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莱♀】玉楼春•断章一

attention!
莱茵单方性转,是女孩子!!!!女孩子!!!!
BG!!!!BG!!!!
OOC!!!!OOC!!!!

凌晨十二点,伯伦希尔除却士兵巡逻的脚步声,一片寂静。伯伦希尔只需两天便将抵达一线战场,此时正是叛军最可能采取单兵突袭的时候,整个伯伦希尔被大公吉尔菲艾斯布置得固若金汤。忽然,皇帝的起居室一阵痛呼响起,还不等士兵上前敲门确认情况,红发大公便急匆匆走出房门,罕见焦灼喝道:“医生还没来吗!?陛下要生了!”

士兵们面面相觑,一时愕然不知如何回应。只听房内一声惨呼,“吉尔菲艾斯!你在哪……吉尔菲艾斯……”

“莱茵哈特大人!”或许是太过焦虑,这位红发大公全然忘记尊称皇帝为陛下,反射性吐出二人独处时的爱称。他回头去匆忙叮嘱士兵速速将御医请来,便反身三步并作两步进了房门去安抚皇帝,“莱茵哈特大人,我在这、我在这,莱茵哈特大人……”

莱茵哈特勉强睁开一条眼缝去看吉尔菲艾斯,好从她的丈夫身上汲取勇气和信心,她实在太痛、太痛了,远远超过她的想象的疼痛将她的大脑切割成无数遍,以至于她完全无法正常思考:“吉尔菲艾斯……疼……”她声音软糯,就像回到了遥远的幼时,但即使是那时她也从没有向吉尔菲艾斯呼痛过。这个女人仿佛生下来就是刀枪不入般强悍,只在吉尔菲艾斯面前展露羞怯的花骨朵。然而面对生育的苦痛,饶是她也无力逞强了。

她就像陷入一场孤立无援的战争中,四面楚歌、退路断尽,她从没有遇到过这样惨烈的状况,因为不论何时何地吉尔菲艾斯总会陪在她身边与她共进退,刀山火海在情人的目光里也能化为不堪一击的纸老虎。但方才吉尔菲艾斯的离去,让她深深惊惧了,她甚至错觉这催命的疼痛要将她与吉尔菲艾斯分开,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下到地狱她四下顾盼却看不见她的半身的眼,那才真是拔剑四顾心茫然。

吉尔菲艾斯心痛万分地握上她的手,恨不能代她受刑。这个银河最为强大的男人此时此刻热泪盈眶满心慌张,他甚至想要一台时光机,好叫他拉住那日让莱茵哈特受孕的自己,一切出自本能的炽热爱欲一切延续生命的渴望在莱茵哈特的痛苦面前都如此微不足道,他祈祷,他恐惧,他虔诚许愿,向他一生的好运。既然他的好运让他得到了唯一的黄金天使,就请不要将她夺走吧!

……

两天之后,伯伦希尔返航,对伊谢尔伦的攻击暂时中止。十日后,帝国皇太子宣布诞生,由于皇帝身体不适不能出战,对叛军的征服推后一年。对此,杨提督表示一定要为皇太子满月庆祝,并重谢最大功臣帝国吉尔菲艾斯大公殿下。

评论(12)
热度(37)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