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1827相关之我见

CP脑,逻辑死,滤镜厚,语死早,OOC,莫较真。

我感觉整部家教就是恭弥对阿纲好感不断上升最终爱上的过程((()和阿骸不同,恭弥确实是个很慢热很传统的人,不可能一下子喜欢上谁,而且他就算喜欢上谁也绝对不会改变他暴君的作风……但会对那个人变得格外纵容甚至忍耐自己想要咬杀的嗜血好斗的欲望。
怎么说呢,因为他其实有点社会达尔文吧,但又不太一样。他不喜欢被束缚,所以就由他来也只能由他来制定规则,他这个人虽然统治了并盛但其实没有多少权力欲,就只是想要保证一个自己能不被束缚的喜欢的环境而已。而为了保证这个,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认为强者有权管理弱者,弱者对强者上供来寻求保护,强者有义务维护自己的领土的秩序和安全(与其说是义务,不如说是维护领土秩序安全对强者的利益保证更加有利)。所以他讨厌草食动物的群聚,本质上是因为草食动物群聚之后会产生“我能够挑战强者的权威”的想法,这会让他极为不快,因为倘若挑战他权威的是另一个强者倒还能在厮杀中获得战斗的快感,而平定草食动物的群聚就是乏味枯燥毫无乐趣可言了。他这个人真的是非常逻辑自洽而且极其强势锋利,你完全不要想着可以改变他,不可能的,他是不会被任何人改变的,因为他的原点是讨厌束缚,而为了谁改变本身就是一种束缚,他喜欢谁完全是在他的逻辑内去行动。

云雀恭弥好感发展过程↓
初登场:完全不care沢田纲吉,不了解不知道不明白不想懂,懦弱还爱群聚的无数草食动物其中一个,泯然众人,用来发泄施虐的欲望倒是不错,留着慢慢打→结果被爆衣纲揍了一拳→稍微有点兴趣,对草食动物突然变强了有点不解,但也就是1%zqsg都不到的微末的兴趣,比较想和R魔王打。

欢乐日常篇:沢田纲吉是个懦弱但身边有一群实力还可以的(或者说在并中也算前几的)家伙围着他转的草食动物,有时会爆发出极强的潜力,一部分是出于想找对手来虐一虐的心态有机会就会去逗一逗他希望借此引出他的强大的部分的心态,一部分是想让R魔王欠人情从而和R魔王打,一部分是觉得这人确实挺有趣的,身边总是会发生很好玩的事,本人也很有趣、很好玩、很经得起他玩,和对方相处不会觉得无聊,对方的各种表现也很满足他作为一个强者、支配者、暴君的控制欲支配欲和快感,也不会辜负他对这人潜力的期待。这里我们可以看见,他其实基本上每次都会和沢田纲吉打招呼(而且态度很亲切惹……他其实就不是个面瘫高冷人设,不触犯到他定下的规则和秩序的时候很好沟通,但就算不触犯他他有时也会出于逗着玩儿的心态玩儿沢田纲吉……),也基本上会和沢田纲吉解释他在干什么、他为什么这样干,只要沢田纲吉不群聚他是不会动手咬杀的。

黑曜篇:自己没有打倒的六道骸被对方打倒了,渐渐开始认同对方的实力,同时生出更多的好奇,明明只是一只草食动物为什么能爆发出这么强的力量?偏向观察的意味,兴趣更深了。

瓦利亚篇:见识到了更多的强者,比如迪诺比如XANXUS,在这个过程中享受了战斗的快感也变强了,开始不再极度抗拒和彭格列的群聚。自己没有逼出XANXUS的双手,很不爽,但那个草食动物把XANXUS打败了,这是第二次了,越来越认可草食动物的潜力,也开始希望能和草食动物认真打一场(正视对方的开始)。在大空战中沢田纲吉被打得很惨,慢慢生出了一种极为轻微的从未体验过的担忧的感觉……但不知道怎么表达不屑于表达也完全没有必要表达,故而只是远远注视着沢田纲吉的战斗。在大空战中,第一次鲜明体会到了和彭格列其他人的“联结感”,对彭格列产生了轻微的关注。

