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莱】见字如晤(30天日更挑战DAY7)

盲狙全国卷一,写给未来的自己

社会主义革命夫妻吉莱(不)

 

亲爱的莱茵哈特:

       你好。我是莱茵哈特,2018年的莱茵哈特。我希望收到信的是你……但如果不是你,我希望是吉尔菲艾斯。为了后者的可能性,我想补一句,(此处有水痕)你好,吉尔菲艾斯,你还好吗?我希望你过得很好。原谅我言语的支绌,我竟然说不出什么动听的话了。

       我现在坐在离天安门广场几百米远的咖啡厅给你写这封信。这儿的咖啡很好喝,莱茵哈特,如果你看到了这封信,请和吉尔菲艾斯一起来吧。记得点这儿的冰拿铁,你会喜欢的。如果吉尔菲艾斯告诉你不要喝,别理他,真的是值得赔上嗓子的美味。今天是高考的第一天,整个北京都好安静。吉尔菲艾斯,你知道我在 莱茵哈特,我在想很多年前的事。

        我知道有人总是在心里说我眼里只看得见十公里以上的事,我要向你正名,莱茵哈特,我根本不是这样的人。我明明记得很清楚,从十岁那年开始,每件事我都记得很清楚,我只是不说。莱茵哈特,你要和吉尔菲艾斯这家伙说,他真是太小瞧我了!他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他以为我什么都没看见吗?我也许 大概 可能 的确疏于对某些事情的看顾,但我知道吉尔菲艾斯总是将我看得很清。而我也看吉尔菲艾斯看得很清。古人云,以人为镜,可以正衣冠,我透过吉尔菲艾斯的眼睛看自己,我又看漏了什么呢?

        莱茵哈特,你还记得吗?2008年,我和吉尔菲艾斯相遇了。2008年,那真是个多灾多难的年份啊。汶川大地震,我失去了我的家人,孤身一人在这场浩劫中活下来了,我还记得那年众志成城举国救援,我还记得多难兴邦,我还记得我站在天地空茫的废墟之中,他们都死了,只有我活下来了。我徘徊在人世间,像个本应死去的幽灵,因为性格太讨人厌了,被阴曹地府遣返了。我希望你记起最无助的时候,被那些舍命奔赴险地的军人们拯救的温暖,他们抱着你,大汗淋漓满身灰尘地奔跑,把你交给医生,然后你才拥有了此后十年的人生。我希望你记得这份感谢。还有更重要的,我希望每年五月十二,悼钟长鸣之时,你能在缅怀你的家人之外,记得为他们祈福。

        莱茵哈特,也是在那一年,我们被吉尔菲艾斯的父母领养了。我们很幸运,我们的祖上都是德裔,文化背景共通。叔叔阿姨都是非常好的人,我能被他们领养真的很幸运。阿姨的身体还好吗?叔叔的兰花还好吗?他真的很看重那些兰花,你要记得……算了,等你记起来大概吉尔菲艾斯都搞定了。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莱茵哈特,你要记得这个世界不仅只存在于十公里之上,还存在于每一个微小的个体。他们帮助了你,他们爱你,莱茵哈特,你是不是每时每刻都能拥有带给他们幸福的自信呢?我希望你能时时刻刻保持这种谦逊。

        那一年也不全是令人悲伤的事,一个故事的结束,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莱茵哈特,我知道你永远凝望着前方,你从不感到恐怖和畏惧,你比起被他人照耀,更想去照耀他人,但人类不能只活在前进之中。我们的人生,是由过去、现在、未来三者组成的。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有点难,但你会做到的,你会做得很好,我曾经错失了很多,你都会做到。

        和吉尔菲艾斯的相遇是我最幸福的事。吉尔菲艾斯,如果你在看着这封信的话,请你不要忘记,我永远爱着你。我从八岁开始,就一直爱着你。现在的我,也依旧爱着你。

        你还记得吗?吉尔菲艾斯,我们从八岁开始就一直睡在一张床上呢。那张床真硬啊,一开始硌得我有点儿腰疼,你那段时间不是总问我怎么捂着腰吗?因为真是太硬了,你竟然一睡就是这么多年!不过听说硬床对矫正脊柱有帮助,睡它的人身姿挺拔,好吧,我能怎么办呢?我又不想睡到别的床上去,我们总是在被窝里你推我我推你地打闹呢,最后惊动了阿姨,劳累阿姨守着我们睡着后才能离开了。后来我们俩都长高了,不能再挤在那张单人床上了,于是叔叔阿姨又添置了一张单人床在房间里。房间本来就不大,添了张床更显得狭窄伸不开手脚,你提议把两张床拼在一起,我们便又可以睡在一起了,空间也显得宽敞了很多。我那会儿没多想,现在细思,吉尔菲艾斯,你那会儿心思绝不简单吧?你小子,总是这样,你到底给我下了多少套让我钻啊?

