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莱】一个写崩的无题(30天日更挑战DAY18)

我其实是想写M吉xS莱的……但怎么想都很不合理……一路写崩(。)
枯竭爆了


男人身躯精悍比例完美,四肢修长肌肉均匀,容姿俊朗面如冠玉,全身赤裸却如披甲凯旋,神色沉静端坐暗室之中。此地无声、无光、也无他,唯行军床一张兀自冷冽。

他没有去坐那张床。那是留给他所候之人的。他气息平稳轻微,悄无声息化入死寂,如轻烟一缕朦胧缥缈挥之即散,恰是门开,煌煌金光肆意侵入照他老成面容半明半暗,终显他年少本色,山水旖旎。

东曦既驾,春色好。那是天上的旭日流景扬辉,又是似笑非笑峨眉月,施施然踱步屋中,门咔哒关了,绝了世人窥探。他轻巧落座于行军床上一个响指,屋内亮光大作,男人习于长久黑暗的眼不自觉闪避,旋即被中天之日吸引目光。黄金长发卷曲蜿蜒流散一片无垠星海的阿波罗形貌昳丽,洁白下巴微扬,足部交叠翘起弧度优美,不言自威。

沉默流淌,止于美人嗔笑,吉尔菲艾斯,你以为你在这待多久了?二十四小时——不错,二十四小时,滴水未进,你是想惩罚自己还是惩罚我?就是惩罚自己,你也须得先问过我!他后头这句话几乎是杜鹃啼血了,吉尔菲艾斯,别忘了你发誓要陪我一辈子!

他似乎是畏寒到了极点,腾地站起,无计可施去寻这世上唯一的热源。他异于往常立时粘上翘尾讨摸,而是于一步之遥蹲下,凝霜皓腕颤抖,摇落一地深埋心中的不安畏惧。他想抚摸他的脸,又怕惊碎他缱绻目光,再次被丢弃于忏悔暗室之外担惊受怕。

这无人知晓的暗室就像沉积红发大公心底痛苦的受刑的十字架,与世隔绝,尽褪俗衣,方容许他湎于道德拷问,感受凡人疾苦,免为骄奢淫逸。他是皇帝的至善。没有活人能担得起皇帝的至善,即使是皇帝自身。后世评价他为握住恺撒莱茵哈特的缰绳的唯一奇迹,过往将来唯独他们二人知晓,使这位红发大公成为承载太阳的黄金马车的绝非他物,而是再简单浅薄又再厚重不过一个“爱”字。但即使是这位仿佛无所不能的齐格弗里德•吉尔菲艾斯,也满身伤痕了。

他踏入这幽暗密室,但求一瞬喘息。他自笑凡人一个,无铁石心肠也无凌云壮志,人命淬炼而成的白刀子从他的皮肉捅进也是要红刀子出的。他唯一得以依仗的是他的天使赐他的一个吻,作他黄金甲胄所向披靡。只是身虽常胜不败,心已满目苍痍。

只有他的天使能打开那扇门。他还在等。他永远都会等,等只属于他的莱茵哈特大人找到他。——他知道莱茵哈特会找到他。

他果真来了。

注视莱因哈特的那双眼湛蓝清亮,直叫他心中五味杂陈纠葛难解。他如玉五指颤动抚上男人脸庞,又滑至他的颈、摁在他的喉结上,男人仿佛对自身处境一无所觉,眸如飞星簇簇,光明疏朗,莱因哈特扼着他,更似任人宰割的是他自己。

你还愿意陪我一辈子吗?
皇帝想问,问不出口。因为他透过他的眼,看清那遍体的无形的伤。

我从未后悔。
大公回答。我的天使呀,作出选择的都是我自己,我畏惧的从不是犯下罪行,也不是承担善性,我怕的是无人对我施以训诫,无需认罪的世界会扭曲人的灵魂。

可你又有什么错呢!你只是做了该做的一切,吉尔菲艾斯,你什么错也没有,你总是这样,善良、仁慈、端谨……

难道美德就毋须批判吗?
大公几乎是有些严厉地驳斥道。我的友人呀!沉湎于善行即是最可怖的恶因,我实施这些善行的时候,难道不曾对另一些人造成伤害吗?我又怎能将它们忽略,自去做个无可指摘光明正大的善人呢!就如我只是实践自省的美德,不也伤害到了我的天使吗?多少人的正确、多少人的人生用来作了我一个善人的垫脚石呢?就比如你,使用那些可怕的、违背正义的权谋,你不曾痛苦过、不曾反抗过吗?你也曾挣扎,可这些挣扎,终究成为了衬托我的善的恶……莱因哈特大人,难道错误竟然全然在你,而我高枕无忧洋洋自得做个无错无瑕的大好人便可吗?我难道不是在拿你的品德、你的名声、你的人生来填充我自己吗?

莱因哈特呆然了一瞬,咬牙说道,人皆有罪,我不求你放过自己,吉尔菲艾斯,你这又是钻什么牛角尖呢?你已经做到了人的极致,再也没有什么人比你做得更好了,莫要妄自菲薄了吧!

吉尔菲艾斯长久凝视着莱因哈特,摇头道,我何时自薄自戕过呢?莱因哈特大人,沉湎于自己是个善人的臆想,方是积重难返。

评论(4)
热度(20)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