未来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莫名其妙就被带来了未来,还是在极为糟糕的对战中。在十年前因为沢田纲吉等人的失踪而调查过,毕竟这种没有请假的缺席是违反风纪的,但终归没有线索也没有那么强的能动性。来到未来后相当意外地听闻假死计划是十年后的自己和沢田纲吉共同制定的,对未来的自己产生疑问的同时对沢田纲吉产生了莫名的关注,对自己和沢田纲吉、自己和彭格列的关系产生了新的想法,也许在战斗、厮杀、统治之外,他可以和某人产生全新的关系,而这种关系不会让他不快,反而也许他是很喜欢这种关系的,毕竟对于云雀恭弥来说,他不想掺和的事没有人能逼他掺和。同时发现沢田纲吉更强了,但却还是一只食草动物……感兴趣但已不像过去一样更多只是单纯地想和沢田纲吉打架了,事实上很多时候他有机会和沢田纲吉打架但他却没有选择打架这个选项,对他来说沢田纲吉已经不止是“强大”这个定义范畴了,沢田纲吉在他心里有了更多的定义。
在来到未来到choice间这段时期他在彭格列众人面前表现出一种更游离更沉默的状态,独处的时候却会对着彭格列匣子沉思(要提到的一点是,他在来到未来时是把彭格列指环戴在右手中指上的……这个人按常理来说不把指环丢掉就不错了,居然随身戴着而且还是戴在手指上……相当口嫌体正直)。同时也发现使得沢田纲吉强大的是他一直厌恶的群聚,对自己和沢田纲吉的观点和道路产生了思考,对群聚的极度厌恶在思考之中开始慢慢变化。在终战他对彭格列的认同和联结感达到一个新高度,一个是实力另一个是有了联手对战他的确无法打倒的敌人(吊桥效应???ry)的感觉。他也更加关心沢田纲吉的战斗,会为他而担心为尤尼伽马的消失而动容。从这里开始,他已经无法再否认自己不再是孤立的云,而是随性地向往着天空的云。

