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莱】银河艳星02(30天日更挑战DAY5)

莱茵哈特和吉尔菲艾斯一前一后地走在回家的小路上。这颗星球上没有用以行车的宽阔车道,事实上,在交通工具以“任意门”,即量子空间迁跃设备与胶囊式便携地空两用舰人手一个的今天,车道是毫无意义且破坏自然的。地面上通常只提供行人通道用以满足那些还不愿意抛弃散步这一古老乐趣的人们。

但有这样的需求人群也在逐渐减少了。医疗技术解决了人类的肌肉萎缩、发胖、甚至亚健康,而智脑推行的人体重造工程能为每个人设计打印出最符合期待值和普遍美学的身体结构。故而帝国如今已罕见外貌丑陋或老去的人了,智脑以既定的运算框架重塑圈死了人类的审美。最近的技术甚至已经发展到再现妖精、龙等幻想种的地步,但由于其破坏力过大被严格管制。

吉尔菲艾斯和莱茵哈特大概是这个世界最后还保留着锻炼习惯的人了。他们也曾接受过人体重造工程(这项工程帝国公民每年都必须接受一次),但检测结果却是他们的基因已经为他们选择了智脑可以计算出的最优构造,再进行修改反而画蛇添足了。这似乎是件值得骄傲的事,但也意味着吉尔菲艾斯和莱茵哈特无法像常人一样通过人体重造工程将身体保持在最佳的状态,而需要通过合理科学的锻炼手段来达到身体的最优状态。

这不是件易事,尤其当你挥汗如雨的时候,所有人都在享受人生,那么基因带来的特殊待遇也不再使人高兴,因为它带来的麻烦比那一时的优越感要长久得多。

对吉尔菲艾斯来说,正是因为有着莱茵哈特的陪伴,所以并不觉得这段日子难捱。他懂事得比莱茵哈特早,莱茵哈特在大部分生活琐事上总显得迟钝,两人的相处总有一个要成为另一个的补足,吉尔菲艾斯便自觉地揽过了这样的重任。

帝国的幼儿在结对之后就会被随机分配到帝国的各个星球上生活,当然,为他们配备的代替过去父母职能的机器人是不能少的。吉尔菲艾斯和莱茵哈特在一岁时来到这儿,直至今日,已经在这颗星球上生活了十一年了。帝国公民在十二岁时身体发育智力发育水平相当于过去的十八岁,故而十二岁即宣告成年,判断为具有完全行事能力的成人。十二岁相比他们近乎永生的寿命实在是不值一提了,事实上由于人工智能的看顾和服务会贯穿人类的一生,而社会资源极度过剩,加上寿命悠久毫无危机感,帝国公民心理的真正成熟也许要到八十岁甚至更多,还有许多人终其一生也不曾成熟。

这个国家,或者说这个人工智能掌控下的社会,把人类当成只会任性地提出要求发出抱怨、得不到满足便嚎啕大哭的婴儿豢养着。

虽然莱茵哈特和吉尔菲艾斯不约而同地知晓人类的今天,人工智能是无法脱罪的。正是人工智能的诞生,人类才成为了无需使用大脑的家畜,但真正意义上的“人类”又怎会对家畜产生好感和敬意呢?更何况求助于人工智能的,正是人类自身,无法摆脱懒惰和享乐天性的,也是人类自身。即使今天的人类就像集体心志退化到了需要母亲无时无刻不抱在怀里哄着喂奶的婴儿,这也是双方达成共识的结果,社会是在人类自身的愿望和人工智能的无所不能下变成了今天的模样。莱茵哈特和吉尔菲艾斯痛恨这样的社会,却无法单纯归咎于任何一方。或者说在他们心里,倒是人类自身需要承担大部分责任。

他们无法规避责任,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比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的人类都要成熟。人类与禽兽的分别,在于人类有善性,行仁义之道,而不放纵天性。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类”。事实上对他们来说,比起如同家畜一般的绝大部分同类,照顾他们长大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安妮罗杰”远远亲近得多。

一岁的结对典礼后,他们就被分批送入了量子空间跃迁设备,跨越数百万光年来到了帝国边境上的这颗星球。而在帝国给他们分配的房子里将一切都安排妥善,亲手制作了一桌好菜为他们接风洗尘的就是安妮罗杰。

它没有名字。莱茵哈特和吉尔菲艾斯把那天记得很清楚。他们也是像今天一样,一前一后走在这条小路上,但那天是因为莱茵哈特想要顺便观察一下他们未来的家附近的情况,便拉着吉尔菲艾斯提前收起了胶囊式便携地空两用舰,提前下了船。

