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 百年好合

傻笑着傻笑着眼泪就掉下来了……他俩这么好这么好

Vermiss:

送给 @Kasa_动词变位艺术大师  ♥!


----------------------------------------------------------


“天气真好啊。”苏沐橙微笑着说。


陈果情不自禁地伸了个懒腰,说:“从机场来的一路上都没看见什么人。”


“是吧。”苏沐橙说,“当时我和柔柔就是想着人少才特意选这里的。”


“房子真漂亮啊!风格和国内完全不一样。”陈果感叹。


“我说你们俩站门口干嘛呢?”叶修走上前来,“进去吧赶紧的,后面都堵车了。”


两人回头一看,浩浩荡荡几十号人都排在了后面。大家提着大大小小的行李箱,互相聊天的聊天拍照的拍照,感觉活像一个拖家带口的旅游团。


苏沐橙说:“进去也得有钥匙呀。”


陈果问:“钥匙在你那儿吧?”


叶修点头,把兜里的钥匙掏出来递给陈果。后者把它插进面前足有三人高的铁门的锁芯里,手腕一转,开了锁。


苏沐橙把沉重的铁门推开,侧过身对后面的人说道:“大家先进去看看吧!不过别玩太久啦,咱们还有很多事要忙呢。”


后方为首的包子率先响应:“走喽!先进去参观参观。”


几十号人陆陆续续地跟着包子进了门,从进大门到进屋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队伍拖拖拉拉地排成了一条蜿蜒的长蛇,叶修和苏沐橙落在最后。


苏沐橙背着手,和叶修并肩慢悠悠地走着,突然问:“少天呢?”


“早进去了吧?”叶修看着前方庞大的队伍说,“飞机上他就激动得不行,拉着我嘚啵嘚了半个小时。”


苏沐橙笑了笑:“精神真好。”


“有时候我也佩服他。”叶修说。


“是吗?”苏沐橙说,“但有时候你也陪他玩得挺起劲的。”


叶修装傻:“没有吧?”


苏沐橙笑笑,没说话。两人静静地走了一会儿,她又问:“准备好了没?”


“你指的什么?”叶修问。


苏沐橙笑盈盈地反问:“还能是什么?”


“差不多吧。”叶修顿了顿,看向队伍里的某个方向,说,“反正想了很多次了。”


话音刚落,前方行走的队伍里面突然有人转了过来,一边说着什么一边朝叶修这边挥着手。


“老叶——”黄少天隔着遥遥的距离喊道,“你们俩走快点行不行啊?大家都等着进屋好不好?”


叶修一愣。


苏沐橙问:“你没把房门钥匙给果果啊?”


叶修一摸兜:“哎哟,忘了。”


苏沐橙无语了:“这都能忘。快去开门吧你!”


三分钟后,一群人终于得以进屋。室内装潢很漂亮,一时间都没人说话,最后还是方锐先开口道:“里面看起来比外面大啊!”


“感觉比照片上好看。”


“后面是不是还有泳池?”


“后院真大啊!”


“我都想在这养老了。”


“有几层楼?”一群人七嘴八舌地感叹一阵,又有人问道。


“三层。”见众人参观够了,苏沐橙安排道,“房间挺多的,大家赶紧上去找一间放行李。收拾好以后就到客厅来。”


孙翔问:“人这么多会不会住不下?”


苏沐橙说:“我算过人数了,两个人一间还有空余的房间。你们自己组队哈。”


黄少天闻言,走到叶修身边说:“我们俩住哪间啊?”


“你想住哪?”叶修问。


“高点的吧,风景好。”黄少天说,“我们去三楼看看。”


经苏沐橙的安排下,一干人等又陆陆续续地往楼上走去。


黄少天带着叶修直奔三楼,抢先占了一间窗户正对泳池的房间。两人把行李箱拉到门边放好,各自在床边坐下了。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是个人都有点累。黄少天坐了不到五秒钟,干脆躺下了。


叶修转头看着他:“想睡觉啊?”


黄少天点头:“有点。”


叶修无奈道:“谁让你飞机上不知道休息会儿?”


“那时候我还激动着呢,能睡着吗?”黄少天说,“哪像你——你怎么都没什么反应的啊?”


叶修说:“现在激动是不是早了点?还有小一周呢。”


黄少天想了想,觉得有道理:“那我不是白激动了?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


“这也能赖我?”叶修伸了只手过去,“起来吧,沐橙让我们收拾完就去客厅集合。”


黄少天拉着叶修的手坐了起来,说:“走吧走吧,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忙。我们俩真惨,结个婚还要自己忙活一个星期。我以为宣个誓就完了呢,没想到步骤这么多。”


叶修乐了:“没让你办中式你就该偷笑了。”


下楼以后,黄少天才发现他们俩算磨蹭的,大部分人早就在客厅里集合了。沙发显然没法负荷他们这么多人,只有小部分人挤在上面,剩下的纷纷叠罗汉一般歪七扭八地坐在地上。


苏沐橙正在众人中间说着什么,手里还拿了个巴掌大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字。


“包括今天在内的话,婚礼还有五天时间给我们准备。”苏沐橙边看边说,“大家的工作我已经安排好了,现在我来说明一下。负责场地布置的有……”


黄少天和叶修溜到沙发背后旁听,听了一会儿黄少天说:“苏妹子真专业啊!”


叶修点头:“她热情还挺高的。”


叶修和黄少天决定办个婚礼是半个月以前定下的,决定的过程非常草率——在QQ上就商量好了。不过两人新手上路什么都不懂,乱七八糟讨论一阵,什么都没讨论出来。


路过苏沐橙瞄了一眼叶修的电脑屏幕,惊讶道:“你们俩要结婚啦?”


“嗯。”叶修回头说,“反正夏休期快到了。他也有空。”


苏沐橙问:“办中式还是西式?”


叶修一愣:“还没商量好。”


苏沐橙没想到自己随口一问居然还能把人问住,又说:“在哪办呢?”


