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莱】欲向人间图一掷02(30天日更挑战DAY19)

02

 

吉尔菲艾斯走回教室的时候,喧嚣陡然沉寂了。他们盯着他,有点尴尬,征讨他的诗句才吟到一半,含在唇边不知是吐是咽,吉尔菲艾斯无甚感觉,反而是有点儿歉疚,他该晚点进来,让他们把话说完的。

 

莱茵哈特跟在他后面,话音不悦,“他们这什么反应啊?”

 

吉尔菲艾斯回头对他安抚一笑,莱茵哈特见正主都不打算加以评价了,他个路人又有什么好横插一脚多管闲事的呢,扭头便回了自己的位子上。人群自行散开了,给吉尔菲艾斯让开了一条路,还围在那儿的三三两两只吵人的雀,面面相觑,又暗暗觉得溜快了不太体面,便默默无语地杵在那儿,不安地交换视线。

 

可惜他们是等不到吉尔菲艾斯递过去的台阶了。好在不过一会儿上课铃响起,算是解了围。老师进来了,吉尔菲艾斯注意到他没拿备课袋。

 

他开门见山,“我们有一个好消息通知各位同学,伟大的皇帝陛下已莅临这颗星球,五点时将会来到本校发表演讲。”

 

教室静了几秒,然后爆发出课间休息时十倍以上的噪音。吉尔菲艾斯脑袋一震,他回头去看角落里的莱茵哈特,莱茵哈特也恰好看向他,他的唇紧紧抿着,吉尔菲艾斯看不到那张精致的脸上有任何困扰以外的表情。

 

他好像总没有个很开心的时候。吉尔菲艾斯想。

 

老师拍拍手,竭力维持着班级的秩序,门外其他班级的尖叫声此起彼伏,他的努力并不怎么见效。“现在大家收拾一下自己,十分钟之后我们在门口集合,排队进入体育馆。”

 

话音刚落,学生们便站了起来,或激烈讨论,或两三聚在一起,他们很快就自行排好队站在门口,老师大概也是第一次见学生们如此积极,眨眼间整个教室就只剩下了莱茵哈特和吉尔菲艾斯等寥寥数人。很快,莱茵哈特身边的那个姑娘眨眨眼睛看了看吉尔菲艾斯,似乎有些欲言又止,但还是跑了出去。教室里只剩他们俩了。

 

“你不去看吗?”吉尔菲艾斯问,“驾临的是皇帝陛下呢!我们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也能得到皇帝的关爱,真是荣幸。”说到后面,吉尔菲艾斯的语调里几乎带上了欢欣,他是诚心感到快乐,这种快乐却不讨莱因哈特喜欢。但莱因哈特实在也无法对吉尔菲艾斯生气,他听说过那群同学八卦吉尔菲艾斯那对平凡善良得近乎好欺的父母,那是这个帝国最优秀最讨贵族们喜欢的平民样本。故而他只是冷冷撇下一句,“人生难道是靠他人、命运、达官显贵的青眼又或是虚无缥缈的好运来实现的吗?”

 

换作他人也许会受不了他这高高在上的轻蔑态度吧,但吉尔菲艾斯只是深深担忧着这个男孩儿是否对待己身太过严苛。莱茵哈特近乎冷酷的态度,只会让生存这件事在这个陈腐的世界变得更艰难罢了。但他也实在说不出莱茵哈特有什么错,只好也坐回了位子上,“那我也不去了。”

 

“……”莱茵哈特沉默了一下,“吉尔菲艾斯,我不介意你去。你去吧。”

 

吉尔菲艾斯看了看他那压抑着情绪的脸,腹诽道这可不是不在意的模样。“没关系,你说得对。”但倘若要真问吉尔菲艾斯莱茵哈特哪儿说得对,他又会一时答不上来。吉尔菲艾斯有一对帝国忠诚的好公民的父母,那两位仁慈伟大又不可避免被灌输着五百年以来的阶级思想的父母也将这种难以动摇的观念传承给了他们的儿子。吉尔菲艾斯虽然心有不满,但有些话他却是深知不可轻易出口。对什么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的敏感度,有谁能超过平民呢?没有哪个群体比平民更对掌控言论的度这件事更炉火纯青了。

 

莱茵哈特盯着他,他似乎很少得到这样的附和。来自朋友的赞同大大鼓励了他,他说,“见他一面也获得不了什么,皇帝也不是因着他能发表什么宏论才被选为皇帝的,他们见到的也只会是五百年前遗留下来的腐烂的尸体而已。”

 

还真是辛辣的言辞。吉尔菲艾斯心下有些惶恐,有点儿后悔刚刚多是出于礼貌的附和。但更多是觉得这人实在有趣得很,他玩笑道,“你该庆幸这会儿人都已经走了。”

 

莱茵哈特不以为然,“吉尔菲艾斯,你不觉得奇怪吗?皇帝很久没有离开过奥丁了吧。他怎么会没事跑到这颗无名星球上呢?”

 

“总不会是呆腻了。”吉尔菲艾斯沉思,“皇帝陛下每天都在做什么呢?会处理公务吗?”

 

莱茵哈特皱着眉望向窗外,一种不妙的预感从他心底升起。他不知那来自何方又是为何,也许只能归结于人类奇妙的直觉吧。毕竟这颗星球实在是太微不足道,没有任何值得皇帝亲临的珍贵资源。就算有,说实在的,这位皇帝也没有多少离开奥丁的记录……

 

“对了,莱茵哈特,待会儿来我们家吃晚饭吧?”吉尔菲艾斯的声音将他拉回尘世。莱茵哈特愣了愣,“我想把你介绍给爸爸妈妈。你有时间吗?”怕冒犯到他的新朋友,吉尔菲艾斯又补了一句。

 

莱茵哈特犹豫了一下,“我得回家……不好意思,没时间。”

 

吉尔菲艾斯有点儿失望,但他一贯教养良好,并没有表现出来让他的朋友难堪。说道:“没关系,等你有时间……”

 

他还没说完,坐在莱茵哈特旁边的那位女同学就走进来了。吉尔菲艾斯见她毫不犹豫径直走向自己,自动止住了话头。

 

少女脸上浮着两团红云,她停在吉尔菲艾斯的桌前,侧过头不敢看他,“那个,吉尔菲艾斯同学,我……我喜欢你……很久了……”

 

吉尔菲艾斯反射性扭头去看莱茵哈特,莱茵哈特对他露出个戏谑的微笑。现在的女孩子在不相关的第三者存在的情况下都敢告白了吗,还真是勇敢啊。但吉尔菲艾斯实在没什么恋爱的心思,理由他也说不上来,只是站起来端端正正向她道了个歉,算是正式拒绝了。

 

初恋总是最难轻易放弃。对那女孩来说也是一样。她怔了会儿,有些不可置信又有些难过地问,“那你上课的时候盯着我又是为什么呢?”

 

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呀。吉尔菲艾斯深刻检讨起自己的不审慎,终究是和盘托出才能叫这位无辜误解的女孩死心,“不好意思,我看的其实是你身边的莱茵哈特……”

 

教室角落发出一声嗤笑。吉尔菲艾斯连回头的勇气都没了。

 

少女似是受到了巨大打击,她盯着吉尔菲艾斯久久,久到吉尔菲艾斯都以为自己的脸要被盯穿了,才颤抖着口说:“可是……我身边没有人呀……我们班上也没有莱茵哈特这个人呀……”

TBC

评论(14)
热度(19)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