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闲来打酒问江湖(上2)

斗神叶x剑圣黄➡️皇帝叶x剑圣黄
ooc

字数:3649

“我靠靠靠!死断袖放开放开放开!"他暴跳如雷,"你瞧不起我还调戏我,再来!看小爷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唉我说你听到没松手松手!"
那人像是故意要惹他不快一样,放慢拍子松开他。他甫挣脱,看也不看那人,冲过去捡起冰雨,心疼得倒吸一口气。他家冰雨,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这人自己不爱惜武器就算了,还累得他的冰雨也躺在地上吃灰,真真气死他。他收剑入鞘,狠狠瞪了那人一眼,掉头就走,技不如人无甚好说,这张欠揍的脸他是深深刻在脑子里了,等他神功大成,哼哼,小爷弄不死你!
那人却出声:“打不过就跑啊?先出手的也不是我吧,怎么弄得像是我惹了你?小伙子武功不怎么样,气性倒挺大。”
他硬梆梆回道:“输就输了,小爷没什么输不起的。但你留手算什么?你知道尊重两个字怎么写么?”
“谁告诉你行走江湖要时时刻刻全力以赴的?”他听得那人在背后啧啧,“江湖处处是风波,这会拼尽全力,指不定就是临门一脚踩在陷阱的槛上。可留手就留手,为别人留一线生机,也给自己转圜。”
黄少天沉思片刻,转头已是伤人剑气收敛,长身玉立,唇齿带笑,活脱脱一个不知世事的小公子。叶修心下称赞,好一个悟性惊人知错能改的后起之秀,这会就算是他也挑不出什么毛病了。
打一棒子自然要给个枣儿甜甜嘴。叶修唔一声,"不过你天姿确实不错,刚刚那一剑是你临场领悟?记住那个手感,再快个分寸,便是我也躲不过。"
黄少天便是没想到这人狗嘴里也还是蹦得出几句人话的,他憋不住笑开了点儿,嘴上还是犟:"打败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又不是打败斗神,人斗神那才叫厉害呢!十八岁打遍天下无敌手,你能吗你能吗?你也不过是仗着大我几岁,等我到你这个年纪,一定扬名立万,叫天下人都知道我黄少天的名字!"
叶修神情古怪欲说还休,咳嗽一声,"成吧,那哥就等着少天大大虐我的那天啊。"
未来扬名立万的少天大大很是受用,趾高气扬地嗯道:"你叫啥啊?看你一身落魄,求小爷罩你也不是不行!"
哎哟喂,这小子情绪太高涨了,每句话跟的都是感叹号,怕不得给吵死。他怎么就答应了老魏给他带小孩呢?他怎么就认出了那是冰雨呢?他叫苦不迭,一开始装眼瞎就好了。不过这时再悔恨也无济于事了,看这小孩两眼发亮一副要赖上他的模样,暗叹一口气,答道:“叶修。”
