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莱】一个人类吉x妖精莱的梗

安妮罗杰目光慈爱,她的一头金发在暮色中轻轻摇曳:“感谢你,齐格,妖精在人类社会中是无法仅凭自己存活的。若非你将他捡回去……你救了我弟弟,齐格。更何况,你把他照顾得这么好,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快乐的莱茵哈特。”见吉尔菲艾斯面露惊讶,她柔柔一笑,“莱茵哈特在我们妖精中是极为特别的,他应该生为人类,你见过他的心,对吗?而非一个只有在自然中才能获得自由的妖精……当然了,自由是美好的,但不是他需要的。”

她的神情有些哀婉,任何人面对她苦恼的模样都无法无动于衷吧。吉尔菲艾斯却无暇关注这西子蹙眉的美景,他的心神都被少女描绘的那个身陷囹圄的身影占据了。那是个意外的生命。春天的妖精备受期待降生,他有着如含苞待放的玫瑰一般娇艳欲滴的唇瓣,他的脸蛋就像陶瓷一般洁白无暇,他的金发比第一缕晨曦更闪耀动人。他似乎已经具备了一切成为优秀妖精的特质,更不用说他生于春天,是春之女神的宠儿,那位象征新生的女神将卓越的天赋赠予她的爱子,祝福他一生被自然所爱,百花将为他绽放,鸟雀将为他啼鸣。但这是个意外的生命。这个判断不是出自任何人之口,而是出自他自己之口。

“莱茵哈特不会如此妄自菲薄。”吉尔菲艾斯诧异了一瞬,便马上察觉到其中的怪异,他说,“这其中是有什么原因吗?”

安妮罗杰点点头。这意外,不是指他本不应该存在,而是指他不应该生为妖精。大自然是妖精赖以生存的世界,进入人类世界远离自然的妖精无法吸收来自自然的魔力,只能日渐凋零。要在人类世界存活下去的唯一方法即是与人类签订契约。由于妖精的身体大脑构造皆与人类不同,虽具人形却高度“自然化”,无法适应人类脱离自然建造的社会规则和知识体系。这种不适应并非简单的“无法融入”、“学不会”,而是接口不同无法兼容的根本问题。因而妖精通常以照料人类的家事为代价交换人类身上的能量,也即传说中的“海螺姑娘”,从而达到在人类世界存活甚至自由行走的力量。莱茵哈特却是妖精中极为特殊的存在。

“你也察觉到了,是不是?齐格。”

吉尔菲艾斯到此恍然大悟,他总是如湖水般平静温和的双眼此刻写满了怜惜,“他喜爱人类的书。他渴望摄取人类的知识……他看得见妖精看不见的事物,理解妖精不能理解的规则,也梦想着妖精梦不到的明天。即使在人类中他也是应当站在群山之巅的人啊,这是何其痛苦的事呢?”

“但你捡到了他,齐格。”少女安慰道,“现在的莱茵哈特虽然仍是妖精,但能自由行走人类社会的他已与普通人类无异了。你给予了他梦寐以求的前往理想的通行证,不必为他忧伤难过。这只是作为姐姐的私心,请你陪在他身边吧,那对他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不,并不是吉尔菲艾斯捡到了莱茵哈特。吉尔菲艾斯心中一阵紧缩的酸痛,舌尖却仿佛沾染了甜蜜的糖浆。妖精被捡到的记录有却不多,且无一例外皆是在人类社会与妖精生存的大自然的交界处发生。这很正常,因为妖精在人类社会消亡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短则数小时,长则数天就能让一个健康的妖精灰飞烟灭。妖精们在跨过分界线的瞬间就会进入衰弱状态,这种衰弱状态在找到签订契约的人类以前是不可逆的。吉尔菲艾斯却是在远离边界的家中庭院与莱茵哈特相遇的。他将永远无法忘怀那一天。这份记忆被他珍而重之地收藏在保险箱,历久弥新,永不褪色。他站在那里。天方初晓,融融晨曦在初春的早雾中暧昧零乱,饰他以光晕。他背对他向阳,身姿瘦削高挑,金发柔软卷曲,比太阳更辉煌地灼烧他的视野。百花重锦在他脚边烂漫欢歌,云雀夜莺停在枝头羞怯诉爱,那一定是春天的妖精吧,他想。那少年仿佛感受到他震撼的视线,缓缓回身与他对视。

是他。是他。

这是谁的心音?如擂鼓声震耳欲聋,将一切喧嚣隔绝于外,只剩眼前的那个人,又或者这本就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感受?他向他伸出手。吉尔菲艾斯恍然间想起教堂穹顶浮雕上最近神的金发天使,笑容与少年如出一辙的纯洁天真,“我是莱茵哈特,你是谁?”

那一定不是他捡到了春天的妖精吧。反过来说更为恰当,是莱茵哈特一直在等他发现他,找到他。他不愿去细思莱茵哈特从妖精的世界跋涉至他的世界经历过多少风霜雨雪天地摧折,这仿佛是在玷污莱茵哈特对他的全心信赖,他更愿意以一生的忠诚与一切炽热的情感为他的旅程做注解。他们终会相遇的。不管是何时何地是何立场,他们终会相遇的,在某一个春光里,在某一个早晨,在某一个回首。

少女长久地凝视他陷入一种温柔而迷离的沉思,不由感慨道,“看来并不是捡到和被捡到的关系,而是嫁出去的关系呢。你知道吗?齐格,莱茵哈特的家政能力在妖精中也是倒数了,我还担心过没有人类愿意和他签订契约呢,那他要如何实现理想呢?”

吉尔菲艾斯正被安妮罗杰语中的某几个敏感字眼击到耳尖泛红,门开了,莱茵哈特,这个美貌的年轻人步伐优雅轻快地走入房间内,手上端着三碟蛋糕。他娇气地撇嘴,“姐姐!家政这种每个妖精都会的事有何价值可言!没错,我不需要家政能力,姐姐,您是知道的。我留在他家也不是因为他对我很好……是因为吉尔菲艾斯他是必须要陪在我身边的。”他将蛋糕放在桌上,兀自拉开椅子坐下,也不管吉尔菲艾斯一瞬的窘迫,露出如绽放在第一缕春光中的迎春一般灿烂的笑容,“吉尔菲艾斯,你当然会一直陪着我吧?”

“……当然,当然,莱茵哈特。”无论天涯海角,直到他生命的尽头,我永远效忠于你。吉尔菲艾斯在心里立下誓言。少年是如此美好啊,他总是错觉这只是一场美梦,他们的邂逅只是漂浮在春日里的一个虚幻的肥皂泡,命运既定破碎在他下一次睁开双眼,遗他一个寒冷彻骨的春晨。他无法自证这世界的真实,只在莱茵哈特每一个只依存于他的时刻得以安宁和平静。安妮罗杰说他是莱茵哈特的镇定剂,其实反过来又何尝不是呢?

“莱茵哈特,你也不能太麻烦齐格了哦,不要让齐格太辛苦了呀。”

“请您放心,姐姐,我有分寸的。况且吉尔菲艾斯不会觉得麻烦的,对吧,吉尔菲艾斯?”

“——是,莱茵哈特。”

暮色深浅里,他微微笑了。

fin(?)
可能会掉落人类吉x妖精莱的肉,妖精和人类身体结构不一样是重点ԅ(¯﹃¯ԅ)

评论(12)
热度(44)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