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莱】欲向人间图一掷03(30天日更挑战DAY21)

吉尔菲艾斯脑中一空。他愣在原地不知是笑是嗔是惊是怒,反射性扭头去看角落里的人,却发现那个金发的男孩面色煞白惶惑无措,不知如何自处地呆立着。吉尔菲艾斯回头看向他面前同样惊恐的女孩,他的大脑飞速运转起来,那些被他刻意忽略的违和的细节此刻在他脑海中排队站好接受检阅。

是了、是了,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人注意莱茵哈特……这样漂亮的男孩子,怎么会不成为班上的焦点呢?可他居然就像空气一般被所有人忽略了,只有他注意到他……为什么只有他注意到了?

他又想到一个更怪异的地方。莱茵哈特不像是对自己的情况有自觉的样子……他陡然瞥到女孩忐忑的模样,更是苦恼起来,他应该怎么安慰她呢?但那女孩也是个机敏的,她将吉尔菲艾斯飞速变换的神情尽收眼底,固然害怕,但这个聪慧的女孩很是懂得趋利避害。看吉尔菲艾斯的神情,他大概也是一片迷茫,但起码吉尔菲艾斯口中的那个“莱茵哈特”应该不会伤害他们……不然吉尔菲艾斯怎么还能泰然自若地在这沉思呢?

但她也不想留在这了。那不知是真是假是故弄玄虚还是当真存在的事物叫她如芒刺在背,她有点后悔这么冲动地就告白了。她冲吉尔菲艾斯道了个歉,急匆匆出了教室。

教室内又只有吉尔菲艾斯和莱茵哈特两个人了。或者说,莱茵哈特到底是不是人还有待考证。吉尔菲艾斯转头去寻莱茵哈特,少年的眼藏在额前的刘海之下,苍冰的光芒在发隙间闪烁波动,那超越价值连城的蓝宝石、连万千星辰也不能与之媲美的惊世的美叫吉尔菲艾斯呼吸艰难。小孩子的善恶观是极为简单的,好看的就是善的,丑陋的就是恶的,早熟如吉尔菲艾斯一向对这样简单粗暴的理论看不上眼,外貌美丑与人的品格可谓风马牛不相及,怎能一概而论?然而此时此刻这压倒性的美丽叫吉尔菲艾斯认识到,世上也有一种美,是超越一切理性的,他站在那儿,你就忍不住为他的存在辩护。

吉尔菲艾斯吞咽了一下唾液,他犹豫了会儿,但还是决定开口,“莱茵哈特,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莱茵哈特抬眼看看他又低下头去,眉头紧蹙眼波摇乱,声音轻微而颤抖,“如果你说的是为什么他们看不到我的话,我不知道。”

“一点头绪都没有吗?”

“没有。”莱茵哈特极为干脆地宣称,或许是因为他心中一片乱麻,反而语调铿锵有力起来,被吉尔菲艾斯捕捉到了那点逞强的心思,“我什么也不知道。……我甚至不记得我是怎么来这儿的。”

“什么意思?”吉尔菲艾斯皱眉,“等等,莱茵哈特,你是什么时候入学的?我记不起来,这不正常,我怎么会记不起来?”

莱茵哈特呆了呆,他脸上浮现一丝迷惘,又很快变为谨慎,“我们需要交流一下情报,吉尔菲艾斯。”

首先,他们都没有莱茵哈特入学的记忆。莱茵哈特就像是植入吉尔菲艾斯记忆中的一个病毒,一个如影随形的幻觉,其他人无法察知莱茵哈特的存在自然也没有关于他的记忆,也就更无法证实他的存在。如此来看,若非吉尔菲艾斯可以确实碰触到莱茵哈特,莱茵哈特就如他的臆想一般虚伪了。

第二,莱茵哈特没有关于他的家庭、他的过去的记忆。他能追溯到的最久远的记忆就是他在这上课,但他记不清时间,也许他很久以前就待在这了,也许他只是最近才来到这儿。吉尔菲艾斯倾向于后一种可能性,毕竟他也就是今天才开始注意到莱茵哈特——如果他的记忆没有欺骗他的话。

第三,莱茵哈特为什么会偏偏出现在这?他总不会莫名其妙出现在一个与他完全无关的地方,这个教室与他又有什么渊源呢?吉尔菲艾斯拿手机登陆了学校官网,却没有查到哪个“莱茵哈特”能长成这副粉雕玉琢的模样。既然不是过去的学生,那么莱茵哈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这个教室以前发生过什么吗?

