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蔺苍蔺】沧海明玥

嗨呀每看一次哭一次…感谢太太

长路之光:


前言:沧海明玥,是谜城后半部分里弦首所用之招。云流萍踪,证道大会上蔺无双以此招取得明玥。攻受无差,因为根本走不到那一步(。还是那句,不喜勿入。





正文




剑意,携着滔滔不绝的金光雾气,破云而来。


“云流萍踪——!”


 


“……大致便是如此,好友,你在听吗?”


一声不大不小的轻唤,将不知沉溺于何处的苍拉回现实里。


“抱歉,”他闭了闭眼,使自己清醒起来。


“你又走神了,”这么些日子过去,蔺无双好似也习惯了对面之人这说来就来的不在状态。


“稍微有点心绪不宁,”苍皱了皱眉,抬手抚上自己隐隐作痛的额际。接连几日,脑海里总是不间断浮现对面之人使出云流萍踪的片断情景,破碎而零乱。不过,这些细节暂时还不用说与他听,“大概是……近日里事务过于繁杂罢了。”


闻言,黑发道者却好似听到了什么好笑之事,嘴角高高扬起,“吾虽不是玄宗之人,却也在这封云山上叨扰了好些时日。苍,别以为吾真不知每日里翠山行抱来的那一摞摞卷宗你究竟看了多少……”语毕,蔺无双捧起茶盏,难得带了些揶揄地看向对面的玄宗六弦之首。


面对如此调侃,紫衣道者高深莫测的脸上满是坦然,答道,“自然是都过目了,不信?好友你可亲自翻阅,以证吾所言无差。”


“哈……”抿了口茶,蔺无双但笑不语。


“依你方才所说,这云流萍踪原来是受他人启发所创……久闻练云人乃苦境道门不世之器,可惜始终无缘得一见。”敛下眉目,苍把话题引回原来的轨迹。


蔺无双闻言怔了一下,竟有些许发苦地笑道,“是啊……若非不世之器,明玥怎会只为她一人所出。”


闻言,苍内心了然,但平日里如古井一般的心绪里,也渐渐掀起了一阵异样的波浪。挥袖取了怒沧,双手轻抚琴身纹理,这才感觉心底的那股烦躁慢慢低了下去。


这一串动作来得突然,却也没引起陷入沉思的蔺无双的注意。等他回过神来才恍然发觉,琴声铮铮,已划破封云山天际。满怀冷落好友之歉意,他立即宁了心绪,闭目静听。


 


春日里的微风,习习拂过草际飘入亭里,和上最后一个尾音,淌进听琴者心。


“起初悬而未绝,晦明起伏,曲折忐忑不已。而后由滞涩入疏朗,柳暗花明,海阔天青……此曲何名?”


“……吾近来新谱的,未来得及赐名。”


“那就等好友琢磨好了,再告诉吾便是。”


“好。”


 


次日。


涛声拍岸,明月西沉。金乌尚存海内,天光尚未大亮。


但看似寂静无波的天波浩渺里,已震荡起了只有习武之人才能察觉的凛冽剑意。


顾不上梳洗,散着三千烦恼,苍踏过门槛,来到屋外一片寥廓的天地之间。只见一人携一剑,浮于半空之中。而那本应飘渺无踪的云雾,则自那山间海上,悉数汇集于这一人一剑周身,合着持剑之人的真气,化作一轮似隐似现的太极法印,流转无声。


猛然,那太极印却好似突然失却了踪影。散开的真气与云雾被那半空之人一掌拍入剑身之中,雪白的锋刃一阵低鸣,直指西垂明月,破空而去。霎时,剑劈百尺浪,水击三千里。一时之间,高远缥缈如月轮,竟也似是无所遁形。


可人力,终究是违逆不了自然天命。


劲消气尽,大势已去的剑锋只好调转,重新飞回自己的主人手里。明月高悬如故,唯留波浪不息。


收了剑,蔺无双闭眼单手掐诀,压下翻腾不已的真气。


“明玥何苦为难明月。”


一声喟叹,伴着脚步逐渐接近。蔺无双睁了眼,远远见着苍踏涛声而来,散发紫衣。


“哈,”卸下气劲,足尖落地。


行至三尺之远,苍歇了脚,问道,“这是好友新创的明玥剑招?”


“昨日听了弦首一曲,半夜里灵思忽现,便有了这招。”对方坦言。


“这回换吾问了,此招名唤?”


“气破沧海,剑指明月,就唤作沧海明玥。再者,也是因好友一曲而悟出的剑招,吾将弦首之名藏于此招里,记你一份情,还望好友莫怪。”


投来的征询视线,真挚而坚定。尚未束起的发丝掩去晦暗不明的神色,苍翕动嘴唇。


“自是无妨。沧海明玥,好名字。”


 


再一日,便是告别。


“叨扰数日,蔺无双就此——苍?”


