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剑圣娶亲(上)

黄叶only
ooc注意

00
江湖那个敲锣打鼓张灯结彩十里红街惊扰市民,你去问问,发生什么事了?嗨,这都不知道,你是江湖子弟吗?剑圣要娶妻啦!什么!那个黄少天?他不是说他要娶天下第一美人,苏沐橙要嫁人了?和苏沐橙半点关系没有,剑圣要娶的,是个兴欣客栈的,听说叫叶修——

01
江湖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剑圣黄少天有一个流传甚广的黑历史。
“我黄少天,剑是天下第一的剑,娶要娶天下第一的美人!”
初出茅庐的英雄豪杰谁没有这样的妄想,喝最烈的酒,日最野的狗……啊不,恋最美的人,然而多是与三五知己酒后真言,万不能像这黄少天一样,横剑出山三两载,飞歌纵马八九城,武林大会飞身一跃上擂台,剑斩百人黄粱梦。
那飞扬意气的不世奇才独立西风拂衣长笑,“还有何人与我一战!”
那剑冷冽,叫人透骨生寒,那剑快极,几近逾光奔霄,数声铮然震慑八方,在场无不惊艳叹服,如此一剑,百年前天下第一剑者也不过如此!
黄少天眼见台下一片死寂,十路豪杰,竟无人出头,挑眉负手,冰雨无风自动归剑入鞘,细若针毫的剑气倾泻一道,割落武林大会旌旗。
台下有人隐在人群之中喝道:“黄少天,你竟如此不尊重武林大会,盟主必不会将女儿嫁与你!”
黄少天冷笑,“打着武林大会的名号干着比武招亲的行当才叫侮辱,亏本剑圣千里奔赴欲见天下英豪,竟只见得一群只求攀龙附凤宵小之辈!这旗,我便是拆了,又如何?这武林盟主之女,我便是不要,又如何?”
黄少天一字一句道,“我黄少天,剑是天下第一的剑,娶要娶天下第一的美人!”

