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咕哒♀】不知何时补完的几个片段

听歌激情码字,不知何时补完的几个片段(。
我永远喜欢梅和咕哒子!!!!

生存在世界上的每一种生物,都祈求着“活下去”。这是铭刻在寿有尽时的万物体内的铭文。因着万物都将迎来终焉,故而万物渴求着基因的传承,渴求着种族的延续,渴求着自身的不灭,而这份渴求缔造了斗争、团结、厮杀、相爱……挥之不去的死相所造就之物,他们称这些为“活物”的必要因素。
就这个意义来说,看不到死相的梦魔——或者说,站在堕为Beast之深渊旁的梅林,大概并不能称之为“活着”。乌鲁克的贤王如此评价,任何生命对于否认自己存在于世都会心生抵触,然而这半梦魔没有。他不抵触自己的消亡,不抵触自己的虚无。与其说他的意识中只有绝对的理性和微小到可怕的转瞬而逝的“兴趣”,不如说,是啊,不如说,他漠视这天地万象,漠视万古洪荒,更漠视他自身。他当然有自知之明。你看不清吗?小姑娘——他没有撒谎。他说的确实是真实,他喜欢人类,喜欢美好的结局,他喜欢你,……他自囚于永无之理想乡眺望人世千年做个束手的旁观者,而今徒步行过千山万水来此,都是为了邂逅你的故事。
贤王低声诵念。他几乎不摆出这副沉静又温和的姿态,可惜这动人的情诗只是为了掐灭藤丸立香那点儿情窦初开。他的嗓音是冷的,说出来的东西也是冷的:但那又如何?他所说句句真实,然而这真实在他所见所知所思中太微不足道,也正因此毫无顾忌吐露无遗。贤王挑起唇角,骄矜的美貌流露一丝怜悯的嘲弄,可怜的小东西,你爱上的竟是风中零落的败花吗?唔,美则美矣,却将腐烂枯朽,不堪入目呵。
藤丸立香沉默了一会儿,不卑不亢地答道,王啊,我更愿意称之为宇宙漂流的星尘,剥落、旋转、漂浮,再漂流向他方,重生为新星。即使这一切旅途的开始是他毫不在意地顺水推舟,也是诞生于某个他曾想去相遇的引力。那份引力想必会在他漫长旅途的中途被其他引力冲垮抵消吧,但星尘所聚之星,亘古生辉。
藤丸立香笑了笑。这样我就满足了。是个很好很好的结局吧?

梅林,你会觉得不可理喻吗?人寿短暂,人力微薄。我区区凡俗微末之身尚逃不出灭世的阴影,竟贪婪至此,妄见你终有一日得以新生,懂人情晓人心,挣脱理想乡的枷锁,再不孤独。
——无论在何种黑暗或是地狱,他都能令温暖的阳光洒向地面,让大地开满鲜花。哪怕他被允许的空间只有区区十平方米的四边形牢房,哪怕他被给予的景色只有遥远上空被划分出来的天空,那里也会作为理想乡永远存在下去。花之魔术师梅林所在之处不是地狱,而是充满了希望的大地。*
……梅林,在世人梦寐以求的理想乡,在“开满鲜花的希望的大地”,你会觉得孤独吗?
我悄悄地发问,不惊动美梦,你也悄悄地答罢。

贪心不足蛇吞象。她时时告诫自己,却仍然在每个与那人并肩的时刻想要牵上那只手。他固执又有自知之明地坚守着“人类社会的异物”的底线,而她也在每个触碰到他冰凉的指尖的瞬间学会不越雷池一步。
他们就像两个玩过家家的孩子,不约而同紧闭嘴巴不肯泄露一点打破关窍的密码,演出着恰到好处的距离感。毕竟说出的时候,梦就要醒了。

评论(1)
热度(41)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