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莱】银河艳星05(30天日更挑战DAY14)

形势逆转不过刹那。

 

吉尔菲艾斯率先动作,只见他出手如电,一手狠辣直取士兵咽喉一手牢牢捏住士兵持枪右腕,脚下一个错步绕至士兵左后方顺势折过他的手臂将枪死死扣在背后,那士兵大吃一惊但很快反应过来,脚下驱动器轰然炸响高温烈焰就要袭向吉尔菲艾斯的下盘!

 

吉尔菲艾斯没想到那驱动器竟然还可作为攻击手段使用,眼看那青蓝色的高温火焰就要烧向他的双腿,莱茵哈特三步并作两步疾行冲上,从左侧狠狠一脚踹向士兵的腿。莱茵哈特这一脚可谓狠极,吉尔菲艾斯死死卡住士兵的上半身,此人下盘承受了他身体大部分的重量以及为抵抗而施加的力量,而莱茵哈特准头奇好,破风一脚正踹在他膝盖处,只听咔嚓一声,吉尔菲艾斯默契地松开那人,士兵闷哼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怕是腿断了。那人似是疼昏了,躺在地上不吭一声。

 

吉尔菲艾斯蹲下身查看士兵的装备,半晌对莱茵哈特摇头,“不行,都是脑波控制的,无法使用。”

 

“我猜也是。”

 

吉尔菲艾斯没有放弃,他俩现在身无一件防身之器,要想全身而退可说是难如登天。这海盗既然连武器都是脑波控制,那么也必然有监控士兵脑波、以防战局发生不测的手段,说不准他们现在已经发现这个人被他们打倒了。不管怎么说,都得搜寻一些能用的东西。

 

最终,吉尔菲艾斯将那个士兵的外衣都快扒了个遍,还被莱茵哈特笑了一阵,不过好在也非全无收获,起码他们最终在衣服内胆中搜到了一把匕首一把枪,大概是为了应对如屏蔽力场之类,脑波无法顺利控制武器的情况出现时应急用吧。

 

“枪里只有三颗子弹,得省着点用了。”吉尔菲艾斯把枪递给莱茵哈特,他打算自己拿着匕首。

 

莱茵哈特皱皱眉,“干嘛把枪给我?你射击成绩比我好多了。”

 

“莱茵哈特,现在情况很危险。”吉尔菲艾斯固执道,“你来拿枪,你不能出事。”

 

“那你就无所谓吗?吉尔菲艾斯!别开玩笑了,现在的你根本用不了匕首,你下不了手!不要逼迫自己,吉尔菲艾斯,还有我在。”莱茵哈特一把抓住吉尔菲艾斯的肩膀,他狠狠盯着他的挚友的双眼,“你听着,吉尔菲艾斯。我不允许你死,我们两个都要活下去,这条路不能缺少任何一个人,你知道吗?”

 

“莱茵哈特……”

 

“吉尔菲艾斯,你不能离开我。”他仿佛还有些微的不安一般,又补充道,“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过,以前没有分开,以后也不会。吉尔菲艾斯,你听着,为了我你要活下去,你必须活下去,你活着,我们俩才能活着,你明白吗?”

 

吉尔菲艾斯怔怔地长久地凝视着他面前目光坚定灼热的少年,良久点了点头。

 

莱茵哈特笑逐颜开,将枪退回吉尔菲艾斯手中,“所以,吉尔菲艾斯,枪只能你来握。”

 

“……是,莱茵哈特。”吉尔菲艾斯低声答道,“我向你保证,每一颗子弹,都会让我们俩一起活下去。”

 

莱茵哈特拿过他手中的匕首,抽刀一瞬,方才还温暖耀眼的笑容眨眼消散,他的唇拉扯成平直冷酷凉薄的线条,刃光将他的眼衬得更冷冽,“——而你下不了手的人,由我来杀掉。”

 

吉尔菲艾斯心下一沉,微微颔首。

 