“吾有一言,藏之肺腑许久,多日以来一直未曾告于好友。”


“直言无妨。”


“……你一生有三劫,相同的考验,一念之间将使你后悔。 ”


“这几日你心绪不宁,竟是因此……”


“天命难测,虽是既定,不代表无转圜之地。”


“道法有常,天理无常。若这是蔺无双的命数,吾受之何妨?只是……”


“只是如何?”


“只是……苍,你擅窥天道。可窥得一二容易,逆天改命却是难中之难。吾孑然一人,尚有三劫在身,而这封云山上上下下百千道子……你是重情之人,又肩负六弦之首之责任。你之道路,必将艰辛于吾蔺无双一人百倍、千倍。”


“……”


“而且如你所言,命数,总有转圜之余地。但天地不仁,或许总会有那么一日,无余地可走……好友,你当知吾所劝为何。”


“好友之言……苍,谨记于心。再会。”


“再会。”


 


后来。


云雾缭绕,耸立的萍山之上,一曲方尽,余音袅袅。


白衣红缨的抚琴女子悄悄拂去眼角的水汽,歇了手,又是平日里的坚忍刚强。


视线萦绕于眼前的灰碑青冢,背对着抚琴人久久无语的黑发道者一问出声,“这首曲子,弦首曾奏于吾听过……只是至今仍不知它唤作什么名字。”


闻言,赤云染眼底又是一片湿润,她赶紧用力把这不争气的东西给闭了起来,答道,“……送君一曲相思断。”


“原来……如此。”


送君一曲相思断,原来如此。


 


再后来。


“啪——”怒沧琴,断了一根弦。


一曲中断,苍恍然抬首,却撞上了一张脸,一张双眼红肿、紧咬唇齿,却不改顽强的脸。


赤云染,他从小看到大的师妹,坚强果敢。自其入玄宗那日起,苍就没见过她流下一滴眼泪。


他说,“你回来了。”


闻言,道子像是突然失了所有强撑的气力,如玉的脸庞一瞬苍白,泪如泉涌,却终是没落下来。


“大师兄……”久违的称呼,如今的小师妹,平日只唤他弦首。


“怎——”这次,苍没继续问下去,他看到了赤云染自背后取下之物。


她说,“他让我转告弦首……预言成真。”


“……他还说了什么。”


“他还说……蔺无双,今生含恨……”


这一次,终是没忍住。泪如连珠,打在手中捧起的明玥上。剑鞘上未擦尽的血迹,部分溶进顺着纹路淌下的水珠里,沿着鞘身一路向下,本应滴入尘埃,却被横出的一只手接下,握紧。


“他让你……把明玥交吾。”


得到的回答,只有点头。


闻言,他接过血泪斑驳的明玥。“……下去休息吧。”


“……弦首节哀。”


 


白衣红缨的身影,终于消逝在视线里。


偌大的天波浩渺,终于只剩了他一人。


“……吾也曾心中期盼,” 紫衣人启了口,却不知是向谁说,“……能为往日友情,再来探望老友一面。”


“但你说……有缘自然相会,无缘一切随心,无须强求。”檀香扰扰,升腾起的袅袅烟雾,遮住了亭中人之神色。隐隐约约,只见苍一振衣袖,收了琴与明玥,步出亭中……一步一步,来到沧海明玥初现的那处。


一人,一剑,一轮明月。此时此景,之于天地,仿佛一切都尽如那日,未有丝毫差异。


“……你说总会有那么一日,天命不留人任何余地。”又是喃喃自语。


“可是蔺无双……好友,纵使这天这地不留于吾半分余地……”语音未落,伫立未久,苍却只觉身躯沉重、沉重得好似快陷入了泥泞而潮湿的土里。话未言尽,他便转身折返。


返回,恰是逆向。滚滚的海风夹着厚重的腥味,席卷而来。面对扑鼻而来的异味,苍却是卸了护身罡气,不躲不避。茫茫天地间的涛声风声,弹指间通通不见……只余一声,通天彻地。


“……白虹贯日扫魔荡,明玥当空照古今。”


 


注:文中部分台词引用自原作口白。黑体为引用部分:


刀戟二33集


蔺:吾明了。有一事也请你答应。 
赤:何事? 
蔺:如果吾有一天不幸,请代我将背后这口明玥,转赠弦首。 
赤:这……我可以引你一见弦首。 
蔺:不用了。有缘自然相会,无缘一切随心无须强求。 


刀戟二34集


蔺:……吾在浩然居长久独修,这段时间,心知她一掌打出魔君之心,也知她现世之事。吾在心中期盼,不告而别的人,能为往日友情,再来探望老朋友一面(转向墓碑)……谁知一别成永隔。蔺无双终究是勘不破这关。一切皆是吾一厢情愿…… 


刀戟二35集


 (蔺无双瞬间进入回忆) 

背影:你一生有三劫,相同的考验,一念之间将使你后悔。 

(回到当下) 



评论
热度(31)
  1. 苍音掀涛洗星辰长路之光 转载了此文字
    嗨呀每看一次哭一次…感谢太太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