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莱】银河艳星03(30天日更挑战DAY12)

我流未来AU,罗严克拉姆王朝五百年左右

搞事,搞事,搞事



莱因哈特是个说到做到的孩子。也不知他哪来的决心,起早贪黑地练习唱歌、舞蹈、演技,在此之前,当明星,那可是件他向来嗤之以鼻的事。

 

他已经不加掩饰地嫌弃了十一年多,过去他的习惯是晨起锻炼、总结归纳输入他们大脑的知识,和吉尔菲艾斯相互印证,他通过大量的训练和辛勤的努力,将自己训练为这样的个体,然而如今他毫不犹豫地推翻了过去所有的自己,对人类来说最为痛苦的重建神经网络、思维模式对他来说竟然不能构成他逃避的理由。

 

这无疑是个艰辛的过程。

 

他对艺术一无所知,当然明星与艺术相距甚远,但莱因哈特其人,倘若给他的军事、政治能力打上满分100分好了,他的音乐水平也就打个59分不能再多了整整浪费59分;他的舞蹈能力仗着多年来的锻炼出来的柔韧度打个1分意思意思,因为那抬手就像要取人性命的动作实在称不上美感十足;至于他的演技,就给这个在只有他和吉尔菲艾斯的小世界中肆意放飞了十二年的孩子打个-100分自个儿消化去吧。

 

莱因哈特是个狠人。他对自己更是狠到极点。他不厌其烦地观看揣摩着那些他不屑一顾的明星的行为模式、思维模式,摁着自己的头把那些狂热无脑的粉丝的发言和分析读了一遍又一遍,他就像把自己的骨头一根根从这具肉体中抽出来再敲碎了,比照着他分析出来的结果糅合得分毫不差,哪儿该浓墨重彩、哪儿该装傻弄痴,他秉持着完美主义的准则重塑自己,他站起来对吉尔菲艾斯笑,那笑容曾经是天国的美,不与俗世相缠,如今却只是一个凡人塑造的泥偶,美得平铺直叙,远离神秘。

 

很难尽述吉尔菲艾斯此刻的心情。他总是吝于讲出心中对莱茵哈特的褒美,因着莱茵哈特需要的不是锦上添花,那对当下糟糕的环境来说更像是火上浇油,而是恰到好处的提醒,即使这种提醒更多时候是泼面冷水,但莱茵哈特无疑对一切有益的公正的建议心胸极其开阔。然而此时,他知道莱茵哈特做得很好,莱茵哈特完美地完成了实现目标的第一步,他却无法为莱茵哈特的成功而喜悦。

 

他甚至不由得心生一丝愤怒,吉尔菲艾斯呀吉尔菲艾斯,你明知道何种才是正确、何种才是真实的美,你却对这一切无能为力,你的知识派上了什么用场呢?你的陪伴对他起了什么作用呢?你无非是默许了天使自断双翼,你还得说,恭喜你呀,莱茵哈特,你做得很好。可是这种导向结果的便捷分明是错误的,你却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了,你甚至得推波助澜、助纣为虐,鼓励天使笑得更媚俗些,好叫你们方便地达成目的——吉尔菲艾斯,你也曾质问过非正义的手段达成的结果是否是无可指摘的,因为每个人都妄想着能无辜无罪一身清白地自我成就,那么你的答案呢?

 

“非常好,莱茵哈特。”吉尔菲艾斯听见自己说,“大众喜欢的正是这样。”

 

结果正义和程序正义何者更为重要?吉尔菲艾斯也只是个俗人,他理所当然地期待着在程序正义的前提下达到结果正义,他希望莱茵哈特能够纤尘不染地登上银河巨星的宝座,因为他知道莱茵哈特坐在那个位子上会比任何人都做得好。莱茵哈特会将这个时代导向正确的方向,而他要做的就是将莱茵哈特导向正确的方向……莱茵哈特的理想不是他的理想,吉尔菲艾斯的梦想很简单,他只是想要陪伴在莱茵哈特身边。然而莱茵哈特其人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在他那过于庞大的又几乎不掺杂着任何私欲的野心之中,任何渴望着明天与革新的人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位置。

 

可是如今达成二者的双重正义无异于痴人说梦,放在偶像剧里也是不再流行的套路。人行走在猪圈之中,难道还能期望不沾得一身骚吗?当然,世上有宁折不弯的脊梁,有一力破万法的剑,可摆在他们面前的困难犹如在大地上建造起巴别塔,上有身为上帝的人工智能垂首监视将一切尽纳眼底,下有无数语言不通思想不通的异族之人,自保已非易事,通天何其艰难。吉尔菲艾斯,这位性情宽厚之人又忍不住回溯到自己身上,吉尔菲艾斯,错的难道是拥有过于远大梦想的莱茵哈特吗?怀抱正确的梦想又有什么错呢?错的难道不是连这样的梦想都难以推行的社会,以及无法给予有效帮助的你吗?吉尔菲艾斯呀,你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无数的知识要学习呢,你不能裹足不前呀,莱茵哈特只有你了,五年之后、十年之后,你能不能给莱茵哈特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呢?牢记现在的痛苦和无力吧,拼尽全力地迈步向前,可没有时间让你沮丧!

