来,脚下驱动器轰然炸响高温烈焰就要袭向吉尔菲艾斯的下盘!


吉尔菲艾斯没想到那驱动器竟然还可作为攻击手段使用,眼看那青蓝色的高温火焰就要烧向他的双腿,莱茵哈特三步并作两步疾行冲上,从左侧狠狠一脚踹向士兵的腿。莱茵哈特这一脚可谓狠极,吉尔菲艾斯死死卡住士兵的上半身,此人下盘承受了他身体大部分的重量以及为抵抗而施加的力量,而莱茵哈特准头奇好,破风一脚正踹在他膝盖处,只听咔嚓一声,...

【吉莱】银河艳星04(30天日更挑战DAY13)

宇宙海盗,人类扩张到现今阶段,唯一威胁其统治的大敌。即是这股游走于边境、不断袭击人类防御较弱的边境星球的力量。


据说被他们盯上的星球几乎没有逃脱的可能,往往被劫掠一空,大量人口和财富消失。虽然为了铲除他们,人工智能与人类首脑建立了巡航舰队试图追踪剿灭,然而宇宙实在太大了,宇宙海盗的装备极为注重机动力,加上奉行捞一把就跑战略,极难被追上。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人工智能对边境星球的防御网也进行了更新和加强,但由于边境实在太过宽广,边境星球太多,通信速度、反侵略武器等构成防御网的重要设施都跟不上宇宙海盗的装备实力,一个个曾经繁荣的星球无可奈何地灰暗下去。...


【吉莱】银河艳星03(30天日更挑战DAY12)

我流未来AU,罗严克拉姆王朝五百年左右

搞事,搞事,搞事


莱因哈特是个说到做到的孩子。也不知他哪来的决心,起早贪黑地练习唱歌、舞蹈、演技,在此之前,当明星,那可是件他向来嗤之以鼻的事。


他已经不加掩饰地嫌弃了十一年多,过去他的习惯是晨起锻炼、总结归纳输入他们大脑的知识,和吉尔菲艾斯相互印证,他通过大量的训练和辛勤的努力,将自己训练为这样的个体,然而如今他毫不犹豫地推翻了过去所有的自己,对人类来说最为痛苦的重建神经网络、思维模式对他来说竟然不能构成他逃避的理由。


这无疑是个艰辛的过程。


他对艺术一无所知,当然明星与艺术相距甚远,但...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