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ra addiction1827式发散

是这样,我真的觉得sakura addiction的歌词非常贴合69、27、18这三个人,也非常贴合他们三个的关系(。)

不谈69,从1827来看,和27发生交集之前的18虽然是并盛帝王,统治着他最爱的并中,但其实每天都很无聊。他其实是个喜欢强者、喜欢刺激、喜欢有趣事物的人,但充斥着草食动物的并中对他来说太无聊了。他之所以长久以来把其他人定义为草食动物也不是毫无理由的,因为那些人畏惧他,他并不认为“畏惧”是一件坏事,那能减少他镇压“反抗者”的麻烦,因为他喜欢战斗和使用暴力的同时他还是个怕麻烦、喜欢高效行事的人,而咬杀草食动物并不能给他带来战斗的快感,只是给他增加了麻烦而已。

但这样的日子,实在不能给予他渴望的刺激。对,这个男人真的特别难搞特别矛盾,尤其他还活在自己定下来的蛮横无理的逻辑里,他既希望有挑战和刺激出现,打乱他的日常,也非常厌恶破坏风纪的人;他既认为草食动物应该服从于上位者的他并且同时他也享受着他人的畏惧和尊敬给他的生活带来的便捷、自由、诞生于孤独的宁静,又渴望着看到一些“新的事物”,或者说是打破他认知的其他的一些“强大”。

就像歌词里属于他的部分,“樱花绽放 飞舞飘零 我的手中 空无一物”,这漫长的十五年人生,对他来说一切都是顺其自然但又因为过于自然,一切都按照着他的想法去运转,所以他的手中空无一物。在过去的人生中,他没有获得任何他不想忘怀的记忆,也因此他的心灵可以说是没有获得多少成长的,他从来没有跳出过属于“云雀恭弥”的舒适区。而这样毫无起伏仿佛只是接受着“云雀恭弥”既定的命运的人生,对他来说实在没有多少意义。

而对这样的云雀恭弥来说,“每日如是的剪票口 擦肩而过的他总是闪烁着明亮的眼眸 仿佛每日都在追寻着什么”,——沢田纲吉这个草食动物是这样的存在。因为云雀恭弥实在是太过强大了,所有他想得到的东西都会自然而然地落入他的手中,而沢田纲吉这样一个弱小的却熠熠生辉的草食动物就尤为使他侧目。

沢田纲吉对他来说,之所以特别,之所以独一无二,是因为正是他打破了云雀恭弥十五年来构造的那一套由于他的强大而非常自洽的世界观,让他认知到世上还有种生物是小动物,还有种生物的强大是来自于他人。他承认沢田纲吉的弱小,也承认沢田纲吉的强大,更承认沢田纲吉只有群聚才能变强的生存方式,所以在未来篇之后他再也没有咬杀过群聚的沢田纲吉,并且坦然承认了自己是云守(但他不承认自己是岚守雨守晴守的同伴……又承认自己是云守又否认自己是岚守雨守晴守的同伴,恭弥你这个人真的很难搞诶!!)。

同时沢田纲吉还非常符合这位矛盾又专横的暴君的喜好……对沢田纲吉来说,云雀恭弥这个男人从相遇直到代理战就是:盼我给他刺激又戏我破坏风纪,喜我乖巧认怂又喜我傲慢不听话,护我无恙又只盯我一人揍,得我信赖又厌我群聚,离我十年光阴处冷漠又为我出生入死不要命,叫我小动物又叫我强大无匹,教我荣耀又与我为敌无慈悲,做我云守还要我被他咬杀殆尽,与我若即若离还为我以身做盾,做人真难!!!

所以,“消逝后放弃了的目标 发现它的 是你”,对云雀恭弥来说,他本来已经认为自己的孤独就是最好的存在形态。他不再希冀那一些隐藏在一成不变的每日里微小的期待,也不希冀会有某个人来包容自己的我行我素自由自在。因为人类付出感情构建关系的时候,就会以感情的名义对对方进行束缚,而云雀恭弥不允许也不喜欢这种束缚。也因此,“因为有着天空,浮云才能随意漂浮”才那么动人,对云雀恭弥来说,沢田纲吉与他建立的关系并没有使他受到束缚,而是给了他一直期待的“包容”。

因此,“存在于此的忘却之物 在为取回它而来的我的手上  有着虚幻多变 温文柔雅 脆弱易碎 如你的花朵”,沢田纲吉这朵花的的确确被云雀恭弥这个男人珍而重之地抓在了手中,放在了心上。1827 is rioest!!!!!

评论(3)
热度(32)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