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云纲】某一天某一时发生在夏日的某件事(上)

1827
OOC,逻辑死,私设多,自己理解有
近年来最满意的一篇短篇(。)给自己鼓掌!!!
烦死了lof就是不让我把上下合在一篇发ヘ(;´Д`ヘ)



“哇哦,打扫卫生辛苦了。”

沢田纲吉额上炽焰在燥热的夏风中猛地一颤后熄灭,他侧过头去,蝉鸣声烈,叫得他头疼。来人的面容在蒸腾的热气中影影绰绰,难以辩识。但他还是从对方的语癖中轻易辨明了他的身份,半大少年语调轻松嗓音凉薄话里话外都是幸灾乐祸,但沢田纲吉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只是赶紧恭谨地打招呼:“云,云雀学长,下午好。”

“下午好,小动物。”云雀恭弥挑起唇角,“去补习?”

“啊、是的。”沢田纲吉应声,苦着脸想,他可真是太忙了,又得忙着补习又得日夜不休地“打扫卫生”,这世上再没有比他更倒霉的初中生了!


彩虹之子诅咒解决后,沢田纲吉等人总算回到了日常生活之中。本以为接下来就是作为一个平凡的初中生按部就班地升上高中,却不曾想和平不过是一厢情愿的妄想。由于那场失败的彭格列十代目继承式,全世界的黑手党都获取了彭格列十代目的身份信息,对意大利最强黑手党虎视眈眈的各路势力开始不断向并盛町派出包括但不仅限于间谍杀手人员。从那以来,并盛町就不再是过去那个安稳的小镇,不如说一块广告牌砸下来,砸到的五个人里有四个人都不怎么清白。且不说大量涌入的外地人,就连本地人也有许多被收买的,可说危机四伏,防不胜防。

九代目曾提议派人保护沢田纲吉和守护者们,但被Reborn拒绝了:“打倒过最强彩虹之子的男人为这点小事惊慌失措岂不是笑掉大牙?日后成为新•彭格列Ⅰ世这种事多了去,趁现在好好积攒经验吧!”

——才不想要这种经验呢!我也不要当什么新•彭格列Ⅰ世,别暗搓搓就给我下套!理所当然地,沢田纲吉的反抗被Reborn毫不留情地镇压了。

但Reborn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毕竟沢田纲吉还是个面临升学压力的初中生,放任那些无孔不入的苍蝇们乱来可就麻烦了,作为沢田纲吉的家庭教师,学生的上课环境总是要替他保证的。在Reborn的牵线搭桥下,彭格列的后勤部门与并盛町无冕之王,即彭格列十代目的云守云雀恭弥达成协议,联手卡住并盛町外来人口流动的关卡并维持并盛町的治安和平衡。

云雀恭弥也是彭格列十代目的守护者中第一个使用彭格列这把过于锋利的刀的男人。后来许多人将这件事视为彭格列十代目登上舞台的前奏,然而此时这前奏,不过是为了保证彭格列十代目在升学考试中不要死得太惨。

沢田纲吉并不知道彭格列与云雀恭弥达成合作的事。当然,即使他知道,他也实在没有立场没有能力——或者基本上他没有勇气向云雀恭弥提出异议。沢田纲吉不想当黑手党。虽然截至当前,他已经受到彭格列的太多帮助,但他还是尽量避免借用彭格列的力量。这份心情简直堪称顽固,Reborn对他的这名学生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到底走一步看一步,船到桥头自然直,所幸九代目身体康健,尚镇得住。

但沢田纲吉并非一无所觉。若他当真迟钝至此,那当真要好生质疑一下他的彭格列血统了,何况小动物这种生物,对危险的雷达总是格外发达。Reborn的诅咒解除以来,他已经经历了不下二十次的危机,诸如“新买的奶茶里下了见血封喉的毒”、“走在街上差点被高空坠物砸死”、“课讲着讲着老师手中的教鞭突然变成了机关枪”等奇奇怪怪的事件,而最为频繁、次数多到不能挨个儿算入危机的便是一天三四五六七八道的围杀。

沢田纲吉每每思及此都忍不住怆然而涕下,没有一天安生的,还得在应试教育的苦海中扑腾,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虽然连日来风纪委员加强了巡逻管理,层出不穷匪夷所思的阴险杀招确实不复存在,可围杀的频率、人数、突破难度特立独行不降反升,叫他应接不暇。他不是不知道这件事大概八九不离十正是因为他作为彭格列十代目的身份曝光,但他向来擅长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地骗自己这都是偶发事件,作为一只小动物,他深知有些事他不该去想、不该去看、不该去听,否则便是泥足深陷万劫不复。