02
叶修一字不差地重复给黄少天听:“我黄少天,剑是天下第一的剑,娶要娶天下第一的美人!”
黄少天焦虑:“靠靠靠,黑历史不要提!”
叶修呵呵笑,随手敲敲烟杆,刻意板了脸道,“你要和沐橙提亲,那我可不同意啊,而且别说我没告诉你,沐橙她哥能把你追杀出三千里地去。”
黄少天皱脸,真话搁心口,不上不下,却是堵得他一时做不得声。
半年前江湖曾经的最大帮派嘉世宣布与斗神叶修决裂,放出风声严正谴责斗神勾结外邦之人并发布斗神追杀令,叶修颠颠倒倒一路流离至万里之外的蓝溪阁,身陷绝境之时被闻讯赶来的黄少天所救,由蓝溪阁名医徐景熙救治。然而叶修安生日子不过短短几天,叶修躲在蓝溪阁的消息不胫而走,不出几日蓝溪阁便被江湖豪杰团团围住,为首之人正是嘉世斗神副手刘皓。
蓝溪阁虽在初代阁主魏琛、二代阁主方世镜的奠基及现任阁主喻文州的经营下势力庞大已臻顶峰,更有不世剑圣黄少天坐镇,然而人言可畏,仍难以承担整个武林大义相逼,人心浮动。
蓝溪阁被围不到片刻,黄少天被召至议事厅。厅内蓝溪阁核心人员一个不落皆在其位。黄少天之机敏,远非常人可比,他一改往日跳脱吵闹,沉如渊岳,解剑束手,抬手一拱,“阁主,万不可交出叶修。”
喻文州目光温和,又带了一丝尖锐的质询。黄少天历来敬重于他,更对蓝溪阁绝对忠诚,何曾做任何不利于蓝溪阁之事?此番过于反常,容不得他不多想。
黄少天坦然回视,目光灼灼,字字铿锵,“阁主,叶修被陷害一事你我皆知。”
“江湖道上,杀人人杀。陷在泥潭里,已是满目浑浊,若连义之一字都不存,蓝溪阁又凭何立足于天地?”
冰雨只召正名而出鞘。奸邪者,斩;为恶者,斩。宁折不弯,是为侠者。
喻文州收回目光,算是默许。他又何尝不想凭心庇天下遭受不公之辈?只是身为阁主,他注定要以蓝溪阁为出发点思考。黄少天也是看得一清二楚,很多话很多事,喻文州不能说不能做,只能交与他。也亏得二人搭档多年,这等默契还是有的。
蓝溪阁高层这边算是打定打死不认的主意,然而叶修何等聪明,怎会看不出蓝溪阁的难处?其中缘由自也逃不过他慧眼如炬,剑圣义薄云天,蓝溪阁多年情谊,他不动声色,只在蓝溪阁被围当夜悄然离开。
黄少天与他素来心有灵犀,蓝溪阁被围之际他已猜到以叶修之为人,必不得留在蓝溪阁。只是蓝溪阁被围他身为副阁主,半点脱不开身,斗神虽重伤在身,除却他,又有何人留得住叶修?待阁主喻文州出面,表示蓝溪阁绝无斗神一根寒毛,众侠士大可进入一探是真是假之时,他已知,徐景熙医室内,怕是已人去楼空。
此后他便再得不到叶修一点踪迹。叶修如泥牛入海,无影无踪。江湖是什么地方?江湖外的人眼里是刀光剑影,快意恩仇,江湖里的人眼里,就是一入江湖无尽期的人吃人,哪儿有什么消息好过翻不起浪呢?他生性外热内冷,放进心底的人少之又少,世上的人只道剑圣热情义气,只他知道这天下妇孺皆知的剑圣最是冷酷狠辣,与他论交喝酒的人何其多,一杯温酒下去便也下去了,他在意生死的人何其少,一颗人头落地便也落地了。
只是叶修哪里能与他人相提并论,这冤家的名字在心底翻来覆去念了一万遍,就像一把小锤日以继夜地敲打数九寒冬的冰湖,水滴石穿,把心肝肺全搅在一起碾碎了,什么冷酷什么狠辣,再使不出半点,偶尔从舌尖泄出半点隐秘,都是叫郑轩烦不胜烦地捂住耳朵再不要听他叨叨这一千零一遍。
他既苦于叶修的杳无音讯,往日纵使天各一方,也多有书信往来(虽多得蓝溪阁与嘉世通信所用信鸽无不肌肉劳损),断不会如今日放眼望去,蓝溪阁后山当日叶修所遁之密林,竟幽深诡谲得如一口不见底的宿命熔炉将那人背影卷入吞吃;又喜于叶修的杳无音讯,嘉世漫天撒网,以利诱以名动,不正是为了在某一日昭告天下那叛贼已死?果然不错,叶修那家伙,从不叫他失望,又怎会如此轻易死在一群宵小手中?
黄少天思来想去,万种思绪纷杂,却只得按下不表。然而叶修也未曾让他久候,不过几日之后,一只极精巧古怪的机关鸟落在黄少天窗前。此鸟乍看与常鸟无异,遍体覆有皮毛,点头摆尾,无不活灵活现。他细细观视,方发现其尾刻有“苏”一字,如此手艺又兼“苏”字,想来便是他多年前初入江湖年轻气盛时有过一面之缘的叶修之友苏沐秋所制。如此看来,叶修是被他所救?只一刹间,黄少天心念电转,听闻苏沐秋因无师自通墨家失传千年的机关术而被各方觊觎,其中甚至有朝廷势力虎视眈眈,不得不隐居边境,叶修必然是一路西去,可叶修负伤沉重,如何过得其中天险?是了,苏沐秋虽然退隐,当年他行走江湖用的却是化名“秋木苏”,与苏沐橙并无直接瓜葛。苏沐橙背靠嘉世与斗神之名,又撇清与苏沐秋亲缘关系,武林第一美人名声正盛,不曾远离江湖。
以叶修与苏氏兄妹情谊,此次叶修被诬陷苏沐橙未曾露面本就是奇怪至极,想来是一开始便商量好叶修逃往苏沐秋处避过风头,故而苏沐橙不曾动作以安他人之心,为叶修掩盖行踪。叶修在蓝溪阁的消息武林皆知,苏家兄妹不可能没有动作,怕是早就遣人候在路上接应叶修。只是叶修倘若要投奔苏沐秋,从嘉世一路向西即可,可避过路上的十万大山重重天险又可减少暴露的风险,如何又绕路至地处极南的蓝溪阁?
黄少天越想越百思不得其解。他对着机关鸟吹了几声韵律极特殊的口哨,这是叶修教过他的,那在窗台上蹦来蹦去的机关鸟瞬间静止,任他宰割。只待他手一摸上,机关鸟便自动展翅弹出胸前隔板,露出藏于空腹中的信。
他见怪不怪地掏出那张纸,纸上正是叶修的字迹:
“少天:
展信佳。我有要事相托于你,于空积城外空知林见面。”
黄少天腾地起身,却并未立即离开。他先是蓝溪阁副阁主,后才是叶修之友。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他将蓝溪阁副阁主诸要务托与郑轩,转身便进了蓝溪阁阁主的屋子。
喻文州抬头见他背上的行囊,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少天要出远门?”
黄少天嘻嘻笑道,“江湖救急!”倒是反常地少言了。不过喻文州与他同门多年,哪里看不出,这人寡言是假,诱他相问是真,这是同他炫耀来了。黄少天心性虽跳脱,却只在那仅仅一人相关上幼稚得引人忍俊不禁。
不过他可不是黄少天心心念念的那个人。逢迎黄少天,叫自个儿被秀恩爱这等慷慨之事,他是一点兴趣也没有的。他摆摆手,也不与黄少天这前几日还耷拉着眉毛拉了郑轩从初一讲到十五翻来覆去地念叨、今个儿收了封信便眉开眼笑得能给人齁死的货多言,“去罢,免叫叶神多等。”
黄少天也不奇怪他这话从何而来。他固然不如喻文州百窍玲珑心,却也堪得一句冰雪聪明,喻文州言下之百转千回,他眨眨眼就懂了其中关窍。唉,阁主这人,真没法聊了!还是老叶好,他乐滋滋地想,懂味儿。
谈恋爱的人那叫一个猫嫌狗弃。黄少天这一趟出门,兴许是笑容太灿烂了,叫老天爷都给他闪到了,多灾多难得罄竹难书,叫人为剑圣大大拘一把同情泪。

TBC

写得很没有手感ry以后再慢慢修吧……
明明只是想写“剑圣大大就算娶的不是天下第一美人,他也会把对象吹成天下第一美人”的傻白甜,不知道为什么就扩展成了这样……………………思路如跑马拉不回来了(
少天大大你赶紧的把叶神娶回家吧(((

评论
热度(27)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