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莱】妖精先生(上)(30天日更挑战DAY9)

人类吉x妖精莱

哇仔细算算这个梗是我lof上第一篇吉莱……已经隔了好久了啊(。)

总之是个肉梗,设定都是为了更便利地肉ry,不要较真




妖精的身体与人类大不相同。这是吉尔菲艾斯在捡回莱茵哈特三个月之后才深切意识到的事。

 

那是一个寻常的夜晚,吉尔菲艾斯在一楼的厨房准备晚餐。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他上楼去唤他的同居人下楼用餐。莱茵哈特向往人类世界已久,甫住进吉尔菲艾斯的家便往书房直扑,废寝忘食,每每需要吉尔菲艾斯把他从书堆里揪出来才罢休。吉尔菲艾斯理解莱茵哈特的对知识的渴望,但为此伤了身体却不是他所可见的。

 

不得不说,妖精真是神奇的物种。他们需要进食,可是无论进食多少食物,都不会影响到他们的体型。据莱茵哈特所言,食物在妖精的体内事实上并不如人类一般进入消化道转换为热量,而是被身体处理为魔力储备运用。毕竟妖精是魔法生物呢,依靠魔力来运动是正常的吧!但即使进食了大量食物并由此储备了大量魔力,妖精也还是会在进入人类社会的时候迅速衰竭。“简单来说,”当时的莱茵哈特耸耸肩,一脸不以为然,“自然和人类社会泾渭分明,并且积怨颇深。自然女神们是最原始的生命,她们遵守的道德规则与人类可不一样。人类诞生于她们,却背叛了她们,使她们衰弱,她们憎恨人类。但是,吉尔菲艾斯,你一定明白吧,弱者的憎恨是何其无力而可笑!她们可没有能力惩罚人类。哦,天灾不能说是一种惩罚,那是天地本身固有的现象,把那等伟力归于女神也实在太过高评价了些。”

 

被女神们软弱的怨恨所牵连的就是妖精。妖精是自然女神的宠儿,他们在自然界无往不利,所向披靡。他们身体中每一寸血肉每一个遗传都与人类社会无法兼容,自然女神利用这种兼容警告他们:不要想着与人类相处,不要以为可以背叛自然的宠爱,当你们进入人类社会的时候,就会衰竭而死。而那些误入人类社会的妖精就是这警告的牺牲品。妖精们为了防止这种无心的惨剧一再发生,研究出了与人类社会中最贴近自然同时蕴含着大量魔力却不知如何运用的事物——人类本身签订契约,妖精从而能够从人类身上汲取赖以生存的魔力,在人类社会自由活动,减少误入人类社会的妖精的死亡率。妖精们并不担忧有谁会利用这契约离开自然探索人类社会,毕竟根本上来说妖精无法理解人类社会,并对人类毫无兴趣。——除了莱茵哈特,数万年来的唯一异类。

 

莱茵哈特生来便与众不同。这种不同不仅体现在他精神上与人类更相近,还体现在他区别于自我意识单薄的妖精们,兼具强欲和目的性,马上想到了个好办法离开这个与他格格不入的世界。他要与人类缔结契约,成为“人类”。但这妖精世界的幼儿还不懂缔结契约的结果,也不知晓沾染人类欲望的妖精将会遭遇什么,便精心策划了这场鲁莽的叛逃计划。

 

如今,他要为他的无知付出代价了。

 

吉尔菲艾斯远远看去莱茵哈特蜷在被窝里团作一个肉包儿,还是妖精馅的。他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对,微微皱眉,走近一看莱茵哈特面色潮红呼吸急促,竟是发高烧的模样。他大吃一惊,无暇关注这美玉红痕的艳景,急忙在床边坐下,探上莱茵哈特的额头。出乎他意料,莱茵哈特的体温仍与常日无异,较于人体偏低,但莱茵哈特勉力睁开一条眼缝露出的迷离眸光,却分明是不太清醒的模样。

 