        吉尔菲艾斯,你还记得那时候我跟你躲在被窝里讲鬼故事吗?我跟你讲丰都,讲成都的鬼打墙、猫老太,你从来没听过这些,这些都是我们那儿的都市传说嘛,结果我把自己吓得够呛,你倒是一脸无动于衷,你知道那会儿我有多郁闷吗?半夜我就做了噩梦,被吓醒,又不敢独自爬起来上厕所,你闭着眼睡得可香甜了,讨人厌的家伙。我挠了你好久,装作蚊子在你脸上这儿叮一口那儿咬一口,你是不是到一半就醒了!你别以为我没发现你有在笑!哼,谅在你最后还是爬起来陪我了,我就不提这茬了,我记得可清楚着呢我跟你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后来我们就一起上了初中呢。吉尔菲艾斯,你还记得我们包揽了连续三年的第一和第二吗?叔叔阿姨偷偷有跟我讲过,你以前从来不把心思花在学习上,总是得过且过,他们可担心你不适应中国的应试教育了。但我来了就不一样了——我就说嘛,吉尔菲艾斯,你很需要我吧?没我就不行吧 不过吉尔菲艾斯,你明明很有天赋,没有我你也那么强,你要相信这点。莱茵哈特,你要看好吉尔菲艾斯啊。这家伙看着什么都能做得很好,但总会因为过于在意我,而失却了分寸。吉尔菲艾斯,你自己的事情也是非常重要的,虽然私心我希望你能永远看着我,但吉尔菲艾斯,你终究首先是你自己呀。

        我们遇到了罗严塔尔、米达麦亚、奥贝斯坦呢。那真是一段好日子。直到高中毕业,我都是这么想的。我们五个总是班上最后几个离开教室的,直到夜色浓重,学校敲响关门的警钟,我们才匆匆收起课本离开。少年人总是很容易饥饿,我很怀念那个时候的胃口,吃什么都津津有味,我们会约着去吃小龙虾、香辣蟹,简单点就麦当劳必胜客,吉尔菲艾斯,你知道吗?我总是喊着要去吃小龙虾香辣蟹的原因是,我真的很喜欢你给我剥壳的样子。我没有说过吧,你知道我一直脸盲程度很严重,今天我告诉你,你真的特别帅。他们三个都嫌弃我们俩腻歪,但你不置一词微微一笑的样子特别帅,你默不作声仔细周全地递给我一碗肉的时候特别帅,你鼻尖渗出的细汗、你弯起的唇角、你闪闪发亮的眼睛、你鼓动的喉结、你宽阔的肩膀和后颈零落的碎发都特别帅。

        说到这个,你总是在校运会上被强塞一大堆项目呢。你还记得初三那年我突然不准你再去参加这么多,你却以小事一桩的名头拒绝了我的要求吗?我从来没有注意过他们的用心,我以为他们只是觉得你体育万能样样精通才请你劳动筋骨,后来我在做值日的时候,才听到那群女生在说吉尔菲艾斯报哪项才最显得出你的肌肉美。好吧,去他的理智,我就是不准你去参加那些。我当时不懂这份心情,只是鲁莽地要求你,你不能接受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我们冷战了一个小时,对吗?那是多么漫长的一小时啊,我从来没觉得那么难捱过,时间在我眼中总是流逝得非常快,我需要奔跑起来才能抓住它们。一个小时后我受不了了,吉尔菲艾斯,我不能接受你对我那样冷淡!我不能接受你宁可面对墙壁,也不愿意看着我!(此处力透纸背)吉尔菲艾斯,我们和好了,但不是因为我向你道歉了,而是因为你主动原谅了我的无理取闹。我要求……我希望你当时将那份要求理解为恳请,我实在不知道如何解决我的笨拙,我对你说,吉尔菲艾斯,永远不要和我冷战,永远不要。你说好,永远不会。