不止是今天,还有以后无限长远的路,他们的脚下必然血流成河、尸骸遍地,欲求常人不能达之伟业,只能背负常人不能负之罪孽。他们还会或间接或直接地杀死很多人,而那尽头得到的东西,就是正确的吗?那在俗世来看,是至高无上的王座,是翻手云覆手雨的权力,可在莱茵哈特看来,在吉尔菲艾斯看来,那只是个用以完成改变人类命运的魔杖。但世人必然无法理解吧,他们只会宣称莱茵哈特狼子野心,为了获得权力杀死无数的人,世人只能认知人间的王、只能理解人间的私欲,他们不能明白,世上有些始终仰望星空的人,他们丝毫不在意人间的权力与欲望,他们着眼于全人类的命运。

 

那魔杖必然染满鲜血。魔杖没有错,魔杖不过是一件器物,是正是邪,端看使用者。然而背负了无数人鲜血的莱茵哈特呢?他是错的吗?他为了全人类的未来、为了更多个无数人的美好的明天选择牺牲无数人的生命,他是错的吗?可倘若他不是错的,那么他难道就是对的吗?现今的人类虽然腐朽,但他们活在他们选择的人生之中,他们性命无虞,那么搭上无数鲜血去扭转人类的命运是合理的吗?莱茵哈特的理想正确无疑,但同时他的罪孽无法消失,吉尔菲艾斯扪心自问现在的他不能得出一个结论,但他知道这个魔杖停留在现今的人类手中并不是件好事。人类已经陷入了群体性的迷狂之中。

 

可是如果莱茵哈特不去做,他就不会产生想要改变这一切的想法吗?吉尔菲艾斯的疑问指向自身,不,他也对这一切感到不可理喻。荒唐可笑,这是他给这个社会的评论。这个世界又有多少觉得这个社会荒唐可笑的人呢,但不管怎样,他们都保持了沉默,没有人试图扭转这艘看似风光无限、却行将遭遇没顶之灾的大船。吉尔菲艾斯想,如果我没有遇到莱茵哈特,也许我也会保持沉默吧。因为这个世界太庞大了,一个人的力量是多么微不足道啊,不管他多么天才,人都不能独自对抗世界。

 

可是重要的不是能力,而是不屈的心吧。我的这种软弱中,吉尔菲艾斯苛刻地评价着自己,又有多少是来自于明哲保身的生物本能呢?沉默正是一种屈服。而莱茵哈特不会不知道他的弱小,可是他,是的,他愤怒……他每一句话都是那样掷地有声,沉着有力。自古以来,人类何曾因为那些左右摇摆见风使舵左右逢源的聪明人而进步呢?普罗米修斯,那位伟大的先觉之明,他是多么智慧聪颖啊,可他偏偏那样愚蠢地置自己的生死于不顾,为人类窃来天上的火种……我们需要的分明不是所谓的“聪明”,而是那股子不顾一切的钝劲儿。

 

不过这么说莱茵哈特,他会生气吧。吉尔菲艾斯忍俊不禁,引来莱茵哈特迷惑的目光,他马上收起了自己的笑容,投入了眼下的“生死时速”。

 

他们此刻被发觉有俘虏逃跑的敌人一刻不停地追击着,对方显然有探测生命活动的设施,在星球上的其他人都被他们抓住的当下,唯二的漏网之鱼就显得格外明显。现在已经过了十五分钟,离舰队必须撤离只剩五分钟,铺天盖地的敌人向他们包抄而来,并且他们显然在故意将他们往俘虏的聚集地逼,逼迫他们自行踏上绝境。

 

莱茵哈特和吉尔菲艾斯当然不愿意,但密不透风的包围网没有给他们逃脱的机会。他们无可奈何地向着那唯一一个缺口也是敌人故意留下的缺口跑,筹谋再深也敌不过绝对的实力压制,现在他们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只能顺他们的意了。”

 

“还有不到三分钟。”吉尔菲艾斯算了下时间,“但我们离聚集地也不远了。拖不下去了。”

 

莱茵哈特抬头望着从高空舰船的下部发射至地面的光柱,“吉尔菲艾斯,你看那个高度,应该是在屏蔽立场之外。”

 

吉尔菲艾斯估算了一下,“不止,比屏蔽力场高很多。我记得范围扩大到整个星球的屏蔽力场只能覆盖地表一万米左右……那个旗舰的高度起码有两万米。莱茵哈特,你的意思是……”

 

莱茵哈特对他狡黠一笑,“不错,吉尔菲艾斯,就是你想的那样。”

 

还有两分钟。他们相视一笑,冲入俘虏聚集地中。


TBC

评论(2)
热度(21)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