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莱x朱修】向死而生

吉莱x朱修crossover,换妻play注意(不是真的换妻!!不拆cp!!lof主对这两个cp都是洁癖)
时间线是零镇执行之前,银河帝国入侵地球,两方势力科技差距小(要不然是无法势均力敌地对战的(。)
没有死的大公吉x皇帝莱,零雀x零镇未执行皇帝修
考据党较真党请点叉,作者逻辑死,但凭兴趣搞私设,我爽就好莫较真


就在他们视线相对的一瞬间,这故作恭谨的叛逆之王向黄金狮子露出了獠牙!

“鲁鲁修•Vi•布里塔尼亚下令——”

莱茵哈特•冯•罗严克拉姆瞪大了双眼。他本能地感到不妙,五脏六腑寒气顿生,但变故只是倏忽之间,他的喉咙被这蛰伏多时的黑蛇一招致命,泥足深陷——

“莱茵哈特大人!”

说时迟那时快,亦步亦趋地跟随在莱茵哈特身后半步的吉尔菲艾斯将皇帝推开,一个箭步冲上去挡在莱茵哈特的面前!

“——成为我忠实的仆从吧。”

时间停滞了。莱茵哈特感觉整个人被冻结在了原地,他敏锐地发现了有什么他憎恨的事情发生了,而他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发生。他颤抖着手去触碰吉尔菲艾斯的肩膀,却没有得到一如既往温柔包容的微笑。

“……吉尔菲艾斯……?”他轻声呼唤,唯恐打破此时虚伪的平静。

那叛逆之王啧了一声。“错过了绝佳的机会……不过算了!莱茵哈特•冯•罗严克拉姆,我命令你——”

莱茵哈特目光一厉,他矮身避过与鲁鲁修对视的机会,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的潜意识在警告他千万不要与这个人对上目光。这位体术在银河系也算名列前茅的皇帝以一个极为刁钻的姿势闪身跃至鲁鲁修视野死角,鲁鲁修还不等回头去看,凌厉腿风已至,他只来得及横臂护住脆弱的头颅,便被狠狠一脚踹至地面!他痛呼出声,反射性就要爬起来躲避攻击,然而黄金狮子已经死死将他压在地上,低哑着嗓音咆哮,“鲁鲁修•Vi•布里塔尼亚……你对吉尔菲艾斯做了什么!你竟然敢——”

鲁鲁修挣扎着露出一个可以呼吸的间隙,对这个已经处于暴怒顶端的男人挑衅地冷笑,“看来我并不是错失了机会,而是意外拿到了一张鬼牌啊……齐格弗里德•吉尔菲艾斯,击退他!”

莱茵哈特猛地抬起头,发现他的爱人一头冷汗地捂住双眼,面容因巨大的痛苦而扭曲,“莱茵哈特大人……不,我不能……”莱茵哈特心疼得无以复加,这份爱怜投射在对鲁鲁修的怒火之上变成了滔天的憎恶烈焰,他继续对鲁鲁修施加了压力,“说,不然我杀了你——”

鲁鲁修极为简要地大喊了一声:“齐格弗里德•吉尔菲艾斯!”

现场突然变得极静,极静。没有鲁鲁修那令人痛恨的发号施令,也没有吉尔菲艾斯的悲鸣——下一秒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莱茵哈特身侧袭来,仅仅是转瞬之间,莱茵哈特就被吉尔菲艾斯拧过左手摁在地上制服了!莱茵哈特震惊地用余光努力地盯视着吉尔菲艾斯,却只看得到一个冷酷地下撇的嘴角。

“吉尔菲艾斯……为什么?吉尔菲艾斯……”

他的金发天使发出了折翼的泣血。

然而吉尔菲艾斯已经听不到了。再也听不到了。

鲁鲁修从地上爬起,他慢条斯理地拍打清理着自己的礼服,步态优雅而缓慢地踱至莱茵哈特的眼前。他半蹲下来,抬起银河帝国无上之王的下颌,眼中写满讥讽与怜悯,“你说为什么呢,恺撒莱茵哈特啊。”

莱茵哈特怔愣一瞬,在看清鲁鲁修双眼中奇异的图纹的刹那他顿悟了。他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地狠厉地吐出,“是你的那双眼睛——”

鲁鲁修微微一笑,并不作答。这一瞬间,他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全胜。“鲁鲁修•Vi•布里塔尼亚下令——你在做什么,枢木朱雀。”

冷冰冰的枪口抵住了他的后脑。比将死的恐惧更冷的是他的心。

那被制服于地的黄金狮子露出了逆转的微笑。他那比花朵更娇美甜蜜的唇舌翻动着流淌出了将鲁鲁修丢入无间的话语:
“枢木卿,告诉他吧,你在做什么呢?”