黄少天愣了愣,反应过来是叶修不是叶秋,嘀咕几句名字怎么这么像,也没太在意,自来熟地搂上叶修的肩,吵着要叶修陪他再练几回。叶修应了魏琛的请,要将黄少天拉扯到出师,这小孩积极是好事,早出师他耳根早清净。
战罢,黄少天拉着他绕着西湖转了几圈,似是在找什么东西,巨细靡遗。可惜眼看日落,也没找到。他也不气馁,拖着叶修在西湖边找了个客栈一住就是十天半个月。当然叶修的房钱也是他付,毕竟人家又是陪他天天转西湖又是给他当陪练,半句怨言没有的,怎好叫这个看着就囊中羞涩的家伙付钱呢。这点操守他黄小爷还是有的。
到了第十六天,饶是再擅长等待,他也忍不住掀桌了:魏老大说好的斗神这个月就在西湖边上等他呢!斗神在哪里啊!骗子骗子骗子!
叶修听他从早上开始就没停过念叨魏琛和斗神,耳朵都要起茧子,装路人甲一样问:“你找斗神有事儿?”
黄少天哪是藏得住话的人,噼里啪啦倒豆子一般:“还不是魏老大,说是蓝雨庙小经不得我折腾,把我从温暖的被窝里赶出来,大成之后才能回去!你听听,有这么不负责任的师父吗?我倒是把剑谱都背下来了,但是没人教导难道叫我瞎琢磨?魏老大也不怕我走火入魔!他说是说替我找了斗神教我,说是月初在西湖边等我,我这都从月初等到月中了,一个人影都没看见!我之前还挺高兴的,斗神啊!出道到现在未尝败绩的斗神!就算他没时间指导我,能和他打一架也不枉此行了不是,结果呢!唉我靠,要是今天还等不到斗神,我就要杀回去找魏老大算账!”
叶修正好整以暇地喝茶,闻言一顿好呛,黄少天赶紧凑过来给他拍背,一边念老叶你一把年纪了还这么不淡定哪天给呛死了可咋整。叶修深吸一口气,诚挚地讲:“你找斗神?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
黄少天震惊,什么,斗神竟然已经来到他身边了!不愧是斗神,他完全没有感受到一点气息!他跟做贼似的左顾右盼,没发现什么可疑人物,凑到叶修耳边嘀嘀咕咕,老叶斗神在哪?我居然没有发现任何踪迹,斗神不愧是斗神,反侦察能力太强了!
叶修无言地侧头看他一眼,“那什么……哥就是斗神。”
“操!”黄少天怒上眉梢,一巴掌拍在叶修背上,气呼呼地坐回原位抱怨,“我跟你说认真的呢,这事儿很严重的好不好!关系到你天哥的人生轨迹!这事上你别给我插科打诨啊我说。”
叶修无奈,往自己钱袋里掏了掏,丢个黑金牌子给黄少天。黄少天定睛一看,上面两个龙盘凤翥剑拔弩张的鎏金大字:斗神!
黄少天默默无语。这一瞬间,他脑子里闪过了很多画面,最后定格在一句话:“斗神啊!出道到现在未尝败绩的斗神!”简直要昏过去……被叶修这个老不羞抓住这么多把柄,怕是要被嘲笑一辈子……我选择狗带……
叶修见他生无可恋我要一豆腐撞死的表情,乐道:"哥哪想得到老魏笔下那个天不怕地不怕成天见儿折腾他一点都不尊师重道的崽子会这么崇拜斗神?得了得了,别瞪我,真不是故意的,哥给你道个不是,最多就是有意的嘛,哈哈哈哈!——哎松口松口!你还上嘴咬啊?上手也不行!不能挠!哎——"

