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莱】打累了来一发(上)(30天日更挑战DAY22)

藤崎人设吉莱
毕业收东西好累啊……_(:з」∠)_


莱茵哈特被质疑过他是否真的与吉尔菲艾斯只差7cm。“您该不会是谎报军情吧?!”那大不敬的御医如此进言。直面冷酷强势的皇帝陛下还能有如此勇气,不得不赞许常年征伐皇室这一战场的御医的确不同凡响。对此皇帝陛下只是挑高了眉,嘲道:“试问谁在大公面前不像个孩童?”御医思考了几分钟人生,拜服了。皇帝陛下英明!

190cm在帝国其实也算不得多么恐怖的身高。真正使得红发大公看上去就如巨人一般壮硕的是他发达的肌肉,过去随侍于莱茵哈特身边时硬生生将183cm的莱茵哈特衬得像个一捏就碎的瓷娃娃,天地良心,这瓷娃娃在幼校时也是拳打高等贵族脚踢低等贵族仇恨值比天高的彪悍存在。

吉尔菲艾斯大公经常会和恺撒莱因哈特切磋武艺。这是他们过去从军时留下的习惯,即使眼下两军交战更多是军备实力的竞赛,但作为奔驰在最前线的战士,高超的武艺无疑能提高他们的生存率。

莱茵哈特对吉尔菲艾斯的武力值可说推崇备至,他经常花费许多口舌极尽华丽辞藻来称赞他的大公殿下,从治国理政之能,到安邦定国之力,光明疏朗之人格,再到无人能撄其锋的高超武艺和百步穿杨的射击能力,吉尔菲艾斯大公在他口中就如神造的完人,无一处可有人比肩。吉尔菲艾斯大公当然也向他提过曾与他交手过的先寇布先生,那也着实是一位悍将。然而吉尔菲艾斯这种称赞于皇帝陛下不过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他甚至嗤笑道,哈!吉尔菲艾斯,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改你这过于谦逊的毛病,若是尽信了你那些自谦,我倒该把大公之位换个人来坐了。

大公之位他是不会让给别人的。吉尔菲艾斯闭口不言了。倒不是他迷恋权位,只是他既不放心他人靠近莱茵哈特,也不能容忍。吉尔菲艾斯一向惯于发现他人优点,可唯独在陪伴莱茵哈特这件事上,他坚定地认为这个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做得比自己更好了。

陪伴莱茵哈特是件需要十项全能样样精通的技术活。恺撒莱茵哈特在很多地方都出人意料地迟钝又苛刻,宽容又敏锐。当然技术问题都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始终视莱茵哈特为首要的心。就比如现在,他与莱茵哈特持剑相对,莱茵哈特目光炯炯神色沉稳,与他相对周旋对峙几圈之后,忽然挑衅地笑了。

“怎么,吉尔菲艾斯,不攻过来吗?”

吉尔菲艾斯回以狡黠微笑,“我正静候莱茵哈特大人的攻击呢。”

高手过招,胜负往往一瞬之间。而莱茵哈特与吉尔菲艾斯着实打过太多次,从十岁那年朝夕相伴开始,两个男孩子便一直以对方为敌手锻炼武艺。他们熟悉对方的一切,从呼吸的频率、细微的动作、可能的出招到防御的姿态,都知晓得滴水不漏。他们在这种对敌中互相改进互相学习,最后那些东西化入了他们的灵魂,成长的同时也变得和对方越来越像。

他们此时持剑互相防备的姿势都一模一样,毫无破绽。但吉尔菲艾斯既然比莱茵哈特壮了那么多,在力量上确实有着莱茵哈特不能企及的优势。

但他们虽然相像,但性格却又互补到南辕北辙。莱茵哈特果然耐不住这长久而无意义的对峙,率先出手!吉尔菲艾斯错身闪过莱茵哈特凌厉剑锋,手腕一转剑锋直指莱茵哈特咽喉,莱茵哈特退步一寸右手轻挑挽一个剑花如灵蛇缠上吉尔菲艾斯的长剑直将它强压至下方,吉尔菲艾斯根据经验判断他会趁此优势提剑袭向他的下盘,正要顺势强行挑开莱茵哈特的剑,莱茵哈特竟突然发力将他的剑狠狠抽开,吉尔菲艾斯只觉手上一震,他的剑就脱手而出了!而莱茵哈特的剑由于拨开吉尔菲艾斯的剑也向外挥去,敌无利器而我有剑,看似优势巨大非常,但莱茵哈特自知收剑转势的空档他就会被吉尔菲艾斯击倒,干脆松手弃剑!

吉尔菲艾斯心中一凛,他也不后退,下盘一沉,只见莱茵哈特冲上一步就要将他过肩摔,吉尔菲艾斯侧身一步一手扭过莱茵哈特的手一手掐住他的腰就要将他摁在地上,莱茵哈特竟身体柔韧至极以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抬脚腿风如刀插向吉尔菲艾斯的脖颈!吉尔菲艾斯已无手可防,莱茵哈特就要得手,然而吉尔菲艾斯竟然防也不防,他前插一步松开莱茵哈特的手直捣他的肩,莱茵哈特这个姿势的平衡本应摇摇欲坠,虽然他刻意加强了下盘力道以防摔倒,却不想吉尔菲艾斯摁上他的肩的力量竟然叫他直接翻倒过去,以面朝地的姿势被吉尔菲艾斯死死扭着手按在地上!

莱茵哈特摆摆手表示认输,吉尔菲艾斯站了起来,将他拉起。莱茵哈特捶捶自己的腰,吉尔菲艾斯上前帮他理他摇乱的发。莱茵哈特越想越奇怪,他怎么想都不觉得自己是输在武艺不够上了,而是情报有误。吉尔菲艾斯的力气有这么大吗?

“……吉尔菲艾斯,你力气怎么这么大?我以前和你对打的时候,从没有感觉过你力气这么大……吉尔菲艾斯!”皇帝骤然意识到什么,高声喝道,“你该不会是放水吧!”
“……”
“吉尔菲艾斯!回答我,无视不想回答的问题是我的特权,你可不准隐瞒我任何事!”
好吧,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吉尔菲艾斯有点苦恼地微笑了,“我很抱歉,莱茵哈特大人。但这绝非我意,您的魅力对我来说是无往不利的武器,那也不过是综合因素作用的公平结果,您大可不必在意。”

莱茵哈特被挚友以及爱人的直球打得头晕脑胀,白瓷一般洁白亮丽的面容涂抹上清浅的朱砂,他半晌方嗫喏道,“你不该这样的,我还想过你这些肌肉长了怎么和没长似的……我不允许你让我对你产生任何误解。”莱茵哈特凑过去窝在吉尔菲艾斯的怀中,现在那些他曾嫌弃为无用的累赘的肌肉有了不同的意义了。他就如攀附巨木的藤蔓手脚并用地缠住吉尔菲艾斯健壮的身躯,但饶是双手合抱他也无法将吉尔菲艾斯完全抱紧,这直观的体型差距更让他心中升起一丝羞恼。他有了个坏主意。不过现下的他尚不知这坏的意味并非是针对吉尔菲艾斯的,而是针对他自己的。莱茵哈特在吉尔菲艾斯面前总是有点自作孽不可活的娇纵,大概是吉尔菲艾斯总会为他收拾残局的缘故,此时莱茵哈特也是想到就干,丝毫不考虑后果了。“反正有吉尔菲艾斯在”,这大抵就是他最深的潜意识。

TBC

评论(6)
热度(41)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