回答她的是叶修的沉默。


五分钟后,一个三人讨论组新鲜出炉。


黄少天:什么什么什么,讨论组干嘛用的


叶修:沐橙让拉的


黄少天:什么情况啊


苏沐橙:你们俩不是要办婚礼吗


黄少天:我靠!


黄少天:老叶你怎么到处说!!!


叶修:真冤啊不是我说的


苏沐橙:我自己看到的啦


苏沐橙:打算怎么办?


黄少天:嗯……………………


苏沐橙:天呐,你们俩刚刚半小时到底聊的什么?


叶修:净想他婚礼上穿什么去了


苏沐橙:噗


苏沐橙:我觉得西式好一点,因为中式的话你们俩一个在B市一个在G市,天远地远的有点麻烦


黄少天:出国办吗?好啊!


黄少天:哪个国家?美国?荷兰?还有哪儿可以结婚来着


黄少天:@ 叶修 你想去哪?


叶修:都行


苏沐橙:唉我去替你们问问吧


五分钟后,讨论组里多了一个唐柔和陈果。


苏沐橙:柔柔说新泽西州很漂亮


唐柔:嗯,花园之州


陈果:你们觉得怎么样?


叶修:挺好


黄少天:行啊!


苏沐橙:来宾你们打算请哪些人?


黄少天:就联盟里关系好的吧


黄少天:反正我认识的老叶肯定也认识


黄少天:人会不会有点多?


叶修:不多


叶修:@ 苏沐橙 回头我整理一份名单给你


苏沐橙:好的


陈果:机票钱怎么算?大家自费?


黄少天:自费谁愿意啊!!!


叶修:包了吧


陈果:还有问题,飞到美国去以后大家住哪?


唐柔:可以租一整套房子


苏沐橙:这个我不太会……交给谁负责?


叶修:叶秋吧


黄少天:叶秋是谁???


黄少天:哦是你弟弟对吧


叶修:嗯


叶修:我去问问他


又是一个五分钟后,讨论组里又加入了叶秋。


叶秋:怎么?


叶修:刚跟你说的房子和机票的事就交给你了啊


叶秋:什么?


叶秋:我什么时候答应了?


叶修:这点忙都不愿意帮,太小气了吧!


叶秋:我没空!


叶秋:你找别人去


叶修:你怎么可能没空


叶修:别闹啊


叶秋:……


三天后,讨论组已经日益壮大,变成了一个五十人群。考虑到部分编外人员的手速问题,大家还贴心地放弃了打字,直接开了语音群聊。


苏沐橙说:“那边的住处已经找好啦,在特伦顿[1]。待会我把图片发到群里,大家先看一看。”


陈果说:“钥匙那边说已经寄给你了,叶修你记得查收。”


喻文州问:“我们人这么多,能住下吗?”


唐柔说:“可以的。”


叶秋说:“那里一直是私人住宅,有时用作民营宾馆,现在整栋出租。”


魏琛说:“我还没搞清楚我需要干嘛呢?”


王杰希问:“几号的飞机?”


孙翔说:“要去几天啊?”


楚云秀问:“有什么需要提前准备的?”


苏沐橙说:“云秀你看讨论组,我在里面说啦!”


叶修说:“你们到底几个群?”


陈果说:“刚刚是不是有人问几号飞机?15号!”


戴妍琦说:“是不是需要自己扎一个垂花门?黄少你们想用什么花呀?”


黄少天说:“啊?我也没想好,玫瑰花?”


喻文州问:“百合怎么样?”


郑轩说:“红玫瑰还是白的啊?或者蓝的?”


包子说:“是不是有首歌叫红玫瑰?谁会唱谁会唱?”


孙翔说:“怎么没人理我,要去几天啊?”


方锐说:“七天七天,你别问了。”


苏沐橙说:“大家记得提前把礼服准备好!”


陈果说:“遭了!我还没想好穿什么颜色的裙子!要不蓝色?”


楚云秀说:“我穿红的,没人和我抢吧?”


戴妍琦说:“那我穿粉色怎么样?”


肖时钦说:“都好看。”


苏沐橙说:“什么?你们怎么都说完了,那我穿什么?”


张佳乐说:“打起来!打起来!”


周泽楷:“哈哈哈!”


叶修说:“……真吵啊。”


想到这里,眼下苏沐橙已经安排完了:“……最后就是乐队的问题,叶秋你来联系好不好?”


黄少天看向沙发的一头,被挤到扶手上坐着的叶秋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听完了全程没听见自己的名字,黄少天忍不住问道:“苏妹子,我和老叶干嘛啊?”


苏沐橙看了他一眼,惊讶道:“你们俩怎么还在这儿?”


黄少天眨眨眼:“不然呢?”


苏沐橙:“赶紧去登记啊!”


于是黄少天和叶修就被赶出了家门,连带着的还有两边的父母以及叶秋。婚姻登记处距离他们租的房子有些远,半个小时以后一行人才驱车赶到。


登记处大厅里没什么人,只有两三对情侣在提交窗口那边办理手续。


黄少天一进门就看见了满眼的英文,从气势上就被打懵了,呆了两秒后他扭头对叶修说:“第一步我们要干什么啊?”


叶修也懵了。两个英语水平直逼初中生的人大眼瞪小眼片刻,最后齐齐回身求助亲友。


叶修说:“谁给翻译一下啊?”


叶秋扶额:“……你们俩先去那边把个人资料填了。”


“哪儿呢哪儿呢?”黄少天左右环视一周,“是在电脑上填吗?”


进门不远处是一条长长的服务台,上面有一排电脑,每台电脑旁边放了一叠空白的表格。叶秋走过去看了看,说:“电脑上是样表,你们对照着写就行。”


黄少天和叶修走近一台电脑,一人拿了张表格又抽了支笔出来,然后开始比对着样表依葫芦画瓢。


表格也是全英文的,两个人动用了自己有且仅有的单词储备量,硬生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第一个是填姓名吧?”黄少天想了想又道,“我是不是应该把姓填后面?”


