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中心】山河永寂 03

03
大道之下,五行生克,万种体质应运而生。欲求臻仙之境,非取最适之路不可。然各人际遇性情均不同,上上之选,仍是自创功法一途。此途虽难如登天,然求仙问道之人,何人不是野心勃勃,以渺茫人力搏一线长生之机?万千道修,趋之若鹜。而为自创功法,需阅览大量古籍以体悟自身,避免作空中楼阁,宏伟壮阔,旋即则塌。玄宗之所以为道境第一大宗,其中一底气,正是在于其最是丰富完满的古籍收藏。
不过,对于外门之人,所开放古籍仅有一小部分。当然,达到一定程度的实力之后,也可特别开放内门古籍供使用。不过这浩如烟海的无涯宝藏,暂时与甫入学的苍无干系了。
且说外门这日开课,正逢春景大好,万物新生。迎春花簇簇丛丛,流泻琳琅。这年玄宗入学二十三人,都是五六岁的娃儿,其中最小的就是苍。玄宗学风端正谨肃,罕有争斗欺凌现象,长幼之间亲如手足,师姐师兄亦对苍爱护有加。都是温软甜糯的团子,排排坐于潋滟春光里,叫辜道长好不心喜。
还有一会儿便正式开课。苍慢吞吞儿挑了把板凳儿,一推一挪地移到众师兄师姐怜他个矮,为他预留的最前排。辜清鸿闲适地瞅着动作最慢的孩童闷声干活的模样,小孩儿额上沁出薄汗,显得有点吃力,不过面上又有一种殊异的安之若素。他颠颠儿坐下,抿直了唇,没甚表情,正襟危坐。
玄宗道士,生活简朴,只要有自理能力,均是自食其力。便是刚入学的幼童也不例外。故而师兄师姐虽对苍多有照拂,师长面前也不敢发扬爱幼精神。只是见白团子顺利料理了自个儿,均暗自松口气。
谢天谢地,没磕了哪儿。这板凳是个小,但实木材质怎会轻巧,让个一岁的宝宝来搬,也太为难了。
辜道长亦很满意。此子心性不骄不躁,端正坚定,又天赋卓绝,假以时日,必成玄宗砥柱。不过那也是后日的事了,人事无常,谁猜得到呢。未多想,他拂尘一振,提音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道祖老君开篇十二字,定吾道者根基。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何解?”
辜道长顿了一下,“此句之意,我不求你们现在答出。待本季课业结束,你们须交份答卷与我。”
弟子间爆出一阵窸窸窣窣的私语声。毕竟幼儿,天性难抑。辜道长无视之,继续道,“《周颂》有云,维天之命,於穆不已。於乎不显,文王之德之纯。此天之命,即天之法则及方向,吾等道修谓之‘天道’。天道之幽远深邃不休不止,人不能查。后文之谓文王,是赞文王之贤德,有如天道般伟大,庇护万民。天道与文王二者相连,是为何意?”
一师姐怯怯举手,苍略偏头去看,是念稚师姐。“文王执政,主宰万民命运,有如天道。是……是说,人也可以当天道?”
辜清鸿莞尔:“此时不应用‘当’一字。人也可以挑战天道,干涉天道,改变苍生的命运。吾玄宗门人,须谨记在心,不论是求仙问道,还是探寻天道无穷、道法玄妙,俱不可忘记天下苍生。”
“吾等修道者,之所以可问长生之路,是因为道境万里山河芸芸众生的养育。黎民百姓,手无寸铁,无我玄宗门人匡扶正义,这天下,又要起多少干戈?”
念稚师姐问道:“师长,我听说玄宗与异度魔界时有征战,许多师兄师姐就葬身其中。得以求仙问道,是因为我们天资卓绝。我们也没有用到他们的钱财,为何我们要为他们付出那么多?”
辜清鸿拍拍手,“问得好。此问将贯穿你们终生。吾等生为人类,幸而有了思想,因而痛苦,因而喜悦,因而选择。大道无形,然何者是我们自己的道?是善是恶,是出世是入世,吾等必将一生徘徊在两个极端之间,做出选择。”
“天命既定,难以更改。然而天道之下,也有一线生机,吾等人力渺茫,却可以寻找到那仅存的生机,为苍生存续而战。如何寻找到这份生机,当改变命运的时刻来临之时要不要踏出那一步,是抗争是放弃,皆是选择。”
辜清鸿顿了一顿,“吾等道修,无佛修所谓心魔。类似者,乃天劫。盖因道修根源,乃问道求机,故生此果。于道修来说,最紧要之事,莫过于寻找到属于自己的道。是善是恶,自有天证。诸君,共勉之。”
辜清鸿又讲了些抱元守一的基础,苍待在玄宗一年,为自行梳理大量涌入体内的灵气,早精于此道。当师兄师姐们正在跟着师长学习之时,他蹲在一旁,捡了块石子,在地上歪歪扭扭磨出一个“道”字。
文来师兄正练着,余光瞄见他写了个道字便停下来,呆呆傻傻地盯着那字没完,走了神,小声叫道:“苍,你看什么呢?”
苍不紧不慢地回了头,努力瞪大了眼睛,看着很认真的模样:“体悟。”
文来师兄噗嗤一下乐了,“得了,别这么瞪眼睛,瞪着也大不了,更好笑了。”
苍无辜地说,“是念稚师姐说要我睁大点的,不然看着总像睡着了,容易让人误会。”
“别听她的!她就是逗你玩儿呢。”文来师兄摸摸他的头,“小师弟就是小师弟,眼睛小也是小师弟。苍什么样都有师兄护着,怕什么?再说你眼睛多小我们还不清楚么?”
