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莱】银河艳星04(30天日更挑战DAY13)

宇宙海盗,人类扩张到现今阶段,唯一威胁其统治的大敌。即是这股游走于边境、不断袭击人类防御较弱的边境星球的力量。

 

据说被他们盯上的星球几乎没有逃脱的可能,往往被劫掠一空,大量人口和财富消失。虽然为了铲除他们,人工智能与人类首脑建立了巡航舰队试图追踪剿灭,然而宇宙实在太大了,宇宙海盗的装备极为注重机动力,加上奉行捞一把就跑战略,极难被追上。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人工智能对边境星球的防御网也进行了更新和加强,但由于边境实在太过宽广,边境星球太多,通信速度、反侵略武器等构成防御网的重要设施都跟不上宇宙海盗的装备实力,一个个曾经繁荣的星球无可奈何地灰暗下去。

 

如今,吉尔菲艾斯和莱茵哈特所在的这颗小星球也被盯上了。

 

宇宙海盗发动攻击的先手,即是建设屏蔽力场,封锁通信和量子空间跃迁设备。这种力场甚至可以说是将这颗星球片面意义上从整个宇宙中“剪切”下来了,一切对外沟通的功能都不能使用,他们就像被封锁在了另一个维度之中,他们的剪影还拼接在元宇宙,但就如镜花水月一般,无法进入也无法出来。

 

准备工作一旦完成,他们就必须在半个小时内完成劫掠并开溜了,因为从力场开启的那一瞬间开始,最多不到十五分钟,跨越数百万光年,远在首都星域的智脑就会收到宇宙海盗入侵的消息,并极快部署完毕附近的巡航舰队,发动攻势。留给他们的只有短短二十分钟。

 

第一步,是完成压制。

 

人们恐惧万分地盯着从浮在高空中的舰队中无数光柱降落下来,指向地面,紧接着,全副武装的军队黑压压地出现在地面上。他们全身乌黑,装备精悍,训练有素不声不响地各分为小队开始向目标推进。他们无风自起,脚上的驱动装置使他们机动性极强地在半空中滑行,他们就如夜里成群结队的狼,没有绿油油的眼睛暴露他们的贪婪,可任何人都只会更加高估他们的攻击性。

 

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人们发出了惊惶至极的尖叫,然而没有人来救他们,没有人能救他们。他们四散奔逃,试图幸免于难求条生路,然而那群人不会给他们任何机会。

 

他们只是如同机器一般,冷漠忠实地完成委派给他们的任务。

 

谁又知道那到底是不是机器呢?

 

第二步,洗劫物资。

 

吉尔菲艾斯和莱茵哈特,这两个刚刚成年一年的孩子表现出了极为不符合年龄的睿智和冷静。他们甚至没有试图逃跑,只是面沉如水地举起了双手以示投降。那群人在见到他们的合作之后也没有多余的交流与表示,两个士兵留在原地,枪抵着他们的头,其他人扑入了他们的家,然后不过几分钟,便跑了出来。他们两手空空,然而吉尔菲艾斯回头去看,发现他们的家已经全空了。

 

安妮罗杰也不在了。

 

莱茵哈特冷着脸站在那儿,他甚至都没有回头,这个平时感情极为激烈外放的少年此时展露了堪称可怕的情绪控制能力,他已经判知了这一切的结局。吉尔菲艾斯理智上也不遑多让,然而感情上,这个温和的少年仍然保留了一丝侥幸和期冀,可惜现实正是如此残酷,莱茵哈特仅仅是通过余光瞥到他脸上的沉重,便确认了他的判断并没有错。

 

莱茵哈特心下已是怒极。

 

那群人似乎对他们的合作非常满意,仅仅留下一个人将他们压往民众的聚集地,其他人便出发去了其他地方。大概是要扫荡更多地方吧。也是,对他们宇宙海盗来说,士兵可是非常宝贵的资源,一个舰队的士兵要镇压一个星球,那可不是件轻松活计。

 

那个士兵虽然只有一个人,但显然并不因落单而害怕。他们应当是经验极为丰富,并且这种模式在过去没有出过什么大乱子……也的确没什么好害怕的。这群士兵将吉尔菲艾斯和莱茵哈特的双手扭到背后,一人腕上卡了一个手镣。那个士兵发出低沉的声音:“别想着跑,它会监测你们的神经电流,一旦你们的大脑产生些不该有的激烈活动……它会杀死你们。”