“莱茵哈特?哪里不舒服吗,莱茵哈特?”吉尔菲艾斯担忧地呼唤着他的名字,试图让他清醒一点,好叫他辨明眼下的境况对症下药。毕竟这里是人类社会,别说方圆百里了,整个地球都不一定找得到能给妖精治病的医生。

 

莱茵哈特咕哝了一声,他感到一股难以抵抗的热度从吉尔菲艾斯搭在他额头上的那只手渗透进他的毛发、皮肤、血肉、大脑,将他引以为豪的理智撕扯为春天的柳絮,烦人且聒噪,叫他无所适从。他潜意识里无比清楚吉尔菲艾斯就是导致他难受的罪魁祸首,但他更不想离开他,他甚至生出了一种隐秘的渴望,他面对这失控的一切茫然失措。

 

他的年龄不仅在永生的妖精的世界里是新生的幼儿,心理年龄也是遇到吉尔菲艾斯之后才逐渐有所增长。在人类社会创造的文明以及高度发达的文明要求匹配的公民素质水涨船高的情况下,也不知是他比较惨,还是当下的吉尔菲艾斯感到比较棘手。

 

吉尔菲艾斯凝视着躺在身下稀罕地露出一丝迷茫无助的少年,来自人类道德准绳下的负罪感几乎要将他整个人淹没。严格来说,妖精并没有年龄可言,也就没有所谓的成年、及冠。

妖精比起“生命”更像一个概念,它们是自然这一普遍意志的人格具象,与自然同生共死,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诞生也不会迎来真正意义上的死亡,没有性别同时也没有属于人类的种种欲望。也正因如此,它们的身体根据个体意愿可随意重构和再造,而由于妖精本身自我意识单薄,故而自然中生存的妖精极少有使用这种能力的,更多是与人类结契后的妖精会根据契约者的意愿对身体进行改变。这大概也是人类传说中的“海螺姑娘”往往如他们梦中情人一样的原因吧。

 

莱茵哈特身为妖精中唯一的颠覆者和“叛逃者”,他无疑个人意识极为强烈。不,就算在人类社会中,他的自我也足以被称为我行我素了。但他并没有使用过这种能力,他的模样即诞生时春之女神赠予他的光辉美貌,多年以来不曾更改。吉尔菲艾斯也曾好奇过,莱茵哈特是如此回答的:“美与不美与我的目标无涉,何必多加介怀?”

 

外貌美丑乃是生物在繁殖竞争中胜败的重要影响因素。就此意义来说,因永生而注定薄于延续种族的欲望的妖精的确不需注意它。然而莱茵哈特这样强欲的妖精竟然也对美丑毫不在意,只能让吉尔菲艾斯感慨于他践行目标时的高度集中力了。

 

可惜这样向来计划周全的莱茵哈特,也出现了不可避免的纰漏。

 

没有人告诉他与人类结契会发生什么,也没有人告诉他普通的魔力获取是不足以供给妖精的行动的。他们需要更深刻……更贴近人类的方式去获取魔力。这些事情,大部分妖精讳莫如深,因为妖精没有欲望,他们不能理解人类的繁殖行为,也更没有必要向幼崽提起。

 

这是一个彻底的盲点。

 

莱茵哈特一无所知,但他有一点是非常清楚的,吉尔菲艾斯的身体碰触到的地方能让他的痛苦和灼热稍微安定下来,他很难形容那种奇妙的感觉,吉尔菲艾斯就像一泓并不伤人的清泉,涓涓细流于他肌肤上淌过,将那些翻腾的恼人的邪物从他身体中赶跑。他死死抓住吉尔菲艾斯的手,两只流光溢彩的美目扑闪,无意流露一丝无措:“吉尔菲艾斯……”

 

“莱茵哈特?你是怎么了?有头绪吗?”吉尔菲艾斯担忧地压低了声音,空荡的房间内两个人身影交叠头部重合地贴在一起低声絮语,无意制造的暧昧悄然扩散。

TBC

评论(4)
热度(41)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