黄少天既找到了斗神,当日好好休息后,次日便启程,和叶修一起离开了西湖。叶修不会拿这个乌龙拿捏他。小剑客机敏得很,得瑟地翻身做主人使唤斗神大大。叶修是个便宜不占够就感觉自己吃亏了的主儿,哪有不付代价就想使唤他的道理?叶修心里的算盘打得噼啪响,小孩儿使唤他的代价就拿住宿费抵了,利息一笔笔记在账上,来日方长,总有和他讨的时候。
可怜你天哥,被套牢了还不知道,只好卖身还债,悔年少轻狂,不识老猥琐真面目。
二人从西湖一路北上,走得不缓不急,从绝胜烟柳看到夜雨清荷,从秋池银杏看到大雪铺地,四时好景,一夕风变。
那是个惯常的冬日。他二人停停走走,慢悠悠在十二月晃到边关一带。都是杀伐征战,江湖事却大不同于兵事。也是黄少天一时兴起。这才九月,草原就起霜了,叶修不经意提了一嘴,冷得这么早,草原上要冻死不少牛羊。戎狄必要南下打谷草。那就是有战喽?少年剑客脱了大氅,一身劲装跳脱活泼,他一个银光落刃劈向叶修,荒原上乍起一道夺命的风,倏忽而起倏忽而灭。这招火候够了,叶修赞道,小剑客一日千里,半载时光转瞬而过,已是他不得不提却邪应对的对手。对,有战,而且是大战。叶修以快打快,抬手枪尖力挑一个突刺,逼得黄少天不得不在空中一个翻滚闪避,同时也失了最好的打击角度。不过黄少天此人,极为坚韧,他眉目一凛,气走全身于空中二次弹跃,眨眼间已至叶修背后!黄少天举剑就要斩下,叶修正要格挡,忽一蹙眉,还不待他细想,黄少天已劈在他的却邪之上!格挡成功?不,没有——黄少天嘿嘿一笑,抬脚踹向叶修腰侧,叶修来不及调整姿势,被狠狠踹中,他闷哼出声,然而黄少天的连招还没结束,他足下发力,以叶修的腰腹为支点瞬间弹开,不知何时,冰雨竟已被他收入剑鞘,他大叫一声,受死吧老叶!对了我想去边关打架我们去边关吧老叶嗷嗷嗷!——拔刀斩!
这就是你的致胜招?叶修嘲道,好啊打完这局就去,你来驾车,你刚才那脚可真够狠的,差点把哥肾都踢坏了,你赔啊?叶修硬吃下这波攻击,肩上一道血痕乍现,拔刀斩结束同时,黄少天与他的距离已经大大缩小,叶修甩手一个龙牙压迫住黄少天,黄少天估量了一下这场架的结果,大抵讨不了好,再不恋战利落收剑,回马车去给叶修寻金疮药。叶修这会儿才顾得上他可怜的老腰,嘶一声上车,大大方方脱了衣服给黄少天看。
俗话说得好,久病成医。江湖人无不是在外风吹雨打,给自个儿治点简单的伤口更是必备技能。打打杀杀么,谁能不受点伤呢。更别提像叶修黄少天这样儿的,平时搞个对打都一不小心就真刀实枪干起来的,能控制一下力道都算很对得起彼此了,半年以来真是旧伤还没好又添新痕,得亏二位都是男士,谁也不在意留下疤痕什么的,还是打起来爽最重要。
黄少天坏笑着捏了一把叶修的老腰,叶修倒吸一口冷气,谴责道,哎哟少天大大这是打算废了我的肾?哥倒是无妨,下半辈子都归你负责了成吗?黄少天和叶修待久了也没脸没皮起来,不过也是奇怪,每每叶修提到这方面的话题,一向伶牙俐齿的小剑客就各种炸毛,压都压不住,什么?关我屁事我不背锅啊!你的肾这么容易就坏只能说明你这个老不羞肾不好,肾虚知道吗肾虚?老叶你行不行啊一大男人肾虚你,你不还处男吗,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啊?
叶修见他嘴上损人,上药的动作却是柔和谨慎到仿佛是在触碰婴儿,马车内暖烛摇曳,被絮柔软,像是一场不愿醒的梦。太奇怪了,他魂不守舍地抚上小剑客细腻的发,太奇怪了,小剑客几乎就要坐在他怀里了,他竟然有些沉溺,沉溺于少年突然僵直的身躯和急速升温的吐息,以及无人愿打破的一室静寂,叶修,叶修何曾如此……
忽地,蜡烛烧尽,狭小的空间内顿时一片黑暗。黄少天突然跳了起来,咋咋唬唬地去换蜡烛,顺手将窗帘拉开一点,老叶老叶!天黑了,架火架火!
叶修收拾了下心情,他们就像从来没发生过这茬似的,心照不宣地将那一刻的温柔埋在心底,酿作酒,终有一日,这份如今尚不知其名的心情会化作避无可避的命运。

Tbc
越写越长,药丸……连大纲四分之一的进度还没走到

搞个后文皇帝叶x剑圣黄的预告:

那人倏地从他怀里蹦出,眼中星辰闪烁,他看着他,想起孤城画角秋声廖廓,想起夜雨八方越马横戈,少年鲜衣怒马,飞扬天下。
他笑得恣意:“区区宫墙,拦得住本剑圣来去?”
“谁说我是被你困住了,老叶,你听着!”
少年剑圣明眸皓齿,意气风发:
“皇宫不过是本剑圣的温柔乡,你就是本剑圣的媳妇儿啦!以后有谁敢再探大内,报上你夫君的名儿,保管他跪地求饶!”

评论(2)
热度(90)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