        那时候的我只是沉溺于这种安心,却不知你是个多么恪守信诺的人。但即使我知道,我还是会向你寻求它吧……你不知道你对我有多么重要,吉尔菲艾斯,我宁可背弃一切,也会成为你希望我成为的人。

        也是从那次冷战开始,我逐渐意识到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我不能再坦然地面对你的裸体,我知道你也是一样,对吗?不,你应该还比我更早,更早就喜欢上了我,对吗?因为你总是不肯我夏天像那些男孩子一样打赤膊,我穿大裤衩的时候你会刻意地不去看我的腿,对吗?我记得真的很清晰,因为我也是这样看你的,吉尔菲艾斯。你一定不知道吧,我总是把这些隐瞒得很好,真是狡猾啊。

        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对的。我想爱你,吉尔菲艾斯,我想爱你,但这是不正确的。班上的女生们讨论着那些虚幻作品中的男人之间的恋情,可你我都知道,真实的男人之间的恋情远比那些幻想来得残酷。我查了很多资料,那段时间是我用手机用得最多的日子,我总是扎在网上避开你的视线。我觉得自己很奇怪,吉尔菲艾斯,你的莱茵哈特应该是一往无前的,应该是没有任何事物能动摇的,他眼里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对啊,莱茵哈特就应该是这样的。但这又有什么不正确呢?我辗转反侧,不正确的不是我,而是我成为了你们家的孩子。

       如果我不是你们家的孩子,如果我没有受到叔叔阿姨的恩情,如果我们不是生活在此处、而是生活在同性恋能够被传统的父母接受的某一个大环境下,我会对你说,吉尔菲艾斯,请和我在一起吧。我爱你,我有信心,这不是一个只属于现在的诺言,而是一个延续到我生命尽头的誓言。

       我知道这是不正确的,但我还是那个莱茵哈特,那个只看着明天的莱茵哈特,我不甘心。我知道你也不甘心,吉尔菲艾斯。我为什么会爱上你呢?你就像另一个我一样,我们那么相像,不是说同性相斥吗?可是我也只能爱上你,你是我不可或缺的半身,我们共度了那么多个白昼黑夜、那么多个春夏秋冬。

       高一那年全国暴雨连绵一个多月,我们那儿也淹了。但是学必须得上,我们挽着裤腿淌过高至膝盖的洪水,帮那些个儿不够高的姑娘们渡过这汹涌的河流,你真是整个学校最有优势的家伙了,你说你怎么长这么高的?都是吃一样的东西,你喝多少牛奶我也喝多少牛奶,你吃什么肉我也吃什么肉,按道理我比你吃的肉可能还多些呢,毕竟那些虾呀蟹呀的大部分都进了我的肚子,怎么你就甩了我整整7cm呢?这可是7cm呢!我跟你说吉尔菲艾斯,甭想过这坎了,一辈子都过不去了啊,我一看到你就想到我缺失的那7cm,你就受着吧。言归正传,那段日子你得了多少姑娘送的情书?不过得夸你一句,你还是很懂事的,知道该一个不落地处理好了,我得夸奖你。

       但是吉尔菲艾斯,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微博小号吗?你自己从实交代你偷拍了我多少照片吧,有一条微博拍的是我扶一个女同学淌水的背影,配文是“我在这儿,心上人在那儿。人间绝色,英雄肝胆”对吗?吉尔菲艾斯,这样你还会说我一点都不关注十公里以下的事吗?

        然后我们在一起了。在连绵一整月的暴雨停下的时候,在洪水褪去的时候,在雨过天晴的时候,你亲了我。吉尔菲艾斯,那时候的你还真是青涩呀!和2018年的你一点都不一样。吉尔菲艾斯,看到这封信的你,又会是什么样呢?会不会变成我不认识的你呢?

