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莱】银河艳星 01

名不见经传吉x在外日天日地男友面前一秒变小甜饼莱
xjb写xjb磕,ooc,科幻吹吉莱从我做起
本文设定极为清奇,设定为不是人的角色很常见,比如安妮罗杰不是人类(。)
作者沉迷搞设定背景无法自拔,这一定是我写得最好的一篇文了!阅读希望!评论希望!交流希望!
披着科幻大戏皮的小甜饼

01

罗严克拉姆王朝皇历500年,时值全民娱乐时代!这一年,远离首都费沙的某个表面积近似于一个地球却仅仅只有五百万人的无名星球上,两个少年相遇了!历史学家曾如此说过,任何一个王朝,不论它建成于多么伟大的领袖之手,都无法避免一个由盛转衰的轮回。随着生产力发展、社会矛盾激化、人民自由意志增强,王朝的覆灭速度也会随之变快。罗严克拉姆王朝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异数。兴许是它的缔造者、人类历史上最为伟大的征服者莱茵哈特•冯•罗严克拉姆的原因吧,这个疆域空前宽广、社会矛盾空前复杂、人民意志空前活跃的帝国的兴盛足足持续了四百年之久,然而四百年之后,饶是罗严克拉姆王朝也逃不过既定的命数,由盛而衰了。

但这衰弱并不表现在人们物质条件的匮乏上。人类拥有的资源早已超过人类历史所拥有过的一切资源的总和,再加上人工智能的广泛使用,物质过剩到即使全人类都躺在家中混吃等死也毫无问题。说到此处,您一定感受到了其中潜藏的危机,不错,衰弱的是人类的精神与意志!人类从原始社会开始,就由于摄取能量的艰难而拒绝大量的运动劳作与消耗,以求节省体力。这种懒惰的习性一直延续到绝大部分人类已经不再需要劳动的今天,使得无所事事的时间增加到一天24小时的人类极度空虚但又沉溺于长久的懒惰之中拒绝进入工作,不得不求助于娱乐这一精神的慢性毒药来打发仿佛无限的时间。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口投入到娱乐的结果就是娱乐圈空前发达,掌握数量庞大的粉丝忠诚的偶像明星甚至能主导人类社会的意志,民粹主义在这个大部分工作被人工智能代劳的世界再一次蓬勃发展。虽然因为社会的管辖和优化设计由高度发达的人工智能来掌控,这种由偶像明星这一政治经济门外汉主导人类普遍意志的荒唐情况不至于影响整个社会的运行发展,但他们的确无可非议地在“人类”这一群体的内部拥有了呼风唤雨的恐怖能力。

这恐怕是至伟的那位凯撒莱茵哈特也没有设想过的荒诞不经的现实吧。那位曾经对臣下、对士兵们宣誓过“坐在罗严克拉姆王朝王座上的人绝不会是个懦夫”的完人,高度重视着人类的精神力。在他看来,一支意志高度统一、精神勃发的军队是所向披靡的,人类也正因为有着鱼死网破也要扭转命运的强大精神力才能征服宇宙。当他看到今天的世界,将是何等痛心呢?丧失了求胜意志的人类,与死无异!的确,这个帝国在人工智能的绝对理性绝对公正的治理下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清正廉洁和高效运行,人工智能不仅代理了法律的审判和修正、政策的制订更改和实行监督、经济的市场监管和平衡维持、个人的衣食住行娱乐医疗,更根据它那一日千里的智商和远超人类大脑所能装载的庞大知识量(即人类迄今为止的所有领域的研究成果)代理了人工智能本身的技术更新和科学技术的开发研究,唯一留给人类这一物种的似乎只有“活下去”这三个字。但若是那位一生都作为世人的太阳照耀大地的“亚历山大”,必然会如此冷笑吧:将选择与挑战的权利拱手相让的人类,不如马上毁灭好了!竟还胆敢妄自尊为银河的主宰者,看看你们脚下的路吧,在宇宙这华美的舞台上大放异彩的,难道不是人工智能吗?