 

莱茵哈特困惑地注视着吉尔菲艾斯,他敏锐地捕捉到了吉尔菲艾斯眼中一闪而过的强烈的不甘,然而吉尔菲艾斯不想说的事情,他是无法逼问出来的,他深知他的好友就是这样的男人。

 

他邀请吉尔菲艾斯一同成为明星,与他携手问鼎天下,然而遭到了吉尔菲艾斯的婉拒。吉尔菲艾斯似乎对这个并不感兴趣,也是,他们二人谁又对这件事感兴趣过呢?但他更拒绝将吉尔菲艾斯排除在他的人生规划之外,于是他退而求其次,邀请吉尔菲艾斯成为他的经纪人,吉尔菲艾斯欣然应允。按道理吉尔菲艾斯这些天应该开始恶补娱乐圈的知识了,然而吉尔菲艾斯似乎还有点无法很快调整状态。

 

他非常了解他的好友,他乐观地想,没关系,吉尔菲艾斯总会适应的!那可是吉尔菲艾斯,没有什么事能难倒他。他不知道吉尔菲艾斯无法适应的绝不是所学领域的转变,而是他自己的转变。

 

不得不说吉尔菲艾斯有一定的麻烦是来自于莱茵哈特过于坦诚直率导致的迟钝,莱茵哈特很多时候并不明白人类为什么要纠缠于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在他看来,能够用理性讲通的事,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可大多数人类并不是这样,他们总是难以逃脱感性的捆绑,愤怒、悲伤、喜悦、快乐、高兴都能绑架他们的判断。故而莱茵哈特也就缺乏运用虚假的言辞来掩饰真正的目的的动力——因为他不懂得那有什么必要,推己及人,当吉尔菲艾斯对他闭口不言那些纠结与苦恼时,他也就真的以为吉尔菲艾斯不过是简单的“没有适应”。

 

但这也毫无疑问是他的优点之一。吉尔菲艾斯会给予他许许多多的建议与批评,但他不会如常人一般,将那些就事论事的言论当作对他本人的攻讦,竖起满身刺来应对。这大概也是吉尔菲艾斯乐于向他建议、乐于帮助他的重要原因之一,在这个光明磊落的人面前,每一个善意的提醒、每一个客观的评价都能得到他的重视,他的确具有极为难能可贵的品质,这使他日进千里,而吉尔菲艾斯绝不想被他抛下——他们已经相依为命这么多年,莱茵哈特拒绝让他消失在他的人生计划中,他又何尝不是呢?他的梦想看似简单,却由于对象的特殊,变成一个唯有竭尽全力才能碰触到的目标。

 

一年时光转瞬飞过,莱茵哈特和吉尔菲艾斯在这一年的年末向帝国三大娱乐巨头阿尔法、贝塔、伽马三家公司分别投送了投名状。这三家公司呈现三足鼎立之态,互为犄角屹立于银河帝国之中。这投名状也投得并不轻易,每天都有几十亿的人口在梦想成为明星,向娱乐公司投递简历,为了筛选出真正有资质的人,往往会通过娱乐公司与人工智能合作设计的考核标准审评应聘者。

 

莱茵哈特和吉尔菲艾斯的学习能力岂是普通人可以比肩,加之他们的训练艰辛程度也远超常人。所谓天才,绝不是轻松便能达到。这个帝国有着数万亿的人口,天赋异禀之人饶是千里挑一,在这个庞大基数下也是遍地走不如狗的地位了,真正能立于人上者,只有经历了常人不能忍之苦痛的人。毕竟这个时代,潜力是那么普遍,而吃苦的毅力,却是只有寥寥无几的人才拥有的美德。

 

很快,三家公司便发来了面试的消息,而面试的地点在帝国首都费沙。费沙那可是每个帝国人都梦想一瞻之地,因为费沙上葬着罗严克拉姆王朝的第一位皇帝,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征服者莱茵哈特·冯·罗严克拉姆。

 

莱茵哈特和吉尔菲艾斯也不免感到一丝激动。不论莱茵哈特曾经怎样傲慢地宣称他要超越那位恺撒,那也是基于他认可他的功绩与能力,不然他怎么不喊着要超越其他人呢?吉尔菲艾斯则更是感到一种难以言说的感慨和欢喜,他从没有向他的好友提过这种感情,很久很久以前开始,久到他还在接受启蒙之时,听见莱茵哈特·冯·罗严克拉姆之名他便会感到眼圈发热发红,他感到他们就像暌违已久的友人,他对这个名字抱有无数无法讲清的感动和亲切感。但这当然是不能说给他的好友听的,其他人不了解,他却是再清楚不过莱茵哈特知道之后会闹多大别扭,怕是连甜酒蛋糕都哄不好了。

 

然而就在他们出发迈向新的人生起点的前一晚,这颗位于帝国边境上名不见经传的小星球遭遇了银河海盗的入侵——不到一分钟,整个星球的防御体系全面溃败,黑压压的海盗舰队出现在天空之中,这一刻,未来又要改写了。

 

TBC


评论(4)
热度(31)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