继承式篇:对沢田纲吉的态度的转变由量变产生质变,过去只是潜伏在水下暗潮汹涌,最多就是在旁边全程关注而已,从这里开始表现出纵容、忍耐。首先是沢田纲吉被R魔王一脚踹进他和艾黛尔海特的战斗之中,但他只是说了一句“在干什么啊?你。”就停手了事了,没有再开战端没有咬杀更没有再揍沢田纲吉一拳,若只如此倒也算了,但之后沢田纲吉马上开始群聚起来了,他却什么也没说也没发怒或暴走。不得不说这真的是让我们产生疑问,这还是那个云雀恭弥么……沢田纲吉这可不是仅仅是打断了他的战斗这么简单,而是他与“对他挑衅”、“威胁他的统治”、“挑战他的权威”这数项重罪并存的外敌艾黛尔海特的战斗之中。任何一个王者,更遑论一个暴君了,都无法容忍他人对自己权力的挑衅,因为倘若王者不对入侵者作出强有力的惩戒的话,那么他在民众们心中的地位就会下降,他的政令就不能畅通施行,他的利益就不能得到保证。而暴君就更加如此了,因为他是以强权来实施统治,也就更不能容许任何人的冒犯。过去的云雀恭弥不仅对外敌施以极为严厉的惩戒,对内部那些不守他定下的规矩的民众也非常严厉,然而这里的云雀恭弥却对沢田纲吉的横插一脚与之后的群聚没有任何反应,这是一种怎样的纵容啊????要知道十年后的云雀恭弥面对沢田纲吉的群聚都是揍了一拳的???我们甚至可以想象当云雀恭弥回到接应室,草壁发现委员长竟然没有咬杀艾黛尔海特也没有咬杀肇事者沢田纲吉也没有咬杀那群群聚草食动物也没有咬杀任何人有多么震惊了,委员长你消失的这段时间里都发生了什么啊委员长!细思恐极!恭弥在继承式上为了找出袭击阿武的凶手主动出现了,并换上了西装(解锁VG之后马上就换回了校服,就很好笑),可见他对彭格列的认同感确实变强了。
继承式中自尊心受创,这对于一个暴君来说简直是严重到不能更严重的事态了,结果继承式后就更瞎眼了,主动坐着直升机千里迢迢飞去西蒙家族的岛上,却只字不提要为了自尊讨回什么(当然,或者说只字不提这件事而是宣称“你(艾黛尔海特)正好能成为我发泄欲求不满的肉块”、“我现在很烦燥,只要能消除这种烦燥,我怎样都无所谓”反而更能体现他极强的自尊心),只是让小动物(从这里开始他对沢田纲吉的称呼转变为“小动物”)“好好看着吧,我的战斗”。
小动物这个称呼很值得拎出来说一段,并非180称呼的“沢田纲吉”,也非“草食动物”。事实上我们都可以发觉,未来篇中的180和经历了未来篇的云雀恭弥虽然本质相同,但在许多细节方面已经不能再称为同一个人——不是云雀恭弥是否会成长为180的问题,而是他们的境遇不同,经历不同,成长性也不同。180没有经历过未来篇,没有经历过与西蒙家族、斯佩多的战斗,没有经历过彩虹之子篇,可以认为在瓦利亚篇之后就衔接向了270(以下以10+来指代未来篇时间轴上的众人)继承十代目、180建立风纪财团、10+100建立密鲁菲奥雷并开始着手毁灭世界。而云雀恭弥不一样,他的成长速度、成长水平都高于180,不仅在武力值上,连与人的交往、心理状态上都是如此。既然提到心理的成长性问题,我们为什么会觉得180比云雀恭弥更加成熟稳重呢?很大程度上是在于180看得比云雀恭弥更开,对风纪等东西的执念更轻——简而言之就是所谓的“大人的余裕”。
前文有言,云雀恭弥之所以极度执着于风纪,本质上是因为他讨厌束缚,所以寻求由自己来担任帝王制定规则,他讨厌群聚是因为:1.他够强,不需要别人,绝大部分人只会拖累他;2.群聚会使得懦弱的草食动物产生可以对抗他的强权的想法,威胁到他制定的规则;3.与强者的群聚会妨碍他与对方战斗厮杀的兴趣;4.在群聚之中每一个参与者都必须遵守一种群体默认的潜规则(“友情”即是这种潜规则的一类,比如“亏我们把你当朋友你竟然不跟我们联手”)来达到群体的团结和持久,而这种潜规则本身就是一种和他向往自由的天性相抵触的束缚。
而180之所以让我们觉得他有“大人的余裕”,是因为他不再极度执着于并盛了。就像他所说:“久违了啊……并盛……”他已不再需要在一个小镇上用强权统治来保证自己的不受束缚,他有信心、有能力、有余裕,在离开并盛面对更为强大的势力时也能保证自己的自由。又或者说,正如他已坦然承认他正是彭格列的云之守护者一般,彭格列,或者说彭格列的十代目,给予他的并不是群聚的被束缚,而是自由,而他已经不再需要以维护风纪的借口去为彭格列行动,他已经可以坦率正视他与彭格列十代目的关系。再进一步,从他明明可以抽身却选择与沢田纲吉、入江正一共同启动假死计划来看,从他将基地建在彭格列基地旁(本身他允许彭格列在并盛建造地下基地就已经是一种宽容、信任、妥协,毕竟谁会把自己的领地随手出让给别人去鼓捣呢)、为彭格列处理各种事项解决敌人来看,他需要彭格列,他需要沢田纲吉,正如沢田纲吉需要他。就像大哥所说,“云雀,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会知道他(沢田纲吉)在想什么吧!”他们的关系密不可分,纠缠甚深,隐秘至极,世人甚至不知道该不该把他算作彭格列的人,但只有他和沢田纲吉知道,云雀恭弥是自由行走的孤高浮云,而浮云是不可能脱离天空存在的。