如今听得委员长亲切地将这无止境的围剿与反围剿称为“打扫卫生”,不由得凄风苦雨道:“云雀学长,并盛町最近是不是太过热闹了?垃圾也多起来了……”

“那是当然。”云雀恭弥一副“这不是很正常吗真是大惊小怪”的模样瞅过来,沢田纲吉下意识反省,嗯?真的是正常的吗?是我太一惊一乍了吗?也许真是这样,毕竟这可是云雀学长说的哦?可不管怎么说,这围杀的频率也太过分了吧?风纪委员真的有在干活吗?“因为是我放进来的。”

嗯嗯嗯——?!这个人在说什么呢!?

“不是很好吗?可以咬杀的对象越来越多了。”云雀恭弥舔舔嘴角,笑容嗜血,看得沢田纲吉心惊肉跳,这个人果然还是那个战斗狂魔,一点都没变过!“而且并盛町之所以有这么多破坏风纪的草食动物还不都是因为你,你很无辜吗?小动物。”

“云,云雀学长……我已经这么努力地回避这个答案了不要这么快准狠地就击破我的幻想啦——”


他一点都不无辜。沢田纲吉心底如明镜一般,但他实在不想承认这个事实。

这段时间并不只有他遭遇了各种乱七八糟的暗杀,狱寺、山本、大哥甚至是蓝波、风太都被盯上了。风太虽不是守护者,但由于全世界的黑手党目光汇集于并盛町,星之王子再度进入人们的视野,情报BUG在彭格列中优先级别不高,对各黑手党来说却依然是个巨大的诱惑。据闻黑曜那边也不太平,但取回肉体的骸哪里是好相与之人,暗杀者基本有去无回。

如果说有谁该对如今这不复平静的并盛町负责,那除沢田纲吉以外不做他想。

可他又该怎么办呢?他想做个普通人,可现实已经向他证明了如果没有彭格列的势力,他自保已是不易,更别提护住家人和朋友;可若是他继承彭格列,那么后半生都得活在这血与火的世界里,危险将终身伴随他和他的伙伴。

他正如拖着一具空有盛名不堪重负的羸弱病体垂死挣扎,人人都知道拿下他的头颅就代表了取之不尽的权钱名利,没有人给他喘息的时间也没有人给他任何怜悯,跌跌撞撞颠颠倒倒快要窒息。

他能怎么办呢?摆在他面前的似乎只有那一条路:保住自己和伙伴的性命,即使再回不到平凡安宁的人生,好过将他重视的人们置身达摩克利斯之剑之下,整日担惊受怕,不知何时何地悬剑之绳崩断,割喉断首。

如今云雀恭弥却一脸无谓地坦然宣称,这些杀手都是他放进来的,沢田纲吉就像在沉重的负罪感之中找到一根救命稻草,即使这根稻草上浸染了毒,即使向他抛去稻草的人也将他推入水中,他仍迫不及待抓住它求得一瞬解脱。

这既是一种正当的愤怒与指责,也是一种迁怒。而这种怒意又混杂了微妙的松快和强烈的不解,使得沢田纲吉的表情变得十分怪异。

“……为什么要这样做?”

沢田纲吉沉默良久后,问道。他想了很久,压下心中翻滚的情绪,他不敢说自己很了解云雀恭弥,但云雀恭弥从来都不是为了满足咬杀欲望而放任外敌在自己的领地上肆意作乱的男人。并盛町的人们并不仅仅是被云雀恭弥统治和管理,他们长久以来与风纪委员和平共处,主要原因之一便是云雀恭弥同时也在保护着他们。

——云雀恭弥是个天赋异禀的暴君,更是个出类拔萃的统治者。

“使用鬼蜮伎俩的没有资格获得入场券,光明正大参与厮杀的则该被给予机会。”

沢田纲吉愣了愣:“但那终究还是杀手啊!普通人的安全该如何保证?”

云雀恭弥淡淡瞥他一眼,“你在质疑我统治领地的能力?”

