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莱】欲向人间图一掷01(30天日更挑战DAY6)

原著背景,不是邻居的吉莱

设定非常微妙,试图用另一个角度去解释吉,以及一个设定微妙的莱,故事走向比较病和不一样吧,接受能力差的建议不要看,点开默认接受该设定,本人保留最终解释权


01

 

他真是个奇怪的人。

 

吉尔菲艾斯悄悄地侧过头去,端详教室顶角落里那个一半面容隐匿于逆光之中的男孩儿。他知道班上的人一定也在窥视他,他长得实在太好看了,没有人能舍得少看他一眼,但到底是怎样的好看呢,这个年纪的孩子是描述不出的。那虚幻美丽得就像浮在空中旋转一样的男孩儿轻飘飘向他虚掷一眼,吉尔菲艾斯有点着慌,好不容易才在急切地想要避开之前从不知哪个旮瘩角扒拉出了那点儿属于打架小霸王的骄矜,回以悠悠一笑。那孩子愣了愣,还没等他做什么,坐在他旁边的女孩儿就已经捂住脸尖叫起来。

 

老师怒提他起来回答问题,他方才满心满眼和那男孩儿角力,旁的半分也没听到看到。支吾几句心一横也就大大方方认了错,总归无甚好遮掩。老师态度缓和下来,和声问他刚在瞧什么呢,他小声说,没,就……好看。

 

哄堂大笑。他四下瞅瞅尴尬地挠着自己后脑勺也跟着笑了起来,余光有意无意扫过那个角落。所有人都在笑,除了他,只是微微昂起头凝视着站起来的吉尔菲艾斯,目光冷峻,与整个教室格格不入。

 

吉尔菲艾斯慢慢垂下手。他笑不出来了。

 

老师让他坐下,好好听课。吉尔菲艾斯从善如流。他不敢再回头去看那孩子,端端正正坐直了,手里捏着笔,脑袋里却想着那个眼神。

 

他为什么不笑呢?所有人都在笑,他怎么可以不笑呢?

 

这堂课余下的时间出奇短暂。或许也是吉尔菲艾斯绞尽脑汁地思考着这个无果的问题,才不觉得难捱,班长叫了一声“起立!”,他前面的同学腾地站了起来,他还脑子里一片茫然混沌,等到同学们开始鞠躬了他才慌慌张张一跃而起,糊弄着跟着喊了一句“谢谢老师”。老师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拎了公文包走了。

 

他前面的马丁转过头小声问他,“哎,齐格弗里德,你该不会是暗恋那个姑娘吧?看得那么入神!你知不知道老师盯了你好多次呢。瞧你那盯的,都快把眼珠子瞪出来了。”

 

吉尔菲艾斯笑笑,“马丁,你坐我前面怎么还知道得这么清楚?”

 

马丁噎了噎,大声道,“你瞧得那么入迷谁看不清楚呀。哎,你们都看到了吧,齐格弗里德一直盯着那个姑娘看!”

 

一群人围上来,七嘴八舌地调侃起这个班上无形的领头羊。吉尔菲艾斯没有在班上担任什么职位,但女孩子们都喜欢这个绅士诚恳还聪明的小伙子,男孩子们从前对他有诟病,说他和女孩子混得好,娘娘腔,被吉尔菲艾斯一挑多干翻之后就服气了。这么能打的男人要都是娘娘腔了,那被他干翻的他们算什么呢?直面了吉尔菲艾斯的实力之后,过去被他们拿来编排吉尔菲艾斯的原罪又变成了吉尔菲艾斯的优点,他们甚至开始说真男人就是该对女人绅士一点,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这也是吉尔菲艾斯无意造成的一个微小的影响了。

 

他们好不容易找到这个挑不出毛病的家伙的错,当然要肆意消遣一番,这会让他们觉得自己和吉尔菲艾斯的距离又拉近了很多。吉尔菲艾斯脾气总是很好,他向来擅长体谅他人远算不上恶意的心态,但今天他没有耐心应付他们了。他从人群之间的缝隙看过去,角落里的少女红着脸注视着他这边,而那孩子起身从后门出了教室。

 

吉尔菲艾斯脑子一热,站起来对同学们道几声抱歉,便冲出了教室。人群一时沉默。

 

“吉尔菲艾斯那家伙搞什么?神气什么,来找他说话是给他脸了,当自己谁啊。喊他一声齐格弗里德结果他还真不见外啊!”