“苍本不觉得眼睛小有什么奇怪的,”苍慢吞吞道,“结果师兄说一句提一次,倒让苍有点郁闷了。”
文来师兄一阵闷笑,很是得意愉快地揉了一把小师弟的头。苍瞥了他一眼,也弯了弯唇。笑罢,文来师兄问他:“你说你刚刚在体悟,体悟出什么名堂了么?”
苍摇摇头,又挪回原地,盯着地上那个丑得很有创意的道字看。文来师兄瞄了眼师长,见他正在教导其他人,心下一宽也跟着蹭了过去,咋舌道:“嗨呀我的小师弟,你就不准备练练你这手字么?”
“苍已安排好了,每日练习。”苍顿了会,又道,“只是暂时没找到好的字帖。正打算去问问延明师长。”
延明师长……文来师兄想到了什么,瞅瞅满脸认真的小师弟,想想还是把话憋了回去。相信小师弟的审美,应该没事的……吧?
“文来师兄,你有什么想法吗?”苍听他半晌不出声,抬头问。文来师兄回神,“道啊……刚刚听念稚和清鸿师长讨论,我也有点想法。不过,现在还太不成熟,待我自省和更多学习,我必会有新的想法。待到那时再跟你讲。”
苍点点头。文来师兄看着他信任的目光,哈地一声,“但我想,我应该会选择为天下人护法吧。”
苍低声道,“文来师兄还是六岁的孩子呢,不必想太多。”
“玄宗最没资格说这句话的就是你好吗小师弟。”
时至中午,放了学,苍跟着师兄师姐们去食堂用膳。一般玄宗门人,辟谷在十二岁左右。故而内门不设食堂,而外门有食堂。落了座,师兄师姐们开始激烈讨论起下午要做什么。
每日上午,皆是讲学。到了下午,总是自己安排。通常是阅览典籍,打坐修炼,练武比试,钻研琴艺,外门众师长开的选修课程,以及根据个人特殊要求,进行的如练字、玩耍之类的活动。
不一会儿,师兄师姐们就三三两两决定好了下午的安排。念稚师姐和文来师兄也来问了苍要不要跟他们一起,苍还惦记着那个道字,婉言谢绝。
下午春风旖旎,苍心情颇好地望了眼万里无云的天空,敲响了赵延明师长的房门。
赵延明师长生性散漫,故也不曾和其他师长一道,开甚么特殊课程。要按他的想法,最好是每日混吃等死,逍遥此生。可惜既然做了外门师长,便有其责任在。他又不舍得离开玄宗去云游四海。玄宗门人,往往对宗门感情深厚归属感强烈,不到一万不会抛弃宗门。而要外派去他地旅游,又总有任务在身,不舒坦。倒还不如做个闲散的外门师长,平日里教教书带带孩子,看着玄宗的小树苗们茁壮成长,反正小树苗们自个儿照顾得好自个儿,倒也是一大乐事。
门开了。延明师长正侧躺在榻上看话本,边咯咯笑着,悠哉得很。苍进来端端正正行了礼,也不着急,待延明师长看够了,放下话本,方对他说道:“师长,我想问问您有没有字帖。”
苍也算一手被赵延明带大,故与他最是亲近。延明师长没什么形象地撑着头,说:“
我又不需要练字,哪会有什么字帖。”
苍瞅着他不作声。
延明师长被他看了半天,终于崩不住了,“行了行了,别看了,去把我书架上那本红色的册子拿来。”
见苍转身去寻,延明师长忍不住嘟囔:“你怎么就知道上我这寻了。”
苍平静道:“您孩子带得最多,最可能有此物的,当然是您。”
延明师长翻了个白眼,“苍,你才一岁,还是个宝宝,傻一点,师长才会觉得你可爱,知道吗?”
“是,师长。”苍应了一声,不过看那样儿,赵延明暗自掂量,估摸着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苍这孩子,别看才一岁,主意大得很。老练成熟得不像个幼童,真真怪怪。
赵延明爱好读书,不论是什么书他都心喜得很。他的书足足堆满了一个房间,苍转了半圈,目光忽然瞥到角落的一本册子,心有所感,伸手取下。
此书名,《七佛灭罪真言》。
赵延明见他停下,伸头看了看书名,“哦,这本书啊。怎么,感兴趣?”
苍指腹摩挲着书名,他皱皱眉,“不,是心忽有所感。此书或与我有什么关系。”
“此书是当年我去万圣岩交流学习时拿到的。虽是万圣岩的顶尖武学,不过万圣岩并不私藏,听说是因为能习得此书武学之人极为稀少,已经几百年没出现过了。旁人强行学习,还会导致走火入魔,沦为废人。”赵延明道,“我也曾想过,此书如此大量抄录,广为传播,或许是在寻找万圣岩的天命之领袖。”
“天命之领袖?”
“是,上一位习得此书武学之人,几百年前的万圣岩圣尊者。他牺牲自己,身死道消,甚至未能进入轮回,换得万圣岩度过了覆灭天劫。如今或许是天劫又至……”赵延明的眉宇间染上一层忧虑,“若是少了万圣岩,异度魔界必将势大,趁隙压境。”
“《七佛灭罪真言》……圣尊者……”苍闭上眼睛,识海之中,一阵狂涛浪涌,由天地间传来的玄妙之感灌入天灵,笼罩全身,仿佛在提示他此名与他之天命有莫大干系。
不要急,时机成熟之时,必会相见。
他定定心神,将书插回原处。
而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和毅力。

TBC
嗨呀卡文卡成智障
我知道很OOC,就,将就着,看看……呗?以后再改(。

评论(2)
热度(9)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