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莱】银河艳星06(30天日更挑战DAY15)

集合了整个星球人民的聚集地非常庞大,远远望去如一片垂至地面的乌云在无声涌动。他们虽然人多,却甚至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只是恐惧地祈祷着、等待着他们命运的尽头,任人宰割。莱茵哈特眼中闪过一丝悲恸和愤恨,悲这五百万人的可预见的凄惨未来,怒这五百万人竟然没有一个人站起来反抗,恨这群冷酷的海盗随意摧毁他人的人生、将五百万人的幸福在这一刻付之一炬。

 

但正是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无数个这样的五百万人在他们知道或不知道的地方被海盗们主宰着命运,被这个无知而随意的社会主宰着思想,他才必须活下去。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的生命比另一个人更为高贵,对莱茵哈特来说,倘若他死了,那他也不会怨恨任何一个人,因为他必须要为他的选择付出代价,可他还是要拼尽全力地活下去,即使他脚下尸骸累累,不是因为贪生怕死,而是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只有他能做的事。

 

每一条人命都同等珍贵不可挽回,然而价值却有高低——莱茵哈特活在世上一天,就会为了他的理想燃烧一天,如果有一天他失去了他的理想,他不再实践他的理想,那么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死亡。因为莱茵哈特其人,他的价值就在于那只有他能实现的理想。

 

追击他们的士兵也到齐之际,莱茵哈特和吉尔菲艾斯被四个士兵抵着头严加看管,光柱异彩大作,一股巨大的吸力从上空传来,星球重力被隔绝,整整五百万多人向上漂浮起来。他们体感速度并不快,在人体的接受范围之内,然而脚下的事物却以极快的速度远离,幸好吉尔菲艾斯和莱茵哈特没有恐高症,不然他们还真没法实践他们的计划。

 

还剩一分钟。他们突破了屏蔽力场,吉尔菲艾斯和莱茵哈特纷纷感到脑中一声清响,女声响起了,“芯片正在启动中,联网中……”

 

吉尔菲艾斯和莱茵哈特对视一眼,等到芯片联网,他们就可以动手了。然而十多秒过去,芯片仍然毫无动静,只是机械地报着“联网中”。他们一惊,看向俘虏们,发现那群人也是一脸惊慌绝望,吉尔菲艾斯马上意识到,这个光柱恐怕也有屏蔽力场的作用。也是,毕竟海盗们要防止俘虏们最后一刻逃跑才行。吉尔菲艾斯瞥向莱茵哈特,莱茵哈特对他眨了眨眼。

 

还有三十秒。

 

莱茵哈特和吉尔菲艾斯同时身形一矮,那四个士兵连忙低头就要射击,吉尔菲艾斯抓住最近一人的手臂下盘一沉手腕一翻一个过肩摔狠狠将他砸在对面士兵的头上,莱茵哈特迅疾蹿至其中一个士兵面前捏住双肩一个巧劲翻空一弹跳至他身后,莱茵哈特左手匕首一弹冷光乍现,毫无迟疑扎进士兵侧颈,血花噗嗤溅出,落至莱茵哈特脸上,将少年稚气未脱的脸衬得格外冷酷。

 

余下那个士兵抬枪就要射向莱茵哈特,吉尔菲艾斯目光一厉,一颗子弹将那士兵的肩膀废掉,士兵身体一歪,倒在空中抽搐。莱茵哈特扯了吉尔菲艾斯就跑,其他士兵疯狂往他们这赶来,空中不好活动,然而这群士兵却是有着脚部的驱动器可供移动,不是他们所能比的。

 

那群士兵开枪就射,莱茵哈特抓着吉尔菲艾斯往前跑,吉尔菲艾斯则注意着背后的射线,然而这样的攻守结构也没有能维持多久,射线网密密麻麻向他们扑来,吉尔菲艾斯举枪射出了第二颗子弹作为震慑,然而那群人并没有因此停顿多少,莱茵哈特暴躁地咒骂着这群缺德的海盗,他们实在离光柱的边缘不远,可为了躲避那些苍蝇一样的射线枪不得不不断改变方向。

 

还有十秒。

 

“快到了,吉尔菲艾斯!”