沢田纲吉不禁瑟缩着退了一步,又很快站定了。对云雀恭弥的畏惧多年来早已深植骨髓根深蒂固,对他而言这个仿佛是纯粹的杀意构成的男人或许就是最棘手的对手吧。然而正因如此,他反而更要挺直脊背。少年昂着头直直地瞪视着在这座城市只手遮天的暴君,那瞪视不是因为生气,而是由于拼了命想要压下心中认怂逃跑的念头的用力过猛。他已经见证过了、体会过了,面前的男人更是无数次战役之中最值得他信赖的伙伴、前辈、师长,所以即使恐惧,即使质疑,鼓起勇气去求得一个真实的解都是他的义务。他必须站在和对方同等的高度,去捕捉那藏匿于暧昧混沌的语言之中的真相——因为他是云雀学长啊。

这份如同挑衅的死缠烂打才是对云雀学长的敬重。

云雀恭弥眼里闪过一丝微不可见的激赏,又飞快沉入他古井无波的黑瞳之中。

仅仅两年……多么快速又多么耀目的成长啊。

正因如此,他才势在必得。

也正因如此,他才不会出手。



“——云雀学长!”

沢田纲吉话音刚落,云雀恭弥反手便是一拐,哐当一响,被浮萍拐击落的东西落在地上,赫然一颗子弹。连日来身经百战的沢田纲吉额上瞬间点火,VG变形,挥手一道烈焰向云雀恭弥身侧喷涌。云雀恭弥回身一道锁链甩出,长链无止境延长,在树影摇乱间穿行舞蹈。

那锁链可不仅仅是长而已。隐于暗处的杀手们见势不妙,索性主动出击,一拥而上扑向沢田纲吉。在风纪委员与黑手党交涉之时他们便已听说彭格列十代目的云守云雀恭弥的可怕战斗力,以一敌百绝非虚言。而沢田纲吉,据情报说,之前的杀手几乎都能将他逼上绝境,而沢田纲吉即使打倒了杀手们也绝不会下死手,聚众而杀之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沢田纲吉屏息凝神手上火焰炎压暴涨,他的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不等几个杀手回神,他已至他们身后。然而那几个杀手也不是吃素的,普通武器对上匣兵器虽无还手之力,但作用于人体却仍是行之有效。

只见沢田纲吉头顶凭空落下几颗榴弹,沢田纲吉掌心火焰呼啸而出,扑向榴弹的同时也将沢田纲吉推向地面。榴弹被火焰灼烧的瞬间发出声势浩大的爆炸,处于下方的沢田纲吉被那轰隆巨响震得眼前一片天旋地转,然而不等他恢复过来,他脚下的土地接二连三发生猛烈的爆炸,将沢田纲吉直接炸飞出去。

那几个杀手手中突击步枪集中于沢田纲吉的方向疯狂开火,沢田纲吉勉强逼迫自己清醒过来,双拳冒出巨大火焰几乎将周身十几米覆盖,耀目的橙色吞噬了杀手们的视野。沢田纲吉试图争取几秒重整态势,不想一枚狙击枪枪弹破空而来,瞄准沢田纲吉的额心。

千钧一发之际,短兵相接攻守互换只在刹那之间,一道手铐穿越战场飞至沢田纲吉面前,沢田纲吉还来不及诧异,那手铐便已套上沢田纲吉的手腕。透过手铐相连的铁链一道巨力传来,沢田纲吉便被拉离了弹道。沢田纲吉心知云雀恭弥救他一命却也来不及道谢,顺势升空眼神微凝,净如琉璃的辉煌橙光在他瞳孔中绽放,压制敌人,但不能杀死他们——

“——X-Burner Air•Adagio!”

比普通X-Burner更为柔和浩瀚的火焰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几个杀手转身试图逃跑,然而沢田纲吉这招正是针对来袭的杀手所变,在减弱威力的同时扩大攻击范围,没有足够强横的火焰傍身防护的人触之即倒,杀伤力差,但压制复数敌人上着实好用。几乎是这火焰追上他们的瞬间,几人便晕厥过去了。

“真是不经打。”云雀恭弥远远站着,双手插袋,嘲道。

“云雀学长,狙击手……”

狙击手往往在数百米甚至数千米开外进行射击,饶是沢田纲吉攻击范围宽广,也不可能在城镇中对这么遥远的敌人进行攻击。

“放心,已经有人去解决了。”云雀恭弥向他展示了一下手中的手机,“那个比狙击手更有趣。”

那个?沢田纲吉顺着他的目光去看,岔道远处,挺着一辆颇为拉风的重机车,上面还放了许多一看就非常危险的武器装备。

沢田纲吉看着云雀恭弥走过去摆弄了一会儿那辆重机车,犹豫了一下,也凑了过去。云雀恭弥突然开口呼唤,“小动物,”他向沢田纲吉微笑,仿佛只是在谈论天气一般云淡风轻,“去兜风吗?”

“……诶?”

评论
热度(26)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