叶修闻言笔一顿,叹气道:“你不早说。”


黄少天凑过去看他写的,顿时笑翻:“哈哈哈哈哈!傻不傻你!”


叶修无言地换了一张新表,两人继续埋头钻研。


“这个是什么?个人住址?”黄少天问,“我该填什么?填俱乐部的地址吗?我靠,我记不住啊。你等我给队长打个电话问问……”说着黄少天就要拿手机出来。


叶修赶紧拦了拦:“别费劲了,照你身份证上的填。”


两个人窸窸窣窣写了一阵,再往后终于遇到了难题。


“这什么意思?”叶修指着表格上一个空位问。


叶秋看了看:“填你们的紧急联络人。”


黄少天问:“可以填对方吗?”


“不能吧。”叶秋说,“可以填朋友或者家人。”


黄少天回头看了看父母,说:“那我填我妈。”


叶修说:“我填沐橙?”


叶秋看他一眼,“随你。”


叶修改口道,边写边说:“我还是填你吧。”


叶秋愣了愣:“为什么?”


“看你眼神感觉挺期待的。”叶修淡淡说。


叶秋:“我哪有?你瞎了吧!”


花了十分钟连蒙带猜地填好以后,两人在表格的末端签上名,终于拿着个人信息表走到了办理手续的服务窗口。


签完名黄少天还说:“本来这就是一张普通的表格,现在有了我签名以后肯定增值了很多倍!”


叶修说:“我脖子后边还有你牙印呢,岂不是也增值了很多倍?”


叶秋在旁边都没耳朵听了,这话题也太限制级了!这么想着他又心惊胆战地回头看了看,还好两边的父母都没跟过来,要不得吓得血压都涨停。


两人把护照和刚填好的表格放在服务台上,随后工作人员便接过来稍作核对。大致检查完以后,工作人员便笑着开口说了些什么。


黄少天和叶修不好意思事事麻烦叶秋,先自食其力地认真听了两句,可惜一个字没听懂。


叶秋心很累,出声解释道:“她让你们宣个誓。大概意思就是根据这个州的法律,你们可以结为合法伴侣关系。”


叶修问:“怎么宣啊?”


叶秋看了一眼旁边墙上挂着的誓词模板,说:“你们俩跟着我念吧。”


黄少天和叶修两人鹦鹉学舌地跟着叶秋宣完誓,工作人员总算是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抽了一张A4大小的纸递给了叶修,最后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


转过身黄少天说:“宣誓真难啊!话还挺多!我差点咬着舌头。到后来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叶修说:“多稀罕哪,你喷垃圾话的时候怎么没咬舌头呢?”


恐怕一群人里最累的是叶秋。


明明是那两个人的事情自己却折腾了半天,叶秋没想通,忍不住说道:“一句英语都不会说还敢到国外来结婚,胆子真够大的。”


叶修说:“是啊,佩服我吧?”


叶秋抓狂:“谁佩服谁啊!”


黄少天凑到叶修旁边问:“她刚刚给了你什么?”


叶修把刚到手的那张纸递给他,黄少天研究了半天,说:“这上面什么意思啊?我和老叶这就算结完婚了吗?”


叶修:“应该是吧。”


“是不是太简陋了点啊?”黄少天皱眉说,“国内还给个红本本呢,怎么这边一张纸就打发了啊?轻飘飘的丢了都不知道。”


“没收你钱就知足吧。”叶修说。


叶秋接过来看了看,解释说:“这只是一个凭证而已。下面需要一位美国公民签字,签完返给他们。然后三天后七个工作日内拿着他们反馈的回执才能来取正式的结婚证明。”


“哦。”黄少天说,“这还差不多。要不看起来太不正规了。”


叶修问:“签字谁签?”


叶秋说:“我朋友能帮你们签,我找时间给他吧。”


黄少天点头:“好的。那麻烦你了!”


叶修:“不麻烦不麻烦。”


叶秋:“……”


婚期逼近,一切都在忙碌而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第二天早上起床刚下到二楼,叶修就听见了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声。


“现场到底用什么花?”这是戴妍琦的声音,“叶神他们决定好没?我现在打电话订,鲜花得提前几天就预订好。”


“他们没说吗?”苏沐橙说,“待会我给你问问。”


喻文州说:“我还是投百合一票。”


“百合挺好啊,百年好合。”陈果说,“我也投一票。”


包子:“你们在投票吗?我投红玫瑰!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方锐:“我说这结婚呢!唱这种歌不合适吧!”


叶修和黄少天走到客厅一看,一群人忙成一团干什么的都有,打电话的打电话,看宣传册的看宣传册,甚至还有人拿着一袋没充气的气球满屋子窜。


“哟?这么热闹呢?”叶修说。


郑轩听见声音转了过来,朝黄少天招了招手:“黄少!这边还等着你决定要订什么花!”


戴妍琦挥了挥手里的广告册:“花店里有三十多种花都可以提供。”


黄少天惊了:“三十多种?你饶了我吧!我又没有特别喜欢的!这怎么选的出来啊?”


“少天觉得百合怎么样?”喻文州说,“寓意百年好合。”


“那就这个吧!”黄少天瞬间被说动了,转头又问,“老叶你觉得百合行吗?”


叶修说:“听你的。”


话才说完,叶修又被苏沐橙拉走了:“你是不是要弹钢琴?”


叶修疑惑:“我有这么说吗?”


苏沐橙说:“你都不想在少天面前露一手嘛?!”


“想啊。但我这都多少年没碰了。”叶修无奈地说。


“没事,这两天练练就行,又没让你弹多难的。”苏沐橙说,“你待会在手机上下个钢琴APP,或者弹真的也行。我记得这家主人有钢琴的,你自己各个房间找找。”


叶修点头:“行吧。”说完,他四周看了看,又问,“叶秋呢?”


苏沐橙说:“刚走。他找他参加什么乐团的同学去了,到时候给你们伴奏。”


叶修说:“真辛苦啊你们!”


“大家一大早就起来忙活了。”苏沐橙说,“你都不觉得家里少了点人吗?”


