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闲来打酒问江湖(上)

斗神叶x剑圣黄➡️皇帝叶x剑圣黄
ooc
字数:2008

朝来新火起新烟,湖色春光净客船。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斗神时,那高处不胜寒的无冕之王正蹲在西湖边煞有其事地钓鱼。
说是钓鱼,看他有一钩没一钩间或打个盹儿的模样,也不过是打发时间。
黄少天从生长的南蛮之地一路北上游历,这样漫不经心的人倒也见过几个。不多,江湖总是意气风发的少年人的天下,虽说和他一战,那些个眼高于顶的少年人都蔫蔫地掉头回去重修了。黄少天眯了眯眼,从上到下,从那人疏懒的眉叼着的草根到他高高跷起的足身旁的黑金长枪,是个高手。
不设防如此而行走江湖的人,不是乱入的菜鸟,就是绝顶的高手。
他此番游历,除却体会大江南北的风物增长阅历,所为便是力寻高手以求突破。

黄少天何许人也,神州极南人士,在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好晴光里摸爬滚打,插科打诨耍赖撒娇自来熟找乐子无一不精,还带了点幼崽藏不住的锋锐冷意。
命定的剑圣的锋锐冷意。
要不说南蛮终是南蛮呢,中原人总是骄矜厚重的,被儒礼捆了一层又一层,万不像生长在终年阳光不要钱地泼洒的极南之地的人们笑得莽撞又洒脱,也不像天高皇帝远之地自带一点儿江湖匪气。
黄少天就与生俱来地拥有这种匪气。
他不怕杀人,更不怕被杀。对于下手碾断他人生机这点,他毫不畏惧。更直白地说,他渴盼刀光剑影江湖厮杀。
天生的江湖子弟。
朝堂之上党派林立,北方氏族常年以来坐拥朝堂重臣之位,相互勾连,形成巨大的利益体。南方学子纵是入了朝堂,也难以出头,多还乡做个父母官罢了。黄少天家境称得上优渥,读了个私塾,却终究不是读书的料。他父亲是乡里的进士,知朝堂上这点公开的秘密,又知自家孩儿实在不是什么天纵奇才,便索性放了他跟着云游来此的道士魏琛习武去。
倒是一拍即合。
黄少天不是读书的料,但习武上却是根骨奇佳。魏琛探他筋骨,于剑一道上更是百年难遇之资。他见猎心喜,带了黄少天回到蓝溪阁,赠予冰雨剑,亲身教导。
黄少天于剑之一道上的天赋无人出其右。他在数年内习至蓝溪阁秘传剑谱第七层,离顶端的九层不过咫尺之遥,然他剑意之凛冽、渴战之桀骜,已令魏琛焦头烂额,再难驾驭。到他年满十八,魏琛修书一封与昔日旧友斗神,便赶他出门北上游历。黄少天及冠之年,剑术大成,一剑风华震惊天下,无人可撄其锋芒,封称剑圣。

话说回黄少天十八这年,眉目飞扬,目如缀星,齿如含贝,腰如束素,笑如春花,天然风姿,端的是潇洒美少年。他肩披鹤羽大氅身着水蓝长袍,腰间斜斜挂了冰雨,一条束起来的辫儿像猫尾巴上下扑腾翻飞,胯下一匹魏琛千挑万选送他的白驹足不染尘,就是这万里清朗,也不及他一半眩目。
那垂钓人看似打盹儿,实则方圆百米的动静无一逃得过他的耳。那是匹好马,他懒懒地想,那翻身下马的也是个好小子。锐气勃发热烈难驯,少年人么,正常的,难得还透着冷冽沉静。他腰间的剑——
他猛一侧身,五指发力翻身跃起,足尖一勾揽上枪身轻轻巧巧提枪入手,瞅着那二话不说挥剑斩向他方才卧处的人挑眉笑:“嘿哟,还带玩儿偷袭的?”
那一身白蓝配色的少年人嘻嘻一笑,剑花一挽逼向他颈侧,嘴里还咕哝着:“身手不错嘛,我果然没看错,来来来讨教一番嘛,钓鱼多无聊啊还是来打架吧!”
他惊叹于这少年人学艺不算登峰造极,嘴速倒是平生仅见,竟然能在几个动作间吐出这么一溜话,难得还口齿清楚,不得不说天赋异禀。他偏头闪过剑芒,这少年人招招致命剑剑杀机,走的是尽皆攻势有死无生的偏路,嗯,像只一命尽悬于利齿尖爪的狮子,不过么,仅仅来往一招,他心下已有了判定,嘿,还是只幼狮哪。
判定既出,他不再周旋,索性扔了枪,赤手空拳迎上少年的利剑。那少年打得正兴起,见这人竟抛了武器,面上生了点恼怒,心里却冷静地迅速评估起二人战力差距,恐怕……这是他遇见过的最强的人。他面上张牙舞爪地步步进逼,实际已盯紧了全身而退的空子,只要这个男人在他的进逼之下退后一寸,他就可趁隙溜走!他心下打算得顺畅,那人却不闪不避,冲着冰雨的剑光暴起,他心一惊,这人是想自杀还是咋地?冰雨之锋锐,抽刀断雪!只见冰雨已贴上那人的右拳,那人却脚下一个腾挪,硬生生贴着冰雨薄逾冰片的剑身而过,毫厘之差!竟能将距离把握到如此地步!那人还在进逼!破风声狂烈,那右拳竟然蕴藏着如此强的力量,他几乎以为那拳头要打上他的脸了,他毫不怀疑这一拳下去他的脑浆都会被打出来——
越是恐惧,越要睁大双眼。
去看,去听,去寻找胜机——
冰雨寒光摄人心魄,他心下一片凛冽。
仅仅是一刹间,他腰肢发力左臂青筋暴起,竟以一个几乎不可能的动作将冰雨强行拐回,反手从背后刺向那人!那人意外地赞声好,右拳蓦地刹车反手击向他左腕,同时左手揽上他的腰,他一惊,兼之左腕受力,冰雨竟被击到地上。
他死死地盯着地上的冰雨,不能接受身为剑客居然被打掉剑的奇耻大辱:“你……”
那人搂着他,嘴里还叼着那根草,他瞬间炸毛,这人和他打了一场居然还叼着草!想起这人刚刚停下的拳头,怒道:“你刚刚为什么停手!瞧不起我吗!我剑都给你打掉……”
那人痞痞扯出一个吊儿郎当的笑:“小剑客长得这么好看,我一拳打下去毁容了岂不可惜?”

tbc

复健……咸鱼这么久我都不会写文了(

评论(9)
热度(79)
© 苍音掀涛洗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