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纲】关于云雀学姐不穿内衣打人的事

18♀27,突发性短打(我怎么总在写短打


云雀恭弥抬起头,接待室门前,一只小动物扭扭捏捏,进退两难。

“干什么呢,你。”云雀恭弥托着下巴好整以暇地瞅他。沢田纲吉支支吾吾着抬头,又受惊似的垂头。很久没看过他这样惊弓之鸟了。云雀恭弥站起身,“你不过来我就过去好了。”

“等,云,云雀学姐……”小动物慌慌张张踏进来,反手把门关上。他低头盯着自己的足尖,仿佛耗尽全身力气才下了决心一般,把自己的背包打开,向云雀恭弥展示包中的东西,“请,请您收下这个……!”他紧紧闭着眼,死活不敢睁开面对现实。

搞什么,明明是这孩子自己跑来找她的不是吗。

“噢。”云雀恭弥说。她拿出那玩意——那是一套女式内衣套装,黑色的,没什么过多的装饰,简简单单的少女款式。“这是……啊。你自己买的?”

“是……因为云雀学姐喜欢极简的感觉所以擅自选了这个真是很对不起……”沢田纲吉侧着头又像是咕哝又像是在和云雀恭弥说话似的,真是小动物那种战战兢兢性格啊。“您也可以不收下的但我还是希望您能够收下!今天早上看到了您的……呜呜呜呜总之非常对不起求求您好好穿内衣吧虽然云雀学姐是最强的可是呜呜呜呜……”

“哎呀,你是被咬杀了还会帮人数钱的性格吗?”云雀恭弥捏着沢田纲吉的下巴强迫他面向自己,沢田纲吉的嘴被她捏得嘟起来,像只嘴里塞了胡萝卜的兔子,鼓鼓囊囊又柔软绵弹,“太过慷慨可不是件好事啊,小动物……会容易死的哦。”

她又端详了一会沢田纲吉,那孩子手舞足蹈地像是想解释些什么,她看得有趣,凑近在那孩子唇上落下一吻——沢田纲吉在感觉到唇上轻柔的触感的瞬间瞪大了眼睛,大脑混乱地瞪视着眼前的少女,“比如这样呢……不仅得不到报偿,还会被夺走初吻哦。”

她直起身,松开了大脑当机的沢田纲吉。轻慢又得意地张扬微笑,“不如这样吧,沢田纲吉。”

“在你因那些毫无意义的好心把自己挥霍完之前,由我来把你咬杀殆尽罢。”


也许会有后续 也许(((

评论(5)
热度(30)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