叶修说:“好像是吧。哪去了?”


“云秀带着王队韩队他们几个去超市了。”苏沐橙解释道,“得买点食材备着,婚礼当天不是打算烤肉吗?”


叶修惊了:“老韩也去啊?我面子真大!”


“知道就好啦!”苏沐橙把手里的小本子在他肩上敲了一下,“赶紧去帮忙!”


张佳乐走过来问:“蛋糕订几层的?”


叶修说:“你们队长都去超市了你怎么不跟着去?”


“我这不是要出门给你们订蛋糕吗!”张佳乐怒道,“到底几层的啊?”


叶修想了想:“三层吧?”


唐柔在一旁说:“三层可能不太够。”


叶修闻言改口:“那就五层。”


“五层会不会多?”张佳乐说,“算了算了,多了用来打蛋糕仗吧。”


叶修乐了:“黄少天第一个糊你脸。”


张佳乐:“糊你才对吧!”


忙起来的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婚礼前一天。


黄少天和叶修回到家的时候众人正准备吃午饭,一看两人回来了顿时招呼着一起吃。


“你们俩早上干嘛去了?”苏沐橙说。


叶修说:“领证去了,前几天只是提交申请。”


陈果立刻说:“那领到了吗?我看看我看看!”


叶修把结婚证递过去,众人几十颗脑袋顿时在上方挤做一团,叽叽喳喳地就讨论开了——


郑轩说:“这个字是不是烫了金的?”


张佳乐说:“比我想象的小啊。”


魏琛问:“怎么就一张纸?”


韩文清说:“挺漂亮。”


王杰希问:“没有照片吗?”


黄少天一听,立马见缝插针道:“是吧?我也想问这个问题!没有照片谁知道这是谁的结婚证啊?”


叶修说:“这不有签名吗?”


黄少天说:“签名有什么用。没照片谁知道这领证的是两个大帅哥啊?”


没见过这么夸自己不脸红的,几十颗脑袋一哄而散。


陈果又问:“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叶修说:“找个相框框起来吧。”


“我也觉得。”黄少天点头,“放桌上挂墙上都可以。”


按照西式婚礼流程,两位新人从婚礼头一天中午开始就不允许再见面了,一直得持续到第二天婚礼开始。所以这顿午饭过后,黄少天就得先离开他们住的地方。


黄少天拎着小行李箱下楼,走到家门口说:“那今天我就跟队长混了。”


喻文州站在他旁边,笑笑,没说话。


苏沐橙说:“少天联系好今晚住的宾馆没?”


黄少天比了个OK的手势:“苏妹子你就放心吧!”


郑轩在一旁说:“所以这个环节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距离产生美吗?”


“小别胜新婚吧。”方锐说。


苏沐橙看了看她的笔记本,又道:“哎呀,我是不是忘了安排伴郎了?”


有人问:“伴郎需要干什么?”


苏沐橙想了想:“耍帅吧。”


“那简单。”方锐第一个举手,“选我选我!”


苏沐橙说:“叶修和少天,你们俩每人选三个吧?”


叶修正在喝水,冷不丁被点名还很吃惊:“什么?”


方锐说:“让你挑三个长得帅的!”


“这还不容易?”叶修毫不犹豫地说,“小周来!”


周泽楷:“好!”


张佳乐看着方锐几乎举到天上去的手快笑死了。


“第二个包子吧?”叶修说。


包子:“好的老大!保证完成任务!”


等到了第三个,叶修仿佛才发现面前有个活人般看着方锐说:“要不你也?”


方锐看向别处:“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这戏还挺足,张佳乐仍在笑着,猛地自己却被点到了。


“别笑了,说的就是你!”一回头黄少天看着自己说,“明天别想跑啊。”


张佳乐还没来得及说话,黄少天又道:“队长也来行不行?”


喻文州点头:“没问题。”


“最后一个——”黄少天扫视一圈,“郑轩吧?”


郑轩惊讶道:“我?”


黄少天点头:“是啊!免得你明天一觉睡过头了。”


郑轩:“我不至于吧!”


交代完伴郎的事宜后,黄少天总算要离开家门。


“那我走了啊!”黄少天站在门口朝里面挥手,“大家明天见!”


大家整齐划一地跟他拜拜,黄少天看了一眼泯然众人的叶修,点名道:“老叶你就没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叶修疑惑:“我说了‘拜拜’了啊?”


黄少天郁闷:“能不能说点好听的啊!”


“行吧。”叶修说,“明天见。我抓紧时间想想你。”


下午还有得忙的,后方还有整整一片空地等着人布置。众人男女分工,包装礼物交给了各位女选手,剩下的都被打发到室外去布置场地了。


叶修从楼上下来,正欲走出家门,突然被苏沐橙叫住了:“你过来你过来!”


“怎么了?”叶修凑过去问。


“这个他们忘拿了。”苏沐橙从一旁的口袋里抱出一捧装饰用的小彩灯出来,“你拿去挂上。”


“哦。”叶修走了两步又问,“挂哪?”


苏沐橙说:“随便吧,你看哪能挂就挂哪。”


“行。”叶修点点头,抱着满怀的灯出去了。


走到后院他才被惊了一把,这群人忙没怎么帮上,捣乱倒是挺在行。


“这谁摆的啊?”叶修经过摆放好的桌椅忍不住问。


“我,怎么了?”张佳乐说。


“你摆泳池边上不怕吃着吃着落水吗?”叶修无语了,“换个地儿。”


张佳乐问:“换哪儿啊?没地方有空位啊!”


叶修想了想,说:“那往里挪挪吧。”


再往前走,是踩在板凳上正在扎垂花门的几人。


叶修站在旁边看了看,提醒道:“别摔了啊。”


左半边站的是方锐:“我心里有数。”


右半边站着魏琛:“你忙你的去吧!”


最下边还有一个莫凡给两人递百合花。


叶修对魏琛说:“我是怕你把腰闪了。”


魏琛手一顿,低头道:“嘴真欠,你赶紧找个凉快地呆着吧!”