那天碧空如洗,万里无云,东风长笑,草色青青,他们携手远眺,天地一片澄澈宁静。吉尔菲艾斯默不作声收回视线,又在瞥到莱茵哈特那双煜煜生辉的眸子的瞬间被深深虏获。那个孩子鎏金碎发轻柔摇曳于凝固的时光之中,苍冰双瞳如纳万千星辰之辉光生动明净,闪动着期冀的花。他嘴角微挑,眉目天真,一个侧首转向吉尔菲艾斯,他的笑容里包含了许许多多的情绪,平和的喜悦、纤柔的满足、微小的幸福。只是他的一个笑容,就足以将吉尔菲艾斯心底那点不便与人言说的忐忑抚慰。

“回家吧,吉尔菲艾斯!”
“嗯,回属于我们的家。”

那是属于他们两人的小小的家。打开家门,安妮罗杰会站在玄关微笑迎接。那是个女性外形的机器人,莱茵哈特自作主张地给它取名叫安妮罗杰,它很快明了了莱茵哈特的言下之意,眨眼之间便将外形重塑为历史上安妮罗杰女大公。莱茵哈特对它——用她称呼或者更为贴切——极为亲近,他唤她为姐姐。吉尔菲艾斯有时候会思考莱茵哈特这种对历史中的恺撒莱茵哈特的执着到底来自于何处,终是无解,这更像是一种直觉,又像一种超越,背后的种种微妙情绪外人难以体会。

安妮罗杰照顾了他们十一年。对他们来说,安妮罗杰的意义远超其他,她就像他们真的家人一样,是他们可敬又可爱的姐姐——她和他们真正的姐姐又有什么区别呢?这世上谁不是孑然一身,她会在他们锻炼归来时为他们准备好两条干净柔软的毛巾,会在他们挑灯夜读的时候为他们泡上两杯冒着热气的咖啡,会在他们直接趴在桌上睡着时将他们抱去床上再给他们掖好被子——她就是他们真正的姐姐。

他们依赖她。他们习惯于这样的每一天,他们三个,坐在一张桌子前,用着安妮罗杰为他们准备的晚餐。安妮罗杰不食用人类的食物,但她仍会和他们一起,托腮陪伴着这两个孩子,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今天的学习。

她听到莱茵哈特说起那位仅凭一言就改变帝国无数星球的黄昏的偶像,有意无意道:“莱茵哈特若是真如此讨厌被他们影响,那便反过来,去做个影响他们的人就好了。”

莱茵哈特皱皱眉,没有马上对这句话作出反应。他转向吉尔菲艾斯,“吉尔菲艾斯,你怎么看?”

吉尔菲艾斯默然一会儿,“莱茵哈特,权力即是一些人对另一些人造成他所希望和预定影响的能力,是吗?”

“既然如此,你想做到的,其实很简单。”他顿了一下,“你知道这个答案,莱茵哈特。”

“……我不喜欢这个。我觉得应该有更好的选择,本来应该有的,对吗,吉尔菲艾斯?”莱茵哈特放下刀叉,那张艳丽的面容上凄然又痛苦,他忧愁敛目,简直要将吉尔菲艾斯的心脏也揉碎,“你说得对,吉尔菲艾斯,这个社会里没有更好的选择了。政治、经济、军事都不容插手也毫无意义,人类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我只能接受。”

“今天的权力,就是话语权!人们对他们的偶像所言不加分辨,全盘接受,偶像的喜好就是他们的喜好,偶像的敌人就是他们的敌人,偶像的利益就是他们的利益。把持到的粉丝越多,话语权就越大,权力也就越大。这个社会没有给我别的选择,”莱茵哈特喃喃,“我只有这条路可走。但吉尔菲艾斯,我们都知道,这个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这是错误的!他们或许过得很舒适,或许过得很快乐,但错误就是错误,不会因为人类的感受而被扭曲为正确。”

“莱茵哈特……”吉尔菲艾斯凝视着这个少年。他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们一直在试图寻找这之外的出路,他们废寝忘食地学习,他们翻遍了军事政治经济甚至宗教哲学,试图寻求一条行之有效的道路改变这个一潭死水的世界,然而他们无法不承认了,这是全人类的败北。

而莱茵哈特,会为了他自身既定的命运挑战这个腐朽的世界。

“吉尔菲艾斯,我决定了!”那个少年总是这样。一旦决定了就不再回头,既不给自己留后路,也不给他的红发挚友任何说“不”的机会——吉尔菲艾斯爱着这样的他。少年猛地抬起头,他眼里的光从来没有消失过,吉尔菲艾斯想,即使是这样痛苦无奈的退让,他的火光也从未熄灭,“我要成为银河帝国第一巨星——”

“——这个世界,将只为我而转。”

TBC

评论(7)
热度(34)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