 

仿佛是怕这还不够有威慑力,他又补了一句,“离开我太远也会杀死你们。”

 

吉尔菲艾斯和莱茵哈特沉默地对视一眼。

 

这方法老套,却行之有效。绝大多数人既没有经过锻炼,空有肌肉却不能有效地利用他们来打倒敌人,也没有记住关于破解这种机器的方法,毕竟一切他们需要的知识,大脑中的芯片都会即时向他们输入。

 

难怪士兵人少,却无往不利。他们远远地看到他们的邻居们,垂着头和他们一样前进,但他们甚至没有人看管,仅仅是手上戴了个铐儿,就足以驱使他们乖乖听话。

 

看来他们竟然还受到了“重点照顾”。

 

莱茵哈特和吉尔菲艾斯飞快地转动着大脑吸收处理他们现在能得到的一切讯息,他们还有理想必须完成,决不可在此功亏一篑。敌人虽然强大,但并非无懈可击,其最大的弱点,就是他们的进攻必然有时间限制,同时,为了保证极强机动性,他们的军队简而精,虽不知其装备发展程度如何,但暂时没有能便捷地完成一个区域的镇压和扫荡的设备是显而易见的。

 

他们极有可能不能拯救所有人……这太难了,敌人能监听他们的脑波,虽然不能解析确切信息,但是发动所有人之前心理素质不够好的其他人心理波动之下产生的神经电流一定会暴露他们的行动计划,引起敌人的注意。这场行动,只能以求得自保为优先目的。

 

吉尔菲艾斯和莱茵哈特把心思沉到了极点。他们一早就对这些研究有所涉及,大部分人不会去研究这些,然而他们却是很早就考虑到了如何防止自己的意志被他人获知。同时也通过研究确认了,人脑的脑波虽然可以被区分为许多个情感表达的形式,但无法解析为详细的信息,因为它比语言还要具有特殊性,受人的生活经历、思维模式等影响极大。不是暂时技术达不到,而是“无法解析”。

 

他们经历了许多冥想训练,使自己能保证脑波平静,即使遭遇大变也无法被察知异样。那手镣虽然落点犀利,却注定不能对他们起什么作用了。而真正艰难的是,如何逃过他们的攻击。只要能从他们眼皮子底下逃过,那么有时间限制的他们必然无法分出时间精力来抓他们了。同时最好不要等到与其他民众聚集到一起的时候,他们面对的敌人数量必然大大增加。这个行动不能过早也不能过晚,而从他们暴露在星球上空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了十分钟。

 

首先必须要解开这个手镣。莱茵哈特和吉尔菲艾斯目光对上,莱茵哈特微微点头,就在那一刹那,他们同时活动了自己的手指。吉尔菲艾斯和莱茵哈特大概五岁的时候,就在医院完成了对身体的改造。

 

人类越是远离天然,就越热爱打着天然的旗号,对于自己的身体也是如此。正因为如今的人类几乎皆接受了人体重造工程,所以他们更热爱宣称自己的身体有多少比例是纯天然的。而对自己的身体添加审美之外的“无用”的改造,显然是不为他们所欢迎的。

 

莱茵哈特和吉尔菲艾斯自从来到了这个边境星球,就开始为了提防宇宙海盗的进攻而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了许多改造。其中之一就是应对机械设备,他们在自己的四肢中皆植入了能发出终止机械运行的电流的干扰装置。这个手术做起来很痛,十指连心,四肢血管神经极为密集,在其上植入任何东西都极为疼痛,然而显然极为有效,尤其是面对这个一切仰仗机械的社会。说来做这个手术的人还必须向智脑提交申请和备份,在智脑通过智能机器人对申请人进行全面的考核之后才能进行,同时平时发动这个装置,还得通过大脑芯片向人工智能提交申请,否则就无法发动,可以说是相当麻烦了。

 

但这些麻烦在整个星球的通讯设备都被瘫痪之后就不是问题了。

 

微小的电流从他们的指尖发出向上蔓延,莱茵哈特和吉尔菲艾斯只觉得手部剧烈疼痛发麻,但仅仅是那么几息,手镣微不可闻地发出了“嗞——”的一声,应声打开了。

TBC

评论(5)
热度(29)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