叶修左右看了看,把无所事事的叶秋拽了过来,随口说:“这两人看着点。”


再往前走叶修碰到了迎面走来的王杰希。


“干嘛去啊?”叶修问。


王杰希说:“上个厕所。”


“别上了。大家都在忙你怎么好意思上厕所。”叶修把怀里的彩灯往那人手里一塞,“快快快,挂灯去,沐橙交代的。”


王杰希愣了两秒才问:“怎么挂?”


哪知叶修已经走远了:“爱挂哪挂哪吧!”


经过了正对着卷尺铺红毯的张新杰后,叶修在旁边的草地上看见了乔一帆和邱非。


因为两人背对自己,于是叶修绕到正面去看,哪知一看就愣了。


“你们俩用嘴吹气球?”这也太实在了,叶修说,“打气筒呢?”


邱非表情挺郁闷:“没有!”


叶修蹲下身看了看两人面前的气球袋子,里面就三种颜色——白的绿的黄的。


他忍不住问:“这颜色谁挑的啊?”


乔一帆说:“好像是老板娘吧?”


邱非看了一眼叶修的表情,问:“不喜欢吗?”


“没,挺好。”叶修笑了笑,站起身说,“你们俩别吹了,等着我给你们找个打气筒。这么大袋得吹到明年去了。”


口头承诺完,叶修继续往里走,最后在尽头处看见了几顶隐约成型的帐篷。帐篷里穿梭着几个人影,有郑轩有包子,还有韩文清。


“热成这样啊?”叶修走过去惊奇地说,“怎么搭个帐篷上衣都搭没了。”


包子说:“马上就搭好了!”


“旁边的地方空着干嘛?”叶修问。


“轮回那个天蝎座的人说可以留着搭烧烤架。”包子回答。[2]


叶修没法接话,心里不禁怀疑就这几天时间,包子已经是不是把全联盟的星座都搞清楚了。但叶修连记住自己什么星座都够呛,更别指望他能知道轮回里天蝎座的人是谁。


叶修接过包子手里的支撑杆,说:“你去屋里歇会吧,剩下的我来。”


“老大你能不能行啊?”包子担心道。


“搭个帐篷有什么不行的?”叶修笑说,“进去吧,进去之前记得把衣服穿上。一屋子姑娘呢。”


“行!”包子点头,放心地把剩下的工作交给叶修,走了。


没走两步他又被叶修叫了一声,后者叮嘱道:“你去找找屋里有没有打气筒,找不到问问沐橙,没有的话去买一个吧。”


“好嘞!”包子应道。


一群人布置完场地已经是晚上了,个个累得不行,回房间倒头就睡。


叶修睡觉之前还记得去琴房练了练琴,十二点钟才挨上枕头。他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然而精神本还没回够就被人从被窝里拽出来了。


叶修睡眼惺忪地问:“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你还好意思问!”陈果把他拽起来,“快起来准备,婚礼就快开始了!”


叶修以为自己幻听了:“几点了?”


苏沐橙说:“差十分钟七点。”


叶修松了口气:“十点才开始,你们现在叫我起床是不是早了点。”


“早什么早!要准备的多着呢!”陈果把叶修脑袋底下的枕头抽走,“快起床换衣服。”


叶修被两个人赶鸭子上架地拉下床,然后被推进了洗手间。


苏沐橙在外面翻着他的行李箱问:“你衣服呢?”


“衣柜里挂着呢。”叶修说。


陈果又问:“领带放哪了?”


“一起放着的。”叶修说着,花了几分钟洗漱完,然后他走到床边顺手拿起了手机。这俩人心太狠了,昨天累了一天,结果今早提前三个小时就把自己叫起来,他忍不住想和黄少天分享一下。


然而叶修手机才刚打开qq界面就被人抽走了,他转头一看,是苏沐橙。


“你想干嘛?”苏沐橙看了一眼屏幕,“给少天发消息?”


叶修不置可否。下一秒苏沐橙又道:“不能发。手机我没收啦!”


叶修疑惑道:“怎么?”


“按规定来啊,婚礼开始前新人是不能见面的。”苏沐橙说,“当然发消息也不行。”


叶修一愣,这才想起来还有这回事。不过就半天时间没听见黄少天的声音而已,他竟然有点想念。


“待会要穿的衣服已经给你放床上啦,你赶紧换。”苏沐橙说着,带着陈果退出了房间。


叶修很少穿正装,所以这一整套穿下来花了些时间。他手法不太熟练地对着穿衣镜整理着领带,突然听见房门外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


“哟,老叶没看出来啊?你这一套衣服穿下来还挺人模狗样的嘛!”听声音像是魏琛。


很快苏沐橙的声音又响起:“嗯?他不是……”


叶修听着外面的动静开口道:“谁找我?”


这时房间的门才被人推开,一时间叶修和门外的苏沐橙、魏琛的目光对了个正着。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魏琛,他看看叶修,又看看门边站着的自己刚刚说的那个人,少有地蒙了:“你在里面?那外面这……”


门边的人一头黑线地出声:“我是叶秋。”


“哦!这样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魏琛干笑两声,溜进了房内。


叶修总算把他的领带折腾好了,侧过身给苏沐橙看了看,问:“还行吗?”


苏沐橙站到一米开外,托着下巴认真打量了一番,最后竖拇指道:“非常行!”说完她又想起了什么,拿起手机补充道,“你等等,我拍两张。”


叶修说:“拍什么,待会婚礼上有时间拍。”


“那不一样啦。”苏沐橙飞快地找好角度拍了两张,然后说,“你先下楼吃早饭,吃完上楼来找我,我给你做做造型。”


叶修傻了:“什么?”


“黑眼圈总得遮遮吧!”苏沐橙说,“好歹一辈子只有这一次婚礼呢,而且今天全程有摄像机跟拍,拍丑了怎么办?”


“摄像机?”叶修问,“我怎么不知道?拍了干嘛?”


“拍了刻成光碟,大家留作纪念呀。”


叶修惊了:“别啊,多大仇?”