        我们躲在学校的楼梯间拥抱,就连上课的时候我也总想侧过头去看你,然后我会撞上你的眼,我坐在教室的这头,你坐在教室的那头,我们跨越整个班级相视而笑,分享只有我们俩知道的秘密。罗严塔尔、米达麦亚、奥贝斯坦不再愿意和我们一起刷夜了,说是觉得我们有股恋爱的酸臭味儿,我们勾肩搭背笑嘻嘻说,是啊,就是恋爱的酸臭味儿,他们撇撇嘴不再提。我们躲在房间里接吻,在台灯下黏腻地吞吐彼此的吐息,但我们不敢像过去一样贴在一起睡了,我们在被子下小心翼翼地牵手,吉尔菲艾斯,你的眼睛多么美啊,我侧过头去看你,那只是两只眼睛,我却仿佛在大海中不断下沉。

        我们无比顺利地度过了高考,高考结束的那一天真的好热啊,然而比天气更酷烈的是遭到我们出柜的叔叔阿姨。我们被分开了。我走出了家门,想着让叔叔阿姨冷静一下,可是我没想到,我知道你也没想到,我晕倒在了门口。吉尔菲艾斯,你知道吗?我其实是有听到的哦,那人事不知的七十多个小时里,我一直有听到你的声音,一直有感受到你的温度。

        我醒过来已经是三天之后了。你双眼青黑,叔叔阿姨们也憔悴不堪。但这都不是最糟糕的呢,最糟糕的似乎还是医生下的那个判决书,遗传基因病,生存率20%,没有疗效显著的特效药,最好办法是进行手术,但是手术成功率极低,且即使侥幸存活,也很可能对大脑造成伤害。

        吉尔菲艾斯,那个时候你在想什么呢?你没有流泪,也没有恐惧,你只是挺直了背站在那里,眼睛亮得可怕,你在想什么呢?

        吉尔菲艾斯,那之后我们经历了很多呢。我总是躺在病床上不断发高烧,那该死的高热好像没有一个尽头,病危通知书一张接着一张,2008年我也有过这样接近死亡的时刻呢,但因为你一直握着我的手,所以一切都不一样了。我不再是徘徊于人世间的无家可归的幽灵,吉尔菲艾斯,我多么想永远永远栖息在你身边啊。你开过玩笑说我像某种神鸟一样爱惜羽毛又趾高气扬,如果我像凤凰的话,那你一定是我唯一的梧桐树,凤兮凤兮,归故乡。

       两年啊,这两年好长。我的身体已经亏空,只能将一切赌在那成功率不高的手术上。说来就是明天。所以今天我想出来走走,不好意思啊,避开了你,我想来天安门看看。

       吉尔菲艾斯,人生是什么呢?我又想起了2008年那句“多难兴邦”,短短的四个字里承载了多少泪水和鲜血啊。人类又是什么呢?我想,人类就是即使姿态难看、匍匐于地,也在不断前行的生物吧。我们活在这个世上,一点都不潇洒,可是那也很好,吉尔菲艾斯,抬头看,无数的星辰照耀着我们,那是我们总有一天会抓住的事物。无数个我们的坚定前行,无数个我们的仰望星空,所以人类才终能在一切悲剧之后,鲜血淋漓但也不可打倒地爬起来,迎向我们的明天。

       吉尔菲艾斯,你一定懂我想说什么。吉尔菲艾斯,我的爱人,我永生永世都爱着你,请你活下去吧。人生很寂寞,很艰辛,很无可奈何,但意义从不在脚下,而在身后。吉尔菲艾斯,你的灵魂将永远属于我,可是你活在世上,在一切之前,首先是你自己,是吉尔菲艾斯这一个个体。

       吉尔菲艾斯,我们走过了多么漫长的道路啊。这十年,你过得幸福吗?这十年,你有没有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呢?吉尔菲艾斯,你曾梦想着怎样的自己呢?如果那其中有我的话,就请你将那份人生计划稍微向后挪一下吧,你教会了我宽容与爱,所以现在,我要教给你自私与任性。把你的时间分给这个世界几十年吧,把你的完满和光辉分给这个世界一点吧,因为我们还有无限的明天可以相拥。

        吉尔菲艾斯,我站在2018年的6月7日向你问候,你还好吗?我一直多么想爱你啊,可惜时间不给我这个机会了。最后的最后,祝你一生安康,万事顺遂。我曾经觉得这几个字俗,现在想想,一场筵席至终,再是恋恋不舍,喉头滚动无数次,也只吐得出这几个字。这几个字,就蕴含了所有的我。

        珍重。我爱你。

                                                                                          莱茵哈特

                                                                                        写于2018.6.7

评论(18)
热度(34)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