而主世界云雀恭弥对沢田纲吉的称呼则不是“沢田纲吉”而是“小动物”,这又是为什么呢?正如我前文所言,云雀恭弥和180已经产生了区别,云雀恭弥在许多方面已经产生了很大的成长,在某些方面上,甚至可以说他是踩在180的肩上去看待他现在或以后必将遭遇的种种问题和变化。而其中一个重点就是他重新思考起了他与沢田纲吉的关系,以及他们两人的道路。
过去的云雀恭弥思维中构建起的“生态圈”是没有小动物这个选项的,除了他就是草食动物,当然既然有草食动物就有肉食动物,我们可以把诸如阿骸、XANXUS之类的归入肉食动物的分野之中。而沢田纲吉,毫无疑问是草食动物,只能被他统治、管理的草食动物。但草食动物的沢田纲吉却一次又一次让他意外,飞速成长为能将肉食动物们打倒的强者,他一直在思考为什么区区草食动物能变得如此强大,一直在思考为什么这只草食动物平时懦弱废柴同伴遇到危险了却又能这样强大勇敢,直到未来篇终战他终于发现沢田纲吉强大的来源,是为了保护重要的人。那是一种异于自己的强大,那不是与生俱来的强大,那是仿佛在颤抖着祈祷某种“奇迹”的强大,那是只属于沢田纲吉的强大。他认可了沢田纲吉,认可了沢田纲吉“小动物也有小动物的生存之道”,不再将他当作仅仅一只平平无奇的草食动物,也不再将他当作仅仅一个相互厮杀的强者,“正因为做出背负这种不适合他的事,所以才会哀嚎”,而是单独归类,一只“小动物”。他选择了和180不同的道路,同样是认可,不是“沢田纲吉”,而是“小动物”,也真是意味深长啊。
而我们知道,云雀恭弥其人,热爱和强者厮杀热爱咬杀草食动物,总之生态圈无所不杀,只有一种生物他会温柔万分地对待,那就是小动物……这个称呼里到底包含了多少密不可言的纵容期许甚至是疼爱,简直不可说,不可说(。
说回继承式篇。在和艾黛尔海特他对沢田纲吉的态度,更多是一种引导,教会沢田纲吉什么才是荣耀。他对沢田纲吉的态度总是这样,他从来没有试图向沢田纲吉灌输什么观念、强迫他去做什么,他只是给沢田纲吉指明一个方向,你不适合背负,你有你自己的道路自己的做法自己的目标,去做你想做的事。就像浮云总是随性地憧憬着天空一般,天空也永远憧憬着浮云——因为即使是最孤高最我行我素的浮云,也不能独自生存;因为即使是温柔地包裹着世界的大空,也渴望着自由。他们若即若离,却始终互相依存,看似遥遥分别,侧首回望,对方始终就在抬头就能看到的地方默然守候。就像艾黛尔海特说:“就像是不被任何事物束缚的流云……结果,你还不是成为了彭格列大空的云之守护者吗?”而云雀恭弥也终于能说出,“确实……因为有天空,流云才能自由地漂浮啊。”(能承认这种近似于群聚的发言完全就是真爱表白了好8快点结婚去谢谢!(。
艾黛尔海特战遍地洒糖,但后面也有很多细思极恐的糖。比如说炎真战前,阿纲准备打炎真了,恭弥强势插入,“你在说什么?那小动物是我的猎物啊。”把阿纲吓了一跳,“云……云雀学长!?”“不过,我就等你被他咬杀掉,我再去咬杀他吧。”战斗结束后,“之前在你战斗的时候,云雀也是默默地站在一旁注视着你……”。所以之前强势插入其实只是在逗阿纲吧!能为了他忍住咬杀的欲望为了他忍住自尊被损的不快为了他退后一步为了他默默注视请问这是怎样一种爱????这竟然是云雀恭弥你敢信????
以及斯佩多表示“他们要成为讲述这个故事的人 见证沢田纲吉的死,并且把故事流传下去”时恭弥瞬间乍然出手,面色冷凝明显动怒,“要流传下去的……只有你的死亡而已吧!”你云是真的护着他家大空,甜得齁嗓子(。
所以说委员长消失那段时间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这前后转体七千二百度大转弯的态度,替草壁先生心惊肉跳……以及我看好恭弥十年后变成比180更运筹帷幄更黑更稳更游刃有余更擅长“处理”和大空的关系更“最强守护者”的男人!潜力无穷!