苏沐橙推着他下楼:“不要挣扎了,你不知道的多着呢,别想了。”


忙碌的早晨过了一半,两人的婚礼终于迎来了即将开始的倒计时。


卢瀚文作为全场唯一的一位未成年人,自然是肩负起了花童的重任。婚礼即将开始之际他就已经往地毯上铺上了一层百合花瓣,眼下看婚礼近在眼前,他又忍不住紧张起来。卢瀚文坐在椅子上如坐针毡地纠结一阵,又想把花篮拿过来再补一层。


郑轩一看他慌慌张张地跳下椅子,抬手就把卢瀚文抓回来了:“怎么了这是?”


“我我我……”卢瀚文有点着急,“我再去铺一层花吧!我怕不够!”


“够了够了,再铺待会就没得撒了。”郑轩说,“花瓣就这么多,你可得省着点用。”


说话间来宾们都已经入座,红毯两边的圆桌上放有包装精美的礼物,桌边坐了满满当当的人。时间慢慢指向上午十点,众人都已坐好,最后一个入场的是一身鹅黄色礼裙的苏沐橙。


她后面跟着叶修,那人一身黑色的西装,胸前是藏青色的领带。他额前的碎发似乎是被人有意无意地拨到了两边,露出了干净的一角额头。往下是斜飞入鬓的眉尾和高挺的鼻梁,叶修薄唇轻抿,两端勾起了一个温和的弧度。


妥帖的西装下面是利落的西裤,正随着叶修的脚步轻微晃动。那人的脚步不疾不徐,每一步都走得稳稳当当,一如他当年走进嘉世俱乐部的大门,走进兴欣网吧,最后走向总决赛的领奖台,走向世邀赛的聚光灯下。


众人目送着叶修在红毯尽头站定,然后转过身来,面对着不远处红毯的那一端。


时间在这一刻跳至十点,不远处大门的方向传来了一阵悠扬的汽车鸣笛声——


黄少天来了。


在众人的注目礼之下,一辆白色的敞篷老爷车缓缓地从红毯尽头的转角处驶来,车头扎着一大捧雪白的百合花,被有心地摆成了心形。两边的后视镜被拴上了一黄一绿两根丝带,眼下有风吹过,正轻飘飘地顺着风向摇摆。


伴随着汽车进入人们的视线,在一旁待命已久的交响乐团也恰好时机开始演奏《婚礼进行曲》。响亮的小号声奏出一段响彻天空的曲调,远方有白鸽被惊醒,排着队扑腾着翅膀从后方的树林里飞来。


汽车还在缓缓地靠近,叶修情不自已地把目光移向了一旁的副驾驶——黄少天身穿米白色的西装,一手支在车窗下缘,随意地靠着。他笑得招摇又羞赧,眼神明明亮亮,两人的视线无拘无束地对了个正着。下一秒黄少天倏地笑了出来,两颗虎牙都暴露在了藏也藏不住的笑意里,眉眼间都是满溢的快乐。


叶修看着黄少天,心想,他们明明才半天没见,却好像已经分开了很久。久到现在他有些舍不得移开视线,生怕错过那人的一分一毫。


几天前,黄少天在QQ上说的话此时又回响在叶修耳边——


“老叶,你说要是我们以后结婚的话我该穿什么?


“你肯定穿黑西装吧?我想象不出来你穿别的颜色的样子……那我应该穿白的了,我可不想和你穿一样的。


“然后我们应该找个大晴天。你在红毯尽头等我,我坐着车过来。


“还有什么?哦,等你看见我时记得对我笑笑啊。那种场合下我肯定控制不住表情的,要是就我一个人傻乐就太尴尬了……


“大概就这些吧!我要不找个本子记下来?万一忘了怎么办……想到什么别的还可以加……”


想到这里,老爷车也停在了众人的背后。


黄少天和他的父亲下车,一左一右地踏上了红毯,一步一个脚印地朝自己这端走了过来。


叶修看着那道白色的身影,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朝着不远处的那人温柔地笑了起来。


黄父带着黄少天走到了距离叶修一步之遥的地方站定,把黄少天的手托起来,放到叶修面前,看着他的眼睛,严肃道:“我把我儿子交给你了。”


叶修对上黄父的目光,顿了一秒,才认真又郑重地点头:“好。”


他牵过黄少天的手,两人并肩而立,在司仪面前站定。在走红毯的过程中,司仪已经讲述完两人从相遇到相识的过程,此刻正拿起誓词,开口向叶修问道:


“你愿意与这个男人结为伴侣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黄少天转过头,叶修的轮廓被头顶的阳光镀上了一层浅金色的边。黄少天微微有些出神,耳边响起的是那人毫不犹豫的回答:


“我愿意。”


司仪微笑着侧了侧身,又看向了黄少天,问道:


“你愿意与这个男人结为伴侣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黄少天感觉到身旁有人看了过来,他忍不住笑着说:“我愿意。”


“那么,我宣布:你们从现在起结为伴侣。”司仪笑着说,“现在你们可以亲吻了。”


因为实在有点紧张,再加上这个司仪又说的英文,所以黄少天一时间思维没有转过弯来,愣了半天还没反应过来他后面那句到底说了什么。


最后还是叶修一句话把他唤回了神:“少天。”


黄少天下意识地看了过去,随即就感觉到叶修一只手轻柔地抚上了他的下颚,然后那人便吻了上来。


黄少天一愣,睫毛在两人所剩无几的距离之间颤抖了一下,然后他顺从地闭上了眼,抬手勾住了叶修的后颈,迎合了上去。


誓约之吻后面的环节是交换戒指。两人纷纷把准备好的对戒拿出来,对视一眼,最后珍重地戴在了对方手上。


再往后是好友致辞,司仪把话筒传到了宾客席里,第一个接过的是苏沐橙。


“你们俩终于结婚啦。”她笑着说,“作为一个见证了你们从认识到走到今天的人,我也很欣慰啊!以后叶修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给少天打电话了,你们肯定都不知道他为了找我借手机找了多少幌子,我每个月的话费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众人一阵哄笑,黄少天笑得最开心。


苏沐橙接着道:“我和叶修认识这么多年,说实话他臭毛病还挺多的。以后你们俩可是要一起生活啦,少天一定要多包容一下。”


黄少天闻言重重地点了点头:“我会的。”


下一个发言的是喻文州。


他站起身看向叶修的方向,笑道:“那我是不是应该代表蓝雨这边给叶神说两句?”


