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莱】深海少年01

北海巨妖吉x人鱼莱

那是仅存于安妮罗杰所述睡前故事中的怪物。通体剔透光斑流离跃动,色泽如血红珊瑚般艳丽,触手蜿蜒飘荡水中一眼望去竟不知长几何,头部巨硕扁平却并不叫人恐惧,倒是衬上那两颗水汪汪的碧蓝大眼显出一份温厚滑稽。安妮罗杰说,那是沉眠于无限之海的灭世海妖,只在世界树倾倒之刻浮出海面,地上的一切在它面前微不足道,它将赐万物以死之安宁。莫要轻言它的名,莱茵哈特!它是海底的无冕之王,是来自异界的末日之兆,此世一切勇武与常胜在它面前毫无意义,它捏碎英雄,就像捏碎一只珊瑚虫。你需知晓它,你需敬畏它,却不要触碰它。

可它毕竟在沉睡,不是么?那个叫克拉肯的怪物——力量被使用才有价值,沉睡的力量与不存在有何两样呢?

看着不以为然的弟弟,安妮罗杰骄傲与担忧之情相杂。莱茵哈特,没有人能保证它真的在沉睡。一切活着的不曾目睹它的醒来,也就不能求证它是否沉睡。你很勇敢,这很好,莱茵哈特,你会成为光,但不知畏惧的光是无法持存的。

莱茵哈特曾畏惧黑暗。铺天盖地裹挟而来的深不见底的未知是每一个渴望活下去的生命都畏惧的,那与其说是畏惧黑暗,不如说是畏惧死亡。然而这份恐惧在莱茵哈特决定要成为光之后就不复存在了,他的灵魂燃起一丛火,他不仅要驱散自己的懦弱,还要征服这世上一切的黑暗。然而在面对这身体庞大得仿佛死神具现的怪物之时,饶是顽强如他,也不禁战栗了。然而他马上就冷冷斥责了自己一瞬的屈从,何其可笑,莱茵哈特!难道你的决心就这么微弱吗?竟然因死亡而退缩,太过可笑!
他可以死去。每个生命都会迎来死亡,他也不例外。但他绝不会原谅自己苟且偷生如同一个孬种。

莱茵哈特强自按捺身体中拔腿就跑的欲望,鱼尾僵直地竖在水中,警惕地瞪视着眼前的怪物。那怪物缓缓转身,两只大得像莱茵哈特的贝壳床的眼睛转向莱茵哈特,然后仿佛被吓着一般猛地往后扑腾了一下。

莱茵哈特:“……”

那怪物的触手似乎因为无法处理过大的信息量而害羞地卷曲起来自己跟自己打结,很快怪物就把自己给绕住了,它发出一声苦恼的尖啸,周遭百米一切长了脚的生物开始飞快撤离这个地方。

那怪物也看见了这一切,如同有些沮丧一般扁了扁眼睛,仿佛马上就要哭出来了似的。但它在看到还待在原地不动的莱茵哈特时瞬间睁大了眼,莱茵哈特非常直接地接收到它的惊喜……应该是惊喜……没错吧?

怪物的触手打结打得更紧了,仿佛要生生打出个九曲十八弯一般。如桃花水母一般的粉色从它的大脑袋顶端向下蔓延,远看简直是一只人鱼少女们最喜欢的粉红饰物了。莱茵哈特瞅它半天,看它似乎又是想要飘过来靠近他,又是不敢上前的模样,一个猜想迸发:
“你是不是想和我做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Bingo!它整个大章鱼(近似)都要欢喜地旋转起来了,但它还牢牢记着交朋友要稳重的教导,嗫嚅着说:“齐格弗里德•吉尔菲艾斯……”

“齐格弗里德这个名字好俗气啊!”它不知所措地搓揉着自己的触手,这是它第一次与外界交往,却被直白地嫌弃了名字。好在那只漂亮的小人鱼马上又说,“吉尔菲艾斯这个姓倒是不错。以后我就叫你吉尔菲艾斯吧!”

“你、你呢?”吉尔菲艾斯小声问,唯恐吓走这只小人鱼。它不会告诉他,它是为了和他做朋友才从虚无之渊偷溜来这里的。父亲说,不能让朋友感到负担。

小人鱼昂了昂头,感受到这只大怪物丝毫没有伤害他的意思的瞬间他又恢复了这副指点江山的飞扬意气,“我叫莱茵哈特!唔,吉尔菲艾斯,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

TBC

评论(15)
热度(40)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