彩虹之子篇:这里槽点真的很多,比如恭弥毒舌阿武隼人“你们不是动物,是虫……懦弱的虫罢了”(以及这里他叫隼人“痞子”,这里有个槽点,他对隼人真的很毒舌很无视…每次都不和隼人打招呼也不叫隼人的名字,好不容易不无视了还是喊“痞子”),比如群聚多了起疹子,比如阿纲被贝尔抓走当给XANXUS的手信,xswl(。)
这部分其实云雀恭弥和沢田纲吉交集部分不多,但挺好玩的,有个地方很有意思,这章看出来其实云雀恭弥还是那个打架狂魔,然而他却并没有跑去找沢田纲吉打架。他并不是对小动物没有咬杀欲望,事实上从有仇的六道骸到没仇的XANXUS、从肉食动物的迪诺到草食动物的阿武隼人大哥到小动物的炎真,他每个都很想咬杀,但只有那么一个人他在未来篇之后就没有作为咬杀对象找过,而这个人还是离他很近每天都能看得到的毫无疑问的强者。那么问题来了,这个人是谁呢?世上竟然有云雀恭弥不找他打架的强者?真的好让人好奇啊(棒读)!
以及他仍旧是个讨厌群聚的人,依旧会说“谁是你们的同伴啊?”,但之前群聚那么多次都是为了什么,说“因为有天空,流云才能自由地漂浮”的是谁啊,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惹。
还有阿风评价R魔王之所以帮恭弥是因为“因为在沢田纲吉的成长道路上,再也没有像云雀那样强劲的对手了”。事实上对于沢田纲吉来说,“六道骸是最强的男人之一,也是不断制造惊吓的威吓”、“XANXUS就是恐怖的化身”、“白兰既强大又可怕,并且也是无法理解的怪物”,然而其中反倒是云雀恭弥这一没有真刀实枪干过的男人是最强劲的对手,只能说云雀恭弥真的是沢田纲吉的克星呢……沢田纲吉到未来篇之后对云雀恭弥的恐惧不断减少,更多应该被称为“敬畏”,先敬而后畏,甚至可以说对沢田纲吉来说云雀恭弥带给他压倒性的安心感和信任感,他总是在想“有云雀学长的话就能超级放心了”、“因为我太过依赖狱寺君、山本、大哥、迪诺先生还有云雀学长了……我擅自认为你们一定会帮我……”,除此之外对云雀恭弥则多是一种“不擅长应付这个人”的无奈感。
事实上对沢田纲吉这样被逼到没办法才能战斗的人来说,云雀恭弥这种享受厮杀的就是很没办法应付吧,但他也直觉地感受到了云雀恭弥对他的善意和容忍,云雀恭弥在他的成长道路上,介于同辈与师长之间,既像一个永不陨落的碑刻,他就是胜利、强大的代名词,又像一柄无坚不摧的匕首,以最惊心动魄的开刃缔造最难攻不落的后盾坚垒,最终的最终,他还是像自由自在信步行走的浮云,他仿若永生的活着的姿态就是天空永远的向往,当沢田纲吉无所适从迷失之时,当天空被世界束缚之时,曾有某个时空的他对惶惶不安的少年说,“你在那儿干什么呢?沢田纲吉。”而如今他侧头对沢田纲吉微微一笑,“小动物,好好看着吧,我的战斗。”

Fin

天知道十年前还是个2718党的我这十年来都经历了什么惹回头自逆磕1827(。)

评论(43)
热度(53)
  1. 苍蓝苍音掀涛洗星辰 转载了此文字
  2. 素晴苍音掀涛洗星辰 转载了此文字
    云纲结婚纪念日快乐!!! 云纲是我的初心CP!也永远是本命CP! 不管什么时候看到云纲相关都能萌得心...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