但于过去长达一百年的历史中已泥足深陷于享乐与安逸的人类却已不是听得进这等忠告的物种了。少数还挣扎于社会科学研究领域,不愿将阵地让出的“反人工智能主义者”纵使发出声音,也是泥牛入海,被狂热且放弃思考的人类群体意志吞没,不见踪影了。被人工智能驯养的人类在“成为粉丝”这一路途上前仆后继赴汤蹈火,他们就如狂信徒一般挥舞着生命中所有热情与忠诚、抛弃思考抛弃自主思维,如家猪一般狼吞虎咽他们的救主施舍给他们的一切——包括但不限于人设、观点、喜好、说话方式、行为模式。此时此刻躺在草坪上享受袭袭凉风的两个少年中那个精致可爱不似人间的金发男孩对他的伙伴诉苦,“就像一群拷贝了同一个大脑的行尸走肉,他们竟然还觉得自己有趣极了!仅仅因为他们说着同样的话、做着同样的事、吃着同样的东西、为着同样一件事发笑!吉尔菲艾斯,吉尔菲艾斯,你为什么不能带我走呢?我受够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世界了,所有人都是一个样,所有人都遵循同一个标准活着。”

那位与罗严克拉姆王朝最高武勋同名的红发男孩牵住金发男孩的手,温声安抚:“莱茵哈特,开心一点吧。至少现今流行的那位天王不爱吃莴苣,不然明天一早这个帝国满大街的餐馆都会在招牌菜里加入莴苣,不是吗?”莱茵哈特闻言顿时惊恐万状,他喃喃道:“吉尔菲艾斯,你有时真让我分不清你到底是我的天使还是恶魔,你着实吓到我了。”吉尔菲艾斯乐呵呵地抚摸着莱茵哈特的头发,又说:“无妨,你若做噩梦了,我会负起责任的。”

吉尔菲艾斯的脑海中一个动听的女声响起:“下午五点了,吉尔菲艾斯。请与莱茵哈特一起回家吧,晚餐已经准备完毕了。”已经五点了吗?吉尔菲艾斯抬头远眺天际,天空仍是一片湛蓝,没有转变为昏黄的迹象。莱茵哈特见他神色有异,出声相问,得到时间已是傍晚的回答。莱茵哈特哼声道:“一点都不奇怪,吉尔菲艾斯。偶像影响力排行榜第三那位昨天才说了‘最喜欢蓝天白云,不喜欢黄昏的时候,就像血染一样好怕怕呢’之类恶心的发言呢。回去吧,姐姐在家等着我们哪。”吉尔菲艾斯从善如流,足下一使力轻巧地从草地上跃起,转头将莱茵哈特拉起。吉尔菲艾斯很爱牵莱茵哈特的手。只有与莱茵哈特十指相扣时,他才能清楚地感受到属于真正的“人类”的气息,温热、生机勃勃,无限的可能性在他的挚友的身体中奔腾张扬。反过来莱茵哈特也是。

这个星球上披着人类外壳活动的足有十亿,但以“人类”为质降生的仅仅五百万。其他的皆为人形的机器人,具有极高的智能和情感模拟能力,以“为人类服务”为目的而活动。这也是社会公益项目的一部分。为了实现全人类的幸福,这些不仅外表毫无破绽,交流相处过程中也难辨真伪的机器人被大量生产出来配备给每一个人类,照顾他们的生活、完成他们的愿望同时也监督他们的一切,随时导正不符合帝国道德标准的言行。这种“无微不至的关照”在实行之初曾受到人权意识浓烈的人民的抵制。人民畏惧这监管必然导致的自由丧失、集权增强。古人有云:论行不论心,论心无圣人。谁不曾有过愤怒嫉妒、贪婪愚昧、仇视他人的时候呢?这是人类作为情感动物的本性。所谓圣人,即是在负面情绪勃发之时能以雅量善加控制之人,终究是人类的极少数。绝大多数是逃不开负面情绪的掌控的。试想一下,当你考试考砸了,或者航班晚点了,你理所当然地会有些怨怼情绪,不论这怨怼是冲自己还是冲老天,这都是难以控制的小脾气。当你不小心发出了些激进言论,说不准那无处不在的机器人就会将你当作需矫正的目标处理——毕竟谁也不知道它们的判断标准和量刑!这抵制运动着实如火如荼了几年。在这几年中,政府转变全国发放的方针为试点发放。短短几年后,方向乍然生变,人们不满于只有几个小试点的居民可以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悠闲日子,要求政府给每个人配备机器人。懒惰就如温水,将青蛙的最后一丝疑虑也杀死了。