 

那攻击力可怖的射线如漫天织网将他们的一线生机也要堵得毫无疏漏,吉尔菲艾斯脸上冷汗一滴多过一滴,然而那些士兵似乎并不想杀死他们,避开了他们的要害部位,只是封锁他们的行动空间。莱茵哈特对这些一无所知,只要吉尔菲艾斯在他身后,他就什么也不担心,他是这样信任着吉尔菲艾斯,近乎盲目。

 

光柱边缘已是近在咫尺,莱茵哈特大喝一声,“吉尔菲艾斯,准备好,要跳了!”

 

说罢莱茵哈特便松开了吉尔菲艾斯的手,离开光柱就会瞬间被重力捕获,倘若不松手,吉尔菲艾斯的手就会因为莱茵哈特骤然增加的重量而折断。他回头去确认吉尔菲艾斯的状况,却见吉尔菲艾斯一腿一肩血流如注,半跪在空中脸色苍白不能动弹!莱茵哈特只觉头顶一凉,忧惧如倾盆大雨将他整个人浇得手脚瘫软,他张嘴却是哑然一句话都说不出,他脑子里只剩那几个问题鲜血淋漓,吉尔菲艾斯到底什么时候受的伤?为什么他都不说一声?为什么他一声不吭?他得多痛——吉尔菲艾斯,抓住我的手,站起来!对,就是这样,握住我的手,我们能逃出去,和这些见鬼的海盗说再见——不!

 

莱茵哈特一片茫然中只感到吉尔菲艾斯用力将他一推,他就如断梗浮萍一般颤巍巍飘出了光柱,重力就如终于见猎心喜的猎人一般将他裹住,骤然增加的外力仿佛要将他全身的血肉骨骼都碾碎,然而肉体的一切疼痛都比不上吉尔菲艾斯沉默而温柔的目光,他懵懂伸手张口唤他的名,徒劳无功、徒劳无功,真空中无法传达任何声音——他像是一个陨石向地面飞速坠落,吉尔菲艾斯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光柱之中凭空飞出一艘通体鲜红的胶囊式便携地空两用舰,飞快下潜接住了莱茵哈特,然后光柱就在那一瞬间消失了,空间剧烈波动,整个舰队无影无踪,只剩那艘鲜红的地空两用舰,如离群弃鸟一般,孤独地漂浮在空中,脚下是空无一人的大地。

 

……

 

莱茵哈特自梦魇中惊醒。

 

他的助理艾密尔发来通讯请求。莱茵哈特全身赤裸地漂浮于盛满湖绿色液体的睡眠舱之中,盯着悬浮于空中的弹窗。他终是选择了放弃。他意识一动,那液体就自动化为柔软的固体形态,他端坐于上,自动纤维分毫不差地贴合上他的身体,眨眼间他便穿戴整齐了。

 

“怎么了,艾密尔?”

 

“莱茵哈特先生。”艾密尔似乎目光有些忧虑,他注意到了莱茵哈特的所在,“您又去……”

 

莱茵哈特默认了。这三年来,有关这个话题,他们已经说得够多了。

 

然而艾密尔这次似乎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他了,“莱茵哈特先生,恕我直言,您最近使用得有点太多了。而且您并没有从中得到休息……您只是在借用它制造梦境的功能不断回忆那一天的事,不是吗?”

 

“艾密尔,我需要情报。”莱茵哈特还是那句话,他已经强调了很多遍,但很遗憾,艾密尔似乎仍然不能理解他,这使这个身心俱疲的年轻人更加疲惫不堪。但他无法对他人的善意报以怨气,强自压下仿佛要从体内冲出的困顿,他说道,“三年了,吉尔菲艾斯还没有消息,我不能什么也不做,我需要更多情报,梦境会帮助我……”

 

艾密尔强调道:“那也不该是每一天!您工作已经非常辛苦了,您不该把难得的休息时间用于制造噩梦上,您已经快熬不住了!”

 

“……这个问题之后再谈吧,艾密尔。”莱茵哈特揉了揉额角,“有什么急事吗?”

 

艾密尔似乎对莱茵哈特这种非暴力不合作暴力更不合作的态度也无可奈何,终究放过了这个已经不堪重负的年轻人,“是的,莱茵哈特先生。公司为您争取到了罗严塔尔财团近期的大制作,您将出任男主角,要求您马上出发。”

 

TBC


终于要开始演艺之路了……………………

评论(1)
热度(24)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