第四,为什么偏偏只有他看得到莱茵哈特?此处莱茵哈特提出一个观点,“也许与我有渊源的并不是这间教室,而是你,吉尔菲艾斯”。吉尔菲艾斯心下暗想莱茵哈特说起甜言蜜语来也是这样好听,但他却不能坦然受之了,他的理性会把他吵死的。话是这么说,但吉尔菲艾斯被莱茵哈特专注地凝视着时,他的理性又望风而逃溜得最快,留他一个烂摊子自行收拾,“很有可能,莱茵哈特,我们很投缘,也许你是被我召唤来的呢?”

莱茵哈特微笑,那我就要当个厉鬼缠着你了。

不是厉鬼,是艳鬼。吉尔菲艾斯想,哪有厉鬼长成这样的。

他们刚聊了个大概,前去瞻仰圣颜的同学们就三三两两进了门。吉尔菲艾斯和莱茵哈特对视一眼,吉尔菲艾斯转身打算回自己的位子,被班上一个有点儿号召力的头儿叫住:“吉尔菲艾斯,偷跑女生桌子这干嘛呢?”

他的跟班马上发声,“皇帝陛下也不去见,该不会是搁这写情书吧?”

“想什么呢,我们齐格弗里德是舞文弄墨那块料吗?哎齐格弗里德,你上次德文考试多少分来着?”

“分数不高,”吉尔菲艾斯笑笑,“九十多分,情书是写不好了。”

那几个学生成绩都不怎样,迅速换了话题,“齐格弗里德,你今天没去可惜了,皇帝陛下今天带来了一个夫人呢!”

“对对,齐格弗里德,特别美!我这辈子就没见过那么美的女人!”

“你这一辈子才多少年啊,别拉上我,”头儿不满道,“我以后还要叫这样的美人天天相伴的呢。”

“也不是带的,听说就是在我们这颗星球上娶的。走在街上被皇帝陛下看上了。真是好运啊,今天报她的爵位,居然是伯爵夫人呢!”

吉尔菲艾斯眉头一跳。“我们星球的?叫什么?”

“不知道。哎,吉尔菲艾斯,你还打算上网查啊?”头儿讥讽道,“别忘了,皇室成员的信息都是机密,你是查不到的。谁叫你不去听演讲呢,可惜喏。”

吉尔菲艾斯懒得听他冷嘲热讽,也没回座位上,用手机摁出本地新闻,果然铺天盖地都是皇帝陛下莅临的消息。他翻了许久,终于在某个侧面照发现了皇帝陛下身边的那个新妇。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盯着那张脸又看看莱茵哈特,莱茵哈特见他神情怪异,索性也没有人看得到他,大摇大摆地走过去凑到吉尔菲艾斯边上,“怎么啦?”

“你看……是不是和你非常像?”吉尔菲艾斯指给他看,那是个金色长卷发的女人,容貌端庄华美,然而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的相貌与莱茵哈特极为相似。

莱茵哈特果然也诧异了。他很快联想到皇帝这次罕见的出行,“她应当是最近才嫁给皇帝陛下的。”他在吉尔菲艾斯的屏幕上戳一戳,那位夫人的消息就被尽职尽责的狗仔队们详尽地披露出来了,“本名安妮罗杰·冯·缪杰尔?缪杰尔……没什么印象啊。嗯?她有个弟弟……”

“——于七年前车祸死亡。”

TBC

评论(10)
热度(21)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