发展到今天,已是极为恐怖的九亿多机器人为了那极少数的五百万人而劳作侍奉,随之诞生的是人类的懒惰与低智,以及更令莱茵哈特厌恶的是医疗技术高度发达的情况下人类已近乎不老不死。他曾如此言语中带着绝望地对吉尔菲艾斯说:“倘若是可燃垃圾,污染大一点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总会更新迭代。但这遍地行走的却是不可降解也不可燃垃圾!吉尔菲艾斯,我注视着一群脑仁只有指甲盖大小的蟑螂推进宇宙的边疆,强暴光辉的星辰。他们难道会随着年龄的增长、时间的推移而变得更好吗?永远不会了,吉尔菲艾斯,永远不会了。”

吉尔菲艾斯拥抱着他独属于他的金发天使,这位生来便骄傲耀眼盛放希望之花的华美少年的绝望让他痛彻心扉。绝望与他是何等不堪配啊!他本应该是即使面对四面楚歌的绝境也能收束太阳之光于瞳孔的奇迹,但这奇迹面对全人类的荒芜也不禁感到了使人泪如雨下的凄凉。然而他终究还不至于沦为举目无亲的孤独,因为他深爱的吉尔菲艾斯会永远陪在他身边。

他与吉尔菲艾斯相遇在一岁那年的清晨,拂晓之际。时代发展到今天,已然没有传统意义上的亲子关系。每个人都是在基因优选之后诞生于培养皿的,生来就是独自一人,由机器人幼师对他们进行陪护和教育,完全杜绝人类幼师可能会存在的照顾不周到甚至某些犯罪行为。幼儿们在大脑发育趋近健全之后将会进行开颅手术植入仅有1纳米大小的芯片,并将幼儿们的身份、基因等信息自动上传至智脑信息库,从此这芯片将伴随主人的一生。芯片功能极为丰富复杂,并且信息更新频率和速度都以微秒计算。芯片中的人工智能会对幼儿进行最为符合人类大脑生理特征的幼教,促进幼儿大脑发育。加之基因优良,这个时代的孩子们往往一岁已经开智,同时身体发育为过去幼儿三岁的水平。莱茵哈特生来不凡,即使在天才遍地走人才不如狗的这个时代也是如此。他开智早摄取知识的速度快,半岁时他已经完成了最为重要的学前教育。在同一批出生的孩子方开智之时,他已经能熟练与人工智能对话交流了。一岁之时,人工智能已完成对他的小学知识的灌输。将莱茵哈特看作人类基因优选前提下天择的偶然进化也不为过。他的基因数据被存档为一级机密研究数据仅对人类社会最高权限所有者开放,被智脑视为下一个人类进化的方向。当然,智脑也直言不讳,上天这次赋予人类的偶然实在步子迈得太大了。莱茵哈特的优秀程度就像一把双刃剑,一方面人类需要十几代甚至几十代才能进化到他的等级,另一方面当今人类社会尚承受不起成千上万“莱茵哈特”的来袭,百年内复制大量莱茵哈特是不可行的,在促使人类进化之前只会推进人类社会的毁灭吧。日后对智脑的决定提出异议的研究人员才发现智脑所言无误,莱茵哈特优秀之处绝非仿佛上帝亲手雕琢的美貌与全能鬼才概括,毕竟这二者综合来看的情况下他的挚友和爱人吉尔菲艾斯也不遑多让(人们评价,吉尔菲艾斯除了同样十项全能外容貌美学上虽不及莱茵哈特具有普遍价值,却有古希腊雕塑一般沉默静谧的古典美)。他最难得也最恐怖之处是对全人类恪守的陈规的颠覆力以及掐住命运的喉咙逼迫这高高在上的操偶人俯首的精神力。虽然缺乏稳定性,但后来他们发现吉尔菲艾斯这一维稳剂和增幅器,人类这一生物终于迎来了又一次整体性的巨大飞跃。