叶修说:“当然。”


“其实我的心情和苏队应该差不多吧。”喻文州道,“少天很好,但也有不少缺点。他爱吃甜的,不爱吃秋葵,早上起床也有起床气……这些事情叶神大概已经知道了,有些不知道就等着你自己去发掘。当然,问我我肯定是不会告诉你的。”


大家又是一阵笑。


喻文州顿了顿,最后说:“蓝雨可是把我们的副队长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对他。”


叶修点了点头:“要不你们蓝雨直接整个跳槽到……”


黄少天一听就觉得不对劲:“我去你走开走开啊,怎么还当面挖起墙角来了?”


接下来的场面就变得不可控制起来,喻文州不过是举着话筒问了一句“还有谁想说”而已,众人大概是很少体验到当领导发言的感觉,顿时抬起手一阵疯抢,说什么的都有。


张佳乐第一个接过来说:“黄少天为民除害!”


害字还没说完,话筒就被人抢了,郑轩说:“结婚了就别再半夜拉着我谈人生了!”


王杰希凑过来说:“严禁在qq群里秀恩爱。”


周泽楷坐不住了:“就是!”


陈果说:“记得让叶修少抽点烟!”


楚云秀道:“黄少,叶神什么时候欺负你随时跟我们说!”


最后现场吵成一团,谁都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方锐抢过话筒扯着嗓子喊道:“新婚快乐——”


韩文清说:“新婚快乐。”


唐柔说:“新婚快乐!”


大家的抱怨声渐渐小了,最后化作异口同声的一句:


“新婚快乐——”


接下来就是吃吃喝喝的环节,五层蛋糕被推上来,叶修和黄少天走上去一看就乐了。


“这蛋糕谁订的?”叶修说,“上面画的是个啥?”


“我订的。”张佳乐说,“你们俩怎么回事这都看不出来吗?左边是烟圈右边是文字泡,不是很明显吗?”


叶修问:“这不是你的创意吧?”


“是我临出门前苏妹子交代的。”张佳乐又看了一眼,忍不住说,“我觉得画得很好啊?你们都不知道我和店员沟通有多费劲,后面还是我亲自给他画下来看的!”


那这个蛋糕画工看起来这么拙劣就能解释得通了。


黄少天一边嘲笑张佳乐一边把蛋糕切开了,嘉宾们每人分了一块,美滋滋地坐在桌边吃。说着旁边又推来了一座两米高的香槟塔,黄少天被人赶鸭子上架地安排了一个倒酒的任务,他摇摇晃晃地踩上板凳,正举着酒瓶打算倒,就听见叶修在下面一本正经地来了一句——


“我真怕他摔进去。”


黄少天扭头一看,居然还是对着苏沐橙说的。


他忍不住挥着酒瓶对叶修道:“我靠!你别乌鸦嘴行不行啊!你不说没人会掉进去!”


叶修看他摇摇晃晃心都悬起来了:“你赶紧倒吧!”


蛋糕吃了一半,大家也没心思继续坐着聊天了,纷纷张罗着拍照。


叶修不怕被揍地扯着嗓子喊了一句:“大眼你记得跟摄影师说只拍你半边脸啊!是左边还是右……”


话还没说完就被苏沐橙打走了。


集体照的时候两人被推到中间站好,黄少天想了半天都没想出该摆什么姿势,又急又郁闷:“完了完了老叶你赶紧给我想个pose!”


叶修说:“两手贴裤缝站着吧。你还想要什么姿势啊?”


“傻站着多没特色?”黄少天不满地说。


“集体照太挤了,你又施展不开。”叶修说。


说话间前方的摄影师已经开始了倒数:“准备!3——2——1——”


情急之下黄少天也顾不上了,勾着叶修的脖子就朝镜头比了个“耶”,笑得明晃晃的。等到拍完以后他回头一看,才发现后面的人跟马戏团表演一样,群魔乱舞的什么样都有。


比如孙翔和张佳乐他们,黄少天可能这辈子都搞不懂他们俩为什么要把脚翘到天上去。


看完马戏团再定睛一看,叶修这家伙的手居然也不老实地放在了自己脑袋后面,还也比了个“耶”。


黄少天一看就惊了:“你不是说两手贴裤缝站吗!”


叶修装傻,拔腿就跑:“什么?没有吧。”


拍完集体照就是自由拍照时间,新郎们和他们的伴郎们先来了一张。


“包子你太高了吧,站中间还是站最旁边你自己选。”叶修说。


包子说:“我都可以!”


“我站中间我站中间!”方锐说。


黄少天:“周泽楷你站我旁边行不行?”


周泽楷点头:“嗯!”


几个人一连拍了几张照,效果还不错,正打算原地解散去和别人拍,突然就见一个人影冲了过来——


下一秒,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周泽楷的脸上多了一坨奶油,还不偏不倚地正好糊在鼻子和下巴上,看起来像一个高富帅版的圣诞老头。


肇事者还幸灾乐祸:“哈哈哈哈哈!周泽楷你笑死我了!”


大家都愣着,方锐第一个反应过来:“哎哟,还好现场没有赞助商,要不人都没法接广告了。”


众人看向罪魁祸首孙翔,那人手里举着一盘子蛋糕,笑容渐渐凝固了,茫然地说:“你们看我干嘛?不是张佳乐刚刚说的等大家拍照就可以用蛋糕糊脸了吗?”


“……”黄少天二话不说就把蛋糕抢了过来,跟着张佳乐一路追杀,“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黄少天举着一块蛋糕追着张佳乐满院子跑,眼看着要闹出人命了,在一旁围观了全程了苏沐橙终于开口道:“大家饿了的话可以准备烤肉啦!帐篷里有饮料,累了的进去休息就好!”