“就是,刚不还偷看那谁来着么,就那审美,哈哈。”

角落的少女脸一下子刷白。他们还在高谈阔论。

“哎你们看他站起来那怂样没,他还跟着笑,傻不拉几的。”

“哈哈哈哈哈看了看了哈哈哈哈哈……”

“他该不是急着上厕所吧?用跑的,真是丢人哈哈哈哈……”

 

吉尔菲艾斯没有如他们以为一般走远。他冲出教室却发现那孩子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他不觉得自己会看错,那么漂亮的金发,他怎么会看漏呢?可就是不见了,那孩子走出教室的步伐明明那样不疾不徐。他听得到教室里那群人的声音,但那一个个含着不加掩饰的恶意的字句涌入他的耳,被他的大脑所解析,却没有下坠至他的心,而是上升至空气中,轻轻飘散了。他想,他应当是感到很伤心、很难过的,爸爸妈妈说人被中伤时都会这样,可是他却听见他的大脑用着无比轻快的语气对他的心说,齐格弗里德,原谅他们吧!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呢?他们是人,而且是人里最不懂事的孩子,你落了他们的面子,他们总要这样为自己找回场子。人都是这样,你知道的,你从来都不抱期待,所以你也一点都不伤心,对吗?

 

他的心这么回答了,你说得十分正确,也十分合理,齐格弗里德。这个世上,懂事比较早的人总是比较容易被刺伤,懂得比较多的人总是活得比较累。可齐格弗里德,你有能力懂得比这个“比较多”多得多,你怎么会受伤呢?你能把一切伤害变为拂面的风。但是呀,齐格弗里德,你明明抱有期待,你期待着一个不同的“人”,对吗?

 

他的双目在人间虚无目的地乱转,人潮来往,他站在走廊上,双耳不加遴选地聆听人世的语言,每个瞬间都被无限拉长,那些人的脸清晰刻印在他眼底,又被下一张脸涂抹,最终糊成一团意义不明的线条,他应当是听见了所有、看见了所有,可结果是他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只有他的大脑和他的心在他身体里时而低声絮语时而高声对话,谈论着人、人、人。

 

终究都是人。一个个,没有脸,没有名姓,没有故事,没有高矮胖瘦,剖析、解构、模糊、简化、抽象、定义、命名,终究都是人。人。人。人。

 

吉尔菲艾斯,为什么你能包容一切呢?吉尔菲艾斯,为什么你能坦然接受这一切呢,包括你的隐没,你的无为,你的平庸,你的籍籍无名?吉尔菲艾斯,为什么你这么温柔呢?

 

——“你站在这干什么?你刚刚不是在教室里被围得……喂。”一道耀眼金光扎入吉尔菲艾斯的双眼,吉尔菲艾斯只觉双目一痛,那日光般的辉煌在他眼底灼烫下一个不可磨灭的痕迹,他恍惚想,这是他第一次听到他说话,他的声音原来这样好听。他离他这么近,才知道那孩子原来和他差不多高,但也许是脸蛋过于精致,就像他某个远方表妹玩过的洋娃娃,他总是忍不住把它拿来和他对比,又觉得不过是个大号点的娃娃,也仍然是个孩子呀。

 

是孩子,他就有无数个高效的范例来应对。虽然刚刚有些失神,但他仍能挽回这场战斗。然而那孩子看了他脸上挑不出毛病的笑容,面露嫌恶,“你明明不想笑,那就不要笑了。”

“不……”

“想和我做朋友的话就不要这么笑。”那孩子,不,那金发少年粗暴地打断他的话,他皱了皱眉,“你叫什么来着?什么……吉尔……?”

“齐格弗里德·吉尔菲艾斯。你呢?”

“莱茵哈特·冯·缪杰尔。”

 

这是故事的开头。十岁的齐格弗里德·吉尔菲艾斯在心底很深很深的一个角落,深到谁也看不见、谁也触摸不到的一个角落,一笔一划地写下了莱茵哈特这个名字。他想了很久,又在旁边写下一行批注:是个笑起来很好看很好看的人。他是我的朋友。

 

TBC

评论(7)
热度(31)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