整个帝国的幼儿都出生在同一个星球,该星球作为人类幼儿培育设施建立,处于帝国心脏部分,安全级别最高,进入者均需要智脑与人类首脑的共同许可。一岁以前,幼儿是没有正式名的,因为尚未开智。一岁时,全星球的幼儿将会被聚集到一起根据基因、性格、喜好等数据进行一对一配对,配对成功的孩子将会共同生活成长,从而培养幼儿的社交能力。莱茵哈特就是这时候与吉尔菲艾斯见面的。他们被配对到一起的原因非常简单清晰,就是全星球上同一批的孩子里,他们接受的知识等级和大脑发育水平是最相近的。

对人类这种依靠卓越的智能才能屹立于银河之巅的生物来说,智商与知识的高低影响是如此巨大,差距过大的甚至不能称之为同一物种。这绝非危言耸听,而是再明晰不过的现实。智商决定人的思维速度、思维角度、思维方式,智商较低的一方无法理解智商较高的一方所思所想,反过来也是一样。当一个人已经思考到五百年以后的人类社会之时,他要如何与他那还在盯着今日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伙伴交流呢?过去的人类受限于现实中的交通效率低下、生产力低下的条件,不得不被狭窄的天井围困为一只青蛙,与不能顺畅交流的蚯蚓鸡同鸭讲。后来网络的发展改善了这灵魂上的受限,人们开始在网络上自行寻找志同道合的心友而不愿意将时间耗费在现实中效率低下的社交上。但仅仅是灵魂上的解放仍然是有限的,这些人被斥责为“过度沉溺于虚拟世界而忽略了现实”,再后来空间跃迁技术解决并普及之后这种声音便消失了。每个人都向往着高效率的交流以及它生出的快感,人们拥有了选择与志同道合之人共同生存的权利。再到后来,全社会的统一幼儿培育设施建立了,孩子们得以享受从幼儿时期就与心友共同成长而不必承受孤独的快乐。

人工智能之卓越,就在于它总能做出现阶段判断下最正确的选择。于是莱茵哈特与吉尔菲艾斯相遇了,虽然当时他们彼此都没有名字。就像每一个注定成为传说的开头,莱茵哈特向吉尔菲艾斯伸出手,仿佛摘取了万千星辰为之染色的金发比吉尔菲艾斯所见过的一切都奢华,苍冰色的眼睛如中宵寒露又如霁雪初晴,他问,“我是莱茵哈特,你叫什么?”

“莱茵哈特……你自己取的吗?那是……”

莱茵哈特柔了眉目,“莱茵哈特•冯•罗严克拉姆。我会比他更厉害。不过我现阶段还挺满意他的,就用他的名字吧!”

吉尔菲艾斯迟疑了一会,你也不过是个小萝卜头,“满意”这两个字用的……但他到底是没把这句话说出来。他有种预感,如果他说出来了,这无翼的天使大概会生气吧?“你好,莱茵哈特。不过我没有名字……”

莱茵哈特似乎没有丝毫遗憾。反之,他的眼中迸射出跃跃欲试的光芒,他雀跃道:“那太好了!你就叫吉尔菲艾斯吧!”

“诶?为,为什么……啊,因为吉尔菲艾斯大公殿下?”他有点抗拒,这孩子真是有点独断专行啊,但他看着对方纯粹的快乐的脸蛋,便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了。莱茵哈特见他这么快就懂得了自己的意思,欢喜道:“就是呀!我早就决定了,我的朋友一定要叫吉尔菲艾斯!这个名字很好听吧,就像草原上吹拂的风一样,富有诗意呢。吉尔菲艾斯,你不准说不要哦,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对不对?”

就算想说不要,也没有机会了吧?吉尔菲艾斯有点苦恼地想,该不会那位历史上鼎鼎有名的莱茵哈特陛下也是这种性格吧?都是这么漂亮的人……不不不,这种事怎么会有可能,不然他的臣下也太辛苦了……但不管如何,以后他就是吉尔菲艾斯了。他心下暗叹了口气,抬眼看到小小糯糯的团子满怀期待地盯着他,缴械投降,伸出手握住、又或者称为裹住更为恰如其分,莱茵哈特白白嫩嫩的小手,歪歪头笑了:“请多指教,莱茵哈特。”

TBC

评论(20)
热度(43)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