吃吃喝喝的一下午过去了,婚礼终于迎来了晚上的重头戏。


缠绕在头顶的小彩灯不知何时已经被人点亮了,五光十色地连绵在头顶,连成一片斑斓的光辉。


大家在场地外围自发地形成了一个包围圈,中间是一架通体黑色的钢琴。黄少天也站在人群里,心情有点紧张。因为按照流程来下一个环节是舞会,但他压根不会跳舞,让他来跳多半都是手脚都不知往哪放。


更何况他还要和叶修一起跳开场,真是要了命了。


黄少天想和叶修说两句话,然而这才发现自己身边没站着对方。


他下意识地转头在人群里扫视一圈,刚在自己的对面看见那人,就见叶修穿过了人群,走到钢琴边坐下了。


黄少天愣了愣,话到嘴边也咽了下去,他突然意识到了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于是转为目不转睛地盯着叶修看,连眨眼都眨得小心翼翼。


叶修的碎发因为下午的一通疯玩有点散落了下来,零零散散地垂在了额前。他低头垂着眼,并没有对上任何人的目光。


黄少天看见叶修轻吸了一口气,然后将双手缓缓地放在了键盘上,黑白分明的琴键衬得他颀长又骨节分明的手非常好看。


四周很静,只有闪烁的彩灯在彰显着自己的存在。这几天一直似有若无的不真实感此刻又涌上了心头,婚礼现场弥漫着动人的浪漫气氛,黄少天出神地望着叶修的身影,忍不住想,原来这就是我喜欢的人。


叶修那边顿了两秒,终于动了。


他起手在琴键上跳跃了几下,一连串流畅地音符便倾泻而出。


黄少天一动不动地认真听着,耳边传来了魏琛的低声问话:“老叶这弹的什么呢?”


“《梦中的婚礼》。”方锐说。


“哟可以啊你,这也知道?”魏琛惊道。


“昨天他自己练习的时候我凑过去问的。”方锐说。


魏琛:“……”


短短几分钟的钢琴演奏很快步入尾声,人群开始躁动起来。黄少天听见有人在叫自己,转头一看是苏沐橙:“少天上呀!”


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什么?”


“哎快去吧你!”这是魏琛的声音,下一秒黄少天便感觉自己背上同时被无数人推了一把,他踉跄几步,最后跌跌撞撞地直接来到了叶修面前。


恰好这时,叶修也完成了乐曲最后一个音符的演奏。他抬头看着黄少天,笑着站起身。两个人走到人群包围的中央,黄少天更紧张了,说:“老叶你会跳舞吗?”


叶修乐了:“你看我像吗?”


“不像!”黄少天说,“那怎么办?我们就傻站着吗?”


叶修抬起手搂住对方,说:“抱着转圈吧,比站着好。”


“这也好不到哪去吧!”黄少天想象了一下,抱着叶修笑喷了。


好在旁边蠢蠢欲动的大家很快也纷纷加入了进来,方锐招呼道:“大家有对象的搂对象,没对象的搂自己啊!”


说完他回头一看,谁知有没有对象的都搂上了,就剩一个孤苦伶仃的自己。


“喂你们什么情况?”方锐忍不住说,“原来有这么多对我都不知道吗!”


“是啊!”有人回答,“给你一个惊喜!”


“这是惊吓吧!”


“别啊!方锐大大来我这,我陪你!”


“那还是算了,我自己跳挺好的!”


闹腾完一晚上,回到屋里已经是十点以后的事情了。


黄少天回房间以后第一件事是把领带解了,这东西系了一天,有点勒得慌。


窗户边站着叶修,那人听见自己的响动以后回头看了一眼。黄少天对上叶修的视线,问:“你早就回来了吗?”


叶修说:“刚回。”


“哦,那你站窗户边做什么?”黄少天好奇心作祟,凑到叶修旁边去看了一眼,疑惑道,“刷微博?”


“嗯。”叶修把手机递给他看,“沐橙刚发的。”


“发的什么?”黄少天说着,接过来翻了翻。


客户端显示苏沐橙半个小时前发了一条微博,九张配图全是今天婚礼上的照片,有叶修在穿衣镜前整理领带的,有郑轩和自己拥抱的,有他们俩交换戒指的,最后还有一群被糊了一脸奶油的人的合影。黄少天点开大图拼命看了看,蛋糕覆盖面太广,一个也没认出来。


这就相当于公开了,黄少天说:“你微博肯定炸了吧?”


“是啊。”叶修说。


黄少天看了一眼最下方的消息通知,一直显示的99+,不过手机还在不断地提示有新消息,想也知道微博上那群人会有多疯狂。这边晚上十点,国内正好是白天,粉丝们估计会疯吧。


叶修又道:“要不咱俩也发一个?”


“发什么?”黄少天问。


叶修说:“你想发什么?”


黄少天环顾一眼房间,最后在床头边找到了他们俩的结婚证,顿时笑说:“照片都有了,我们就拍张结婚证发吧?怎么样?”


叶修点头:“行啊。”


两个人找好角度拍了一张,然后开始为配字发愁。


“说什么呢?”黄少天想,“‘新婚快乐’?不对吧,我们发了这个大家肯定要评论的,我们把这话说了他们说什么?”


叶修:“你操心的还挺多。”


“那换一个,‘感谢大家的支持’?”黄少天又说。


叶修笑:“获奖感言呢这是?”


黄少天一听,立刻改口:“滚滚滚!你这人真难将就,那你来想!”


三分钟后,一条微博新鲜出炉——


@ 叶修V:


私人恩怨,单挑!


[结婚证照片.jpg]


又是一个三分钟后,一条评论被齐心协力顶到了了热评第一——


“君伴夜雨,百年好合”。





END


[1]特伦顿:美国新泽西州首府


[2]轮回天蝎座的:指江副队XD

评论
热度(2310)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