朱雀的灵魂犹如游离在天外,又犹如早已陷于红莲烈火。留在此地的只是一具行尸走肉,一具再次选择背叛的行尸走肉。这一次,他背叛的不止是他的国家、他的星球、他的主君,还是他的爱人。

他曾宣誓要以死守护的爱人,纵使他为之奉上剑的不是他的皇道、而是他的长眠。

他漂浮在空中,看着自己吐出最绝望的话语,悲哀地闭上眼。
“让莱茵哈特陛下离开,否则你将死在这里。”
“……鲁鲁修。”

世人皆谓之为冷血的暴君感到一股寒气从肺部生出,流散至四肢百骸。他不由得急切地张口试图吐出这冷意,坚冰滑至舌尖时化作凄厉的狂笑: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又背叛了我,又背叛了我啊,枢木朱雀!”

“但是,莱茵哈特陛下啊……”他蓦地平静下来,嘴角高高挑起,声音冷漠而无机质,“你以为我会这样输掉吗?我可是为世界带来毁灭与再造的鲁鲁修•Vi•布里塔尼亚!”

“——期待吧,我也会为你的银河帝国送上镇魂曲。”

莱茵哈特从没有如此深刻地感受到危险,即使是在与杨文里对局的时候。这个男人,危险的不是他的计谋,而是那颗对自己狠过一切的强烈的求胜心和毁灭欲——简直与他自身如出一辙。他在深深厌憎着这个胆敢对他的吉尔菲艾斯出手的男人的同时,也不禁升起了遇到强敌的来自灵魂深处的战栗感。他甚至不由得想象,倘若给予这个男人与他同等的资源,他会打出多么绝妙的攻势呢?那定然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的酣畅淋漓吧。

但他心中的惺惺相惜在下一秒吉尔菲艾斯顺从于鲁鲁修的命令放开他的时候又转变为择人而噬的痛恨与怒火。不论是谁,竟然敢对他的吉尔菲艾斯下手,都不可饶恕。他一定会把这个胆大包天的男人的头踩在脚下,叫他知道什么是不可触碰的底线,敢对吉尔菲艾斯下手的人除了死没有别的路可走。

吉尔菲艾斯从他身上退下来,快步走到了鲁鲁修的身后。银河帝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红发大公目光出现一瞬抖动,鲁鲁修在他的视野里不断变幻成莱茵哈特又被真实覆盖,过去十几年宣誓此生只为他的金发天使而存在的意识与Geass的力量激烈搏斗着,他脑海中的每一寸疆域都无法理解“吉尔菲艾斯守护着莱茵哈特以外的人”这一事实。他的自我意识在梦与醒的边疆上挣扎,镌刻下无数个质疑:他怎么会站在他人的身后?他唯一注视的难道不该是独属于他的天使吗?

“吉尔菲艾斯……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那位从来都是以强势与不容违逆的至高霸者目光哀婉,他的视线就像要将吉尔菲艾斯溺毙一般哀切地粘在红发大公俊朗的脸庞上,然后仿佛多看一眼就要窒息一般决绝地移开视线,转身离去。

吉尔菲艾斯想要呼喊出他的名字。可是他是谁?他为什么看上去那么悲伤?是啊,他知道他的名字,他的名字被珍藏在他心底最深处的地方,他爱他,他会一生守护他,本应如此——
他提脚跟上那人的脚步的瞬间,Geass的力量主宰了他的意识。他要守护的人只有一个——鲁鲁修•Vi•布里塔尼亚。

别无他人。

在莱茵哈特再不可能被施加Geass的时候,朱雀放下了枪。他与鲁鲁修擦肩而过只是短短一瞬的事,他错觉无形的细长剑身从腹部刺进,穿破内脏留下不可温厚地抚慰的伤痕,苦痛和忧惧像血浆一般喷涌而出,他和他都战栗了,面对近在咫尺的爱情的长眠。然而这进程无法停止。那柄剑锐利冷酷得像什么淬炼了匠人魂魄的神兵,以他们的血肉开刃,毫不留情地从他的脊背刺出。好短的一瞬。世界寂静无声。他已不再被允许拥抱他以寻求抚慰——故他仅以无言回报,直视前方,不去看他隐形的泪。

痛苦却是长久的。

他跟在陌生的银河皇帝身后走出房间,侧身关上了门,也关上了曾触手可及的相拥。

最后的最后,他听到门里传来一声压抑的低泣。

他闭上了眼,朝不属于他的皇帝走去。

如果、如果这样就能换回几十亿人的生命——
但有感情为之埋葬,
但有自我为之殉死,
为了世界的明天,这又何尝不是零之镇魂曲呢?




或许